433章 夫君守则】

    433章夫君守则

    月色撩人,凌府的酒宴在欢声笑语中度过,此番布置一新的秀竹苑外却是拥着一大群人凑到了喜房的窗户下笑闹。

    “你们做什么呢?别打扰了人家新婚夫妇!”嫣红低声笑骂着将窗户下面的丫鬟婆子们统统赶跑。

    大小姐晓得叶南平日里人缘好,闹洞房的人多如牛毛,故而让她来救驾。

    十几个丫鬟婆子嬉闹着退了出去,嫣红抿唇一笑轻轻离开。

    顾啸云晓得外面的人离开了,随即转身看向了身边红妆妖娆的妻子,大红的喜服一穿倒是显出几分别样的稳重之美来。

    这样的叶南是顾啸云陌生的,他抬手想要抚上叶南的脸却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南儿!你……真美!”顾啸云悬着的手掌还是落在了叶南光洁如玉的肌肤上,声音中多了几分沙哑。

    叶南紧咬着唇,藏在织金红袖中的手却是攥得紧紧的,有点儿莫名的紧张。

    “南儿……”顾啸云晓得这丫头许是害羞了,心头更是热了几分将她的肩头轻轻扳了过来,滚烫的唇印在她有些汗湿的额头上。

    “南儿,为何不说话?”顾啸云习惯了以往饶舌的叶南,倒是不习惯这般害羞沉静的叶南,随即轻轻解开她喜服的带子低声笑道:“南儿,为夫知道你害羞,无妨……为夫会怜惜你的……不要怕……为夫……今夜会轻一点儿……”

    顾啸云在叶南唇角落下一吻,将她的外衫轻轻褪去,心头越发软成了一池春水。随即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放在了软榻上,抬手便将纱帐放了下来。

    可是刚要亲吻怀中娇美的妻子却不想腰间猛地一阵酸麻,垂首看去叶南手中抓着一把银针尽数刺进了他的穴位。

    “南儿!不要胡闹!”顾啸云低声吼了出来,这丫头是要在洞房中谋杀亲夫吗?

    叶南唇角微翘露出一抹调皮之色翻身压在了顾啸云的身上轻点着顾啸云的鼻子大笑道:“云云乖!不要害怕!妾身只是用了那么一点儿麻沸散而已!”

    “南儿,南儿,别闹了好不好?”顾啸云顿时放低了姿态哀求道,“今日是咱们大喜之日,不要这么任性好不好?”

    “闭嘴!”叶南冷喝一声随即嗤的一笑道,“顾啸云!今儿答应我几个条件,不然今晚我可不让你好过!”

    顾啸云一阵头大忙道:“什么条件?南儿!你给个痛快好不好?”

    叶南从枕头下却是摸出一封素笺在顾啸云面前一抖眨了眨眼睛笑道:“这可是我长姐帮我准备的夫君守则!你若是做不到,今晚休想碰我!不过……嘿嘿……我可以碰你!”

    顾啸云暗自咬着后槽牙,凌霜!你他娘狠!

    “第一条,成亲后你要上交你风雨楼的所有财产给我!”

    “好好好……”顾啸云忙应道。

    “第二条,不准今后纳妾,不准与其他爱慕你的女子勾三搭四,每天要说喜欢叶南一万遍……”

    “好,我答应你,南儿你先解开好不好?为夫都麻了!”

    “第三条,成亲后要亲自做我喜欢的点心给我吃……”

    “南儿,咱雇一个点心师傅成不成?你让我堂堂凤楼楼主亲自下厨?”顾啸云的冰山脸终于崩溃了。

    “不行!我只吃你做的,你上一回在南山别院给我做的就挺好吃的啊!”

    “好吧!南儿!那一回算我手残!”

    “第四条……”

    “还有?”顾啸云瞪大了眼睛。

    “哼哼!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你要陪我看月亮!在我炮制草药的时候你要呆在我身边,在我困了的时候你要借个肩膀给我靠,每天说老婆我爱你一万遍……”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好吧,答应你,答应你!行不行啊?姑奶奶?”

    “这个还差不多,还有……每一次……每一次……”叶南看着被她压在身下的顾啸云嗤的一笑,“云云你是我娶过门的夫君,以后这个……那个……我们一起睡的时候……那个……你也要听我安排……啊!”

    “反了你了!”顾啸云猛地一个翻身将叶南箍在身下。

    “你!”叶南猛地瞪大了眸子,手中的素笺被顾啸云一把扯过扔到了一边,“你不是被我……”

    “哼!你那点儿麻药能制得住我?以往同你在一起被你欺负,那是因为你夫君我不好意思施展自己的武功内力罢了!你那麻药早被夫君我用内力逼出了!小混蛋!其他的都答应你,唯独这夫妻之事你得听我的,今儿便让你看看夫君我的厉害,若是明早能让你下得了床,我就不姓顾!”

    他猛地将腰间的银针拔下来随即刺向了窗外冷冷道:“外面的人听够了没有?!”

    窗外嫣红捂着唇忍着笑看着头发被刺成了刺猬的月珑,月珑猛地跳了起来却被嫣红一把拉住压低声音道:“你偷听人家夫妻两说话,活该被人家刺!况且你又打不过顾楼主!”

    “谁说老子打不过?!”月珑真急了,偷听个洞房还被顾啸云给刺了,这个脸丢大发了。

    “好了,好了!我家月珑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男子!谁都打不过你!走吧!走吧!”嫣红忙将月珑拖走,却不想被月珑反手一把拽住笑问道:“红儿,你刚刚说什么?”

    “什么说什么?”嫣红一愣。

    月珑笑着提醒道:“你说我家月珑。”

    “哦!我随便说说的!”嫣红脸一红忙要离开,却不想被月珑紧追而上。

    “红儿,说过的话可不许反悔!红儿!你站住!等等我!”月珑刚才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

    凌霜乘着月色沿着竹林小径向松林堂走去,今儿实在是险恶至极,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方玉?”凌霜猛地抬头却是发现方玉矗立在松林堂不远处的竹林边,忙疾步走了过去一把将他抓住。

    “你小子不是回方府了吗?”

    “偷偷翻墙进来的,晓得你心头还记挂着那件事情,”方玉边说边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来罩着她的肩头笑道,“还是这么不注意身子,喝了那么多酒连一件披风也不懂的让丫头们帮你披上,眼见着入秋了,冻病了怎么办?”

    凌霜微窘咳嗽了一声,却是将他带到了自己的书房,一进门便问道:“宇文胤今儿是怎么回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