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章 告诉我】

    421章告诉我

    凌霜一个机灵,猛地发力将宇文胤甩开随即将方玉也推开,稳稳站住,搓了搓脸,觉得自己的世界真是他娘的太抽象了。

    穿越者的身份,艰难的复仇之路,被莫名其妙逼婚,还有这个随时随地精分的蛇精病前夫,还有家里那个逼着她做女皇的表妹,她招谁惹谁了?一桩桩让她觉得脑袋都要裂开了。

    她深深吸了口气冷冷道:“二位接着喝,老子恕不奉陪!“

    宇文胤忍下了心头的触动知道此番不能将这丫头逼狠了,只是冷冷看着方玉。

    方玉心头的疑团陡然加重了几分看向了自家表哥道:“你对她做了什么?什么三天?“

    “无可奉告!“宇文胤缓缓坐回到了软榻上仰头饮下一口酒道,“表弟,以后来安国侯府的时候还请懂些规矩,没有下一次了!”

    方玉晓得他这是真的动了怒,不过他又何尝好受冷冷道:“宇文胤,夺人所爱非君子所为!别逼着我对你动手,你明白的!”

    他转身便离开了宇文胤的安国侯府,凌霜这丫头这几日着实不对劲儿。只是他早已经没有了立场去干涉凌家的事情,也只得暗中派人看着凌霜的一举一动。谁能想得到,这丫头居然敢夜半来安国侯府,让方玉心头的那点儿愤怒和醋劲儿再也压制不住了。

    方玉很快赶上了凌霜将她拦在了马前,一直在外面守着的姹紫和嫣红却是狠狠吃了一惊。只晓得大小姐与姑爷分手许是两个人性子不和,可是方玉大半夜出现在安国侯府门外这又是怎么说的?

    “凌霜!借一步说话!”方玉克制着心头的情绪。

    凌霜此番却是心烦意乱不愿与方玉再生出什么冲突,冷冷道:“方公子让路!我还要赶回凌府有什么事情明……你干什么?”

    她的话还未说完却不想被方玉一把抓下了马,偏巧烈火看到方玉后乖巧的要命眼睁睁看着主人被原主人从马背上擒走。

    姹紫和嫣红也是左右为难,方玉冷冷道:“你们且在此处候着!”

    姹紫和嫣红下意识的还将方玉当做了姑爷,忙退避到一边。

    “方玉!放老子下来!”凌霜被方玉很没面子的扛在肩膀上掠到了一边僻静的林子里,气息还没有喘匀便被方玉按在了树干上动弹不得。

    “几日不见,胆子便大了几分!你知不知道宇文胤那小子吃肉不吐骨头?!”方玉心头堵得慌,言语间却是多了几分戾气。

    “老子愿意!关你屁事儿!你守着你的青纹妹妹便好,管老子做什么?1”凌霜脑子一热心头的醋劲儿却是脱口而出,随即却差点儿咬了自己的舌头。这么吃味的话难道真的是自己说出来的?苍天啊!大地啊!来一道惊雷将她劈死了算了!

    方玉一愣,心头的戾气却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抬手缓缓拂过了凌霜气红了的俏脸唇角微翘道:“就因为那天在选花魁的时候,我打赏了青纹几个赏钱,你就和我翻脸到如今?”

    “老子……呜……”凌霜凤眸猛地瞪大了几分,微张的唇却是被方玉俯身狠狠咬了一口,随即便是再也压抑不住的铺天盖地的纠缠不休。

    “霜儿,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方玉轻轻喘息着,将她紧紧抱进怀中,下巴抵着凌霜柔软的发髻。久违的柔软触感让他几乎要疯了去,多久没有吻这个丫头了,令他甜蜜又绝望。

    “方玉!老子恨死你了!”凌霜近日来的委屈顿时涌了出来,凤眸微微泛红。

    “霜儿,不要自己一个人扛着,我知道你遇到麻烦了,告诉我好不好?你这样委屈可知道我心头有多痛?宇文胤到底拿了你的什么把柄?何苦这般作践自己?巴巴的求着他,追着他,夜半三更还要来他府中……”

    “不是你想的那样!”凌霜凤眸瞪圆了去,方玉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夜半三更投怀送抱给人暖床吗?可是被他撞见的样子却又真的是投怀送抱的模样。

    “那是哪样?”方玉桃花眸中多了几分急切,眼睛微红,声音哑了几分,“霜儿,你素来是骄傲的,何曾向别人低头?我不求你能将真相告诉我,只求你拣着几样能告诉我的让我弄个明白?我方玉在你心目中许是谎话连篇,许是无耻之极,但是我方玉能帮你办成的事情哪一件让你失望过?哪一次我是真的害过你?霜儿!你扪心自问,我可曾害过你一次?我之前所说所作都是有苦衷的,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就像你现在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一样?但是请你……请你不要这么折磨自己,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你变得这么卑微?”

    “我……”凌霜刚要脱口而出却想起了穆静香的话,她是慕容皇族的后代,身上背负的秘密让她哪怕走错一步也是胆战心惊,重重杀机。

    她抬眸看向了方玉,熟悉的怀抱,熟悉的脸孔,却又带着陌生的面纱。再被方玉骗过几次后,她还能相信这个男人吗?要知道方玉虽然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可是女人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来说,又价值几何?

    她不是不信,而是不敢信,心头顿时乱到了极点,猛地推开了方玉踉跄着跑出了林子,飞身上马。

    “大小姐!”姹紫和嫣红看着大小姐的脸色不对,忙迎了上去。

    “回府!”凌霜打马奔进了夜色中,她心乱的很。

    方玉缓缓走出了林间,眼眸中的悲伤浓重如夜,这丫头到底还是和他生分了。有时候心的距离割裂了后更令人痛彻心扉,他第一次有种彻底的挫败感。

    她明明喜欢他的,可是却将彼此间的距离越推越远。若是别的事情,方玉断然不会这般拖泥带水,犹豫不决。只是但凡涉及了凌霜,他就变得手足无措起来。

    方玉一掌拍在了树干上,心头的火越烧越旺却是无处发泄。

    “少主!我突然觉得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顾啸云带着几分幸灾乐祸从林子后面转了出来,“若不是你之前骗了她太多次,凌将军何苦连这点儿信任都不给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