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章我娘的玉佩】

    424章我娘的玉佩

    “等等!”凌霜顿了顿突然拿出之前自己随身携带的饮血玉捧到了方玉的面前道,“这是我娘留给我的玉佩,只是后来有一次与宇文胤打架的时候。那一次你也晓得,在城郊我送我五弟离开京城回来的路上与宇文胤打了一架。结果不小心将玉佩碎了,之前我也找了很久,以为被别的人捡去了。不想竟然是那厮藏了起来,我想请你帮忙将那玉佩的碎片要回来。玉佩的材质就与我手中的这块儿同样,你对着光照一照会有特殊的荧光散发出来,很好辨认的,你晓得这一点,他也不能诓你。”

    方玉接过了凌霜的饮血玉对着阳光看了过去,瞬间捏着饮血玉的指关节却是有些发白,心头掀起了轩然大波。怎么会是她?这玉很明显是两块儿玉拼接而成,但是打开每一块儿玉石的机关需要一个特殊的人的血。怎么会是霜儿?!

    “方玉?你怎么了?”凌霜看到方玉脸色不对忙将他推了推。

    方玉强忍着心头的惊涛骇浪,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压制住心头的悸动缓缓转身,脸上依然是云淡风轻玩味的笑道:“霜儿,你没说真话。”

    凌霜心头咯噔一下,狠狠跳了起来,莫非这厮晓得什么……

    “怎的吓成这个样子?”方玉抬手将凌霜有些散乱的鬓发掠到她的耳后道:“宇文胤若是捡了你的玉佩残片也不至于让你为难成这个样子,他定是有什么过分的做法让你为难?”

    凌霜松了口气,原来方玉问的是这个,抿了抿唇道:“这玉佩虽然没有价值连城,但是我娘亲的母族素来是玩儿玉的行家,这玉佩也是极其难得的。当宇文胤不知道从哪里得知这玉佩是我对娘亲唯一的念想,他便拿着这个逼我嫁给他,三天后他会上门提亲,我实在无法才请你出面劝劝他。他与你兄友弟恭,想必能听进你的话。”

    “你说他逼婚?”方玉藏在袖间的手捏成拳头,混蛋宇文胤!还真敢这么无耻之极?!

    凌霜可怜兮兮的看着方玉道:“我也没法子,若是祖母晓得此事定会伤心至极,说不定加重了病情也是难免的。我若是不答应他,对不起因为生我而去世的娘亲,我答应了他对不起祖母,我……”

    “你等着!”方玉将饮血玉交到凌霜手中,随即缓缓从怀中取出一样东西,“两天后我给你个答复,还有这个你拿着!”

    凌霜呆呆看着方玉塞进她手中的一柄奇形怪状的匕首,像是水晶打造一样,不知道方玉什么意思。

    “这匕首有灵性威力极大,你且拿着,我早就想送你了,只是没有机会。以后若是宇文胤再来骚扰你!拿着废了他的命根子,虽好刺死了了事!”

    “啊?哦!”凌霜眼角抽了抽,这真是表兄弟吗?不过她也曾经想要杀了穆静香,似乎她和方玉真的有那么几分相似之处。

    方玉转身大步走出了香雪亭,他此番心头乱如麻,凌霜这丫头阴差阳错却不知道将她的一个惊天的秘密透露了出来。

    他父亲苦苦寻找的那个能打开龙脉宝藏的人居然就是凌霜!不!他决不能让宇文胤胡来,万一不小心将凌霜的秘密暴露在自己父亲的眼前,凌霜将会生不如死。父亲会因为凌霜的血而将她彻彻底底变成一个血池祭祀的傀儡,那太可怕了!

    自己如今以命相抗,防止父亲对凌霜动手。但是那处宝藏对于任何一个帝王来说都是巨大的吸引,他不知道在**和野心面前,父子亲情还能值得几何?他还能不能护住霜儿,实在是难说得很了。

    方玉刚离开香雪亭,却不想穆静香缓缓走了进来,凌霜心头一顿这丫头好大的胆子居然监视她?

    “表姐安好!”穆静香冲凌霜福了福,鹅黄色的裙角迎着风鼓荡成一个优美的弧度。

    凌霜撇了撇嘴别过头道:“你来做什么?”

    穆静香浅浅笑道:“刚刚给祖母请安去了,祖母答应了我的请求命钱管家将我的住处香园安在了表姐松林堂的旁边。还有南儿要出嫁了,我好得也是个做姐姐的替她准备了一些小礼物,顺道问问表姐需要我做些什么?不想却看到了方公子,实在是失礼的很。”

    凌霜不得不看向了穆静香:“你都听到些什么?”

    穆静香随意的坐在了凌霜的旁边拿起了银针茶自顾自倒了一杯抿了一口笑道:“表姐泡的茶真好喝!”

    凌霜有点儿泄气抓了抓头发沉了声音道:“穆静香你丫能不能好好说话?”

    穆静香敛去了脸上的戏弄之色整了整容色道:“表姐的姹紫和嫣红还有那个月珑将香雪亭围得死死地,一只飞鸟也难进来,香儿虽然有些功夫在身在表姐面前实在不够看。我哪里有那样的本事能偷听到表姐的谈话,不过我在天门宗的时候学过些占卜预测之术。”

    “呵!神婆是你的第二行当?你的第一行当应该是造反对吗?”凌霜嗤之以鼻。

    穆静香眼底掠过一抹笑意,其实这个表姐她还真的蛮喜欢的,很对她的胃口嗤的一笑道:“错,我的第一行当是帮表姐荣登大宝!”

    “打住!”凌霜一阵恶寒,这混蛋丫头三句不离造反的本行,真他娘敬业。

    穆静香凑了过来道:“表姐不想听听我的占补之术?可灵验否?”

    凌霜揉着眉心,这个表妹就像一颗随时随地准备爆炸的炸弹,却让她这个曾经很有名的拆弹能手束手无措。

    穆静香自顾自笑道:“我若是猜得没错的话,表姐定然是想让方公子帮表姐从宇文胤手中拿到那块儿红石对不对?”

    凌霜揉着眉心的手僵硬了几分,抬起凤眸逼视着穆静香突然一把将她抓了起来:“香云?你个小混蛋!”

    穆静香苦笑着将凌霜的手指头掰开福了福道:“表姐息怒,那个时候被宇文长公子下了毒,若是我不配合,今日便见不到表姐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