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5章 贡缎】

    415章贡缎

    “表姐!”一个温婉的声音袭来打破了凌霜的思绪,凌霜从窗户边往外看去却发现穆静香缓缓走进了松林堂的院子。

    只见她一袭淡黄色菊纹长裙,外罩一件绣着银纹的桃色外衫,整个人淡雅如菊,华贵典雅至极。头发梳了一个半翻髻,簪了一支老夫人送给她的蓝宝石镶嵌的朱钗,更是承托出了几分妩媚和贵气。

    凌霜眼角抽了抽,自己到底是不是凌老夫人的亲孙女儿啊?这支簪子她见过的,那可是老夫人压箱底的货色,准备留给她做嫁妆的,呜呜呜这么短时间就被这个丫头弄到了手。

    “香儿!”凌霜忍着一股子酸味,一把将走进内堂穆静香的肩膀揽住恶意的压了压笑道:“今儿出去玩儿的开心吗?听闻有些不开窍的混小子想要调戏你?都有些谁?姐替你揍他们,揍到连他们的娘认不出来他们是谁!”

    “表姐说笑了,”穆静香微微一笑,红了脸,那份子娇羞更是给她绝色的脸上添了几分娇美,凌霜看了都不禁心头微微一动。这丫头是不是天生的妖精啊?

    “表姐,”穆静香拿出了一只小包裹缓缓展开笑道,“今儿随祖母从文家出来的时候,看到了路边的糕饼铺子新做出了几样点心,小妹给表姐包了点儿尝尝鲜!”

    凌霜接了过来,唇角抽了抽自己这个好吃的名声没想到这么大,不过她真的对点心来者不拒。

    “那我得尝尝,”凌霜打开布包,却是命嫣红取了银针来,“嫣红,试试有毒没毒?”

    嫣红一愣忙看向了穆静香,暗道大小姐这样不好吧?

    穆静香抿唇一笑丝毫不介意,反而夸了一句道:“表姐是真性情!试试也好!”

    凌霜实在被凌婉那个贱人害苦了,如今又多出来一个不明身份,明显有所图的妹妹来,心头自然是想要刺激她一下。她一边大大咧咧将银针刺进点心里,一边观察穆静香的神色。

    她之前做特工的时候懂得一点儿心理学,可是这丫头的表情是几个意思?一般人看到凌霜这样当面给她难堪,要么哭哭啼啼装可怜,要么惶恐不安,要么掠过一抹怒意。但是她如今从穆静香的眼眸中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一种……欣慰?这是什么鬼?

    “表姐可验好了?”穆静香笑弯了眉眼。

    “好了!”凌霜有点儿意兴阑珊,与穆静香过了几招简直就像打在棉花上一样。她不禁心头更多了几分忐忑,这个穆静香若不是装的坦然,自己倒是真的误会了。可是若是装的呢?她暗自打了个哆嗦,将会是比凌婉更难对付的人!

    穆静香随意坐在了凌霜面前拿起点心自己先咬了一口笑道:“好吃得很!表姐要不要尝尝?”

    凌霜将点心扔进了嘴巴里大嚼了起来,鄙夷的看着穆静香一小口一小口的咬着。

    “大小姐,表小姐,太后刚刚命人将宫里头的贡缎赏赐了几匹下来,老夫人让两位小姐过去瞧瞧去!若是看上眼的,老夫人明儿便请人给二位小姐做衣裳。“

    “晓得了,我们这便过去!”凌霜暗道什么太后送缎子,分明白胡子承平帝老头儿觉得今儿削了自己的兵权,心头怕凌家与他作对安抚来了。

    不多时凌霜同穆静香到了松鹤堂,一进门凌霜差点儿捂住了眼睛,花花绿绿的贡缎都是上好的料子,大约有几十匹之多。

    叶南早已经来了陪着老夫人说笑话,看到凌霜和穆静香后忙走了过来笑道:“你们快挑,挑完了,我也随便挑一匹还要回去炮制药材呢!”

    老夫人穿了一件暗紫色锦袍,抹额上镶嵌的红宝石珠子是凌冰近来从北冥国的商路上带回来的。

    如今孙子凌冰的生意越做越大,倒是有取代陈家和云家的趋势,孙女儿凌霜也官拜从二品辅国大将军,半道认下来的孙女儿叶南是大燕朝赫赫有名的神医,世家贵族千金难求一次出诊。如今穆静香又是这样的乖巧,短短两天便给凌家带来无与伦比的赞誉和体面。

    老夫人歪靠在榻上,觉得日子总算熬出了头,看着三个天生丽质各有千秋的丫头挑拣缎子,生出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来。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这三个丫头的亲事,尤其是凌霜的。

    她一直认为凌霜没有像样的女孩子相伴,有一个凌婉却是心术不正的。如今正好让霜儿与香儿多亲近亲近,说不定女孩子走得近了,凌霜身上的那股子彪悍之气会消退几分。若是再进一步,说不定能让霜儿也沾染几分香儿的温婉贤淑之气,到时候还愁嫁不出去?

    穆静香退后一步冲凌霜笑道:“表姐先挑吧!”

    凌霜也不谦让随手拿了一匹银色锦缎,刚要转身却不想穆静香挑了一匹红色绣银色梅纹的锦缎笑道:“表姐挑的太素净了些,表姐适合穿红色,这样才能衬托出表姐的气质来!”

    凌霜一怔,刚要说什么凌老夫人笑道:“香儿说的对,来人将这匹红色的拿出去给大小姐裁衣裳。”

    凌霜眼角一抽,忍了!她不爱穿红色,不过红色却是挺衬她张扬的性格。穆静香转身又帮叶南挑了一匹碧色缎子,说实在的倒是挺适合叶南的肤色。

    穆静香随即自己挑了一匹淡粉色的缎子,垂首规规矩矩退到了一边。

    “好了,剩下的分成三份儿存起来做嫁妆!”凌老夫人似乎对于准备孙女儿们的嫁妆很是感兴趣,凌霜也不敢驳了老夫人的兴致,只得应了一声,却是想起了宇文胤这档子事儿。说不定这些缎子还真的成了自己的嫁妆了!该死的!凌霜一阵头大,却又想不出个法子来。

    “霜儿,”凌老夫人看着穆静香的知书达理越发打定之前的主意笑道:“你带着香儿在京城中转转,南儿也去!”

    “啊?”叶南一愣却被凌霜一把扯住笑道,“听祖母的,一起去街上转转!你那些药材放着晚上炮制也不错。”

    叶南看着凌霜凤眸一晃而过的狡黠不禁一阵恶寒,这女人又想干什么?

    凌霜冲凌老夫人福了福笑道:“祖母且歇着,我带着表妹在京城中转转去,顺道买一些女儿家的东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