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章龟息】

    420章龟息

    凌霜借着月色扫视了一遍四周,雪白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山水图,上面的题字一看便是出自宇文胤之手。山水图旁边挂着的都是宇文胤平素里喜欢的各样宝剑,精致的剑柄上镶嵌着昂贵的珠宝,几乎晃瞎了凌霜的眼睛。

    凌霜将视线投向了案几上的雪纸,是一幅写了一半儿的小楷,她蹲在地上摩挲着墙壁上的暗格。

    只是宇文胤的书房在凌霜看来有些变态的空旷,从宇文家琼林苑的禁地到安国侯府,凌霜发现这厮喜欢空旷辽远的意境。一间书房而已,何至于布置的像是正殿一样,皇上的养心殿也不过如此,还得她蹲在墙角边一寸寸敲敲打打摸了过去,累得浑身是汗。

    半柱香之后,突然房间内的烛光陡然亮了起来,宇文胤一袭黑袍仰躺在屏风后面的楠木榻上,深邃优雅的视线扫向了凌霜,唇角抿着笑:“凌将军找了这么许久,累不累?”

    尼玛?龟息功!凌霜暗自惨呼,宇文胤这厮居然敛去了内息,连她也没有察觉房间里还有一个大活人的存在!

    凌霜表情僵了僵,暗道本来就不应该来,这厮好不容易找到一样制服她的东西,怎么可能让她轻易在安国侯府里偷到。

    原来这一切都是宇文胤故意逗弄她玩儿来着,凌霜忍下心头的怒火缓缓站了起来,绕过了屏风径直站在了软榻前。此番宇文胤墨发垂肩,卸去了平日里的庄重倒像是一只危险而慵懒的黑色猎豹。

    “好玩儿吗?长公子?”凌霜气的咬了咬后槽牙,双臂抱肩好整以暇的看着宇文胤这个混账玩意儿。若是此番能一剑刺死了他,倒是省事多了。可是这家伙的武功实在是太高,她打不过啊打不过!

    宇文胤唇角含着一抹浅笑看着凌霜气鼓鼓的脸心头却是更加柔软了几分,缓缓从软榻上坐了起来点着对面的位置笑道:“这么急着找我?若是凌将军愿意提前投怀送抱,圆了本将军的洞房花烛夜,我也将就着吧!那本将军帮你……亲自脱衣裳?”

    凌霜的凤眸闭了闭,这个无耻之极的混账!她深吸了一口气冷冷道:“宇文胤!你他娘是要玩儿到底?嗯?”

    “坐吧!”宇文胤脸上的戏谑收敛了几分缓缓道,“我曾经说过,我对你没有半分玩儿的心思,我是认真的!来人!”

    凌霜一愣下意识的摆开了打架的姿势却不想几个下人捧着精美的酒菜缓缓走进了书房,也不敢抬眸垂首规规矩矩的在软榻边的案几上将酒菜摆好,默默退了出去。

    宇文胤冲凌霜做了个请的姿势,眼底的宠溺却是浓烈至极的,微微一笑道:“霜儿,坐吧!你深更半夜将我安国侯府翻了个底朝天,想必饿了吧?吃点儿东西先歇息一下,一会儿接着找。不过若是你能嫁进侯府,我更愿意陪着你慢慢熟悉安国侯府的一草一木。”

    凌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霜儿这个词从宇文胤嘴巴里说出来实在是有点儿诡异至极。

    “该死的!不会下毒吧?”凌霜挑了挑眉头。

    宇文胤亲自将各样菜品点心酒水一样样尝了一点儿,随即笑看着凌霜。

    凌霜确实累了也饿了,一屁股坐在了软榻上,也不矫情抓起了案几上的点心就着宇文家上好的梨花春酒大吃大喝起来。

    宇文胤就喜欢这丫头的这份真性情,却是巴不得她喝醉了去,盯着她大大咧咧的动作眼底越发热切了几分。

    凌霜刚一杯梨花春下肚却是收了杯子再不多喝,至从前几次喝醉了后闹出那么多笑话,她就痛改前非戒酒。何况今日是在宇文胤的地盘儿,喝醉了纯属找死,加上那小子看她的眼神不对,再笨也不会将自己糊里糊涂送到狼嘴里面去。

    宇文胤看着凌霜倒扣了杯子,眼底掠过一抹失望随即笑道:“凌将军这可是上好的梨花春!好喝得很!不若再饮一杯?”

    “宇文胤,”凌霜一把揪住了宇文胤的领口,冷冷盯视着他,“你说我怎么才能整死你?!”

    宇文胤嗤的一笑却是反手扣住了凌霜的手腕却也不太用力,怕弄疼了她,狭长的墨眸晕染着浅浅的笑意道:“整死我……呵呵!你会做寡妇的!”

    “什么寡妇啊?你们说的倒是挺热闹的!本公子也想听听,”书房的门突然被方玉一脚踹开,身后跟着十几个身上挂了彩的宇文胤的心腹护卫,显然没有拦得住方玉,脸色一片死灰。

    “长公子!属下……”

    “滚!”宇文胤缓缓放开了凌霜的手腕,冷冷冲身边的属下们道,不过这话倒是更多的朝着方玉甩了出去。

    方玉脸皮之厚,涵养之高,基本忽略了宇文胤的愤怒,掀起袍角紧挨着凌霜坐了下来。拿起了凌霜倒扣在桌子上的酒杯,斟满了酒,浅浅抿了一口,桃花眸中多了几分光彩照人。

    “嘶!好酒!”

    “那是我的杯子!”凌霜脸色有点儿发热,此番像个夹心饼干一样被宇文胤和方玉夹在中间的位置,浑身都不舒服得很。

    “霜儿,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你我比这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何必在乎一只用过的酒杯?”方玉笑看着凌霜,眼底却是没有温度。这丫头最近同宇文胤走得太近,他已经是醋意大发,恨不得要杀人泄愤。

    今夜这丫头还不知死活的跑到宇文胤的地盘儿,她知不知道宇文胤岂是那种好相与的人?傻乎乎的往人家嘴巴里送,不过也不知道宇文胤究竟抓了这丫头什么把柄,值得她这样冒险?

    “方玉!安国侯府不欢迎你!”宇文胤脸色剧变。

    方玉一怔嗤的一笑,一把抓住了凌霜胳膊将她拥在自己怀中站了起来道:“霜儿,走,表哥不欢迎别人打扰他夜晚入眠!”

    凌霜此番早已经懵了,在方玉面前她永远都是那个晕头转向的角色,下意识却是随着方玉想要离开。

    “凌霜!”宇文胤扣住了凌霜的手腕将她拽住,冷冷看着她道,“明天可是第三天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