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章 借刀杀亲】

    411章借刀杀亲

    “你这样丫头胡说什么?”宇文御抬手堵住了她的唇笑道,“你四爷我不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未雨绸缪,我先得给你安一个身份,然后再从长计议,这样我们才能做一对长久夫妻。”

    香云微微垂首,不再言语。

    宇文御眸色一闪俯身挑着她的下巴道:“云儿,今夜良辰美景不若我们先定了终身,省得你思前想后。来!”

    宇文御取过了两只白玉盏,命人送进一壶酒斟满了去,拿了一杯递到了香云的面前笑道:“云儿,喝了这一杯,咱们就是真的夫妻了。今夜……我与你洞房花烛……如何?”

    香云娇羞的垂首接过了宇文御的酒媚眼如丝笑道:“四爷不诓骗我?”

    “诓骗你作甚?四爷我是真心喜欢你……”宇文御猛地瞪大了眸子,却发现自己腰腹间被一柄利剑抵住,他不可思议的看向了香云。

    香云淡淡一笑冷冷道:“四爷果真好计谋,一杯毒酒就想要我的命?”

    宇文御眼角微微一抽刚要反击却不想香云的内力居然与自己不相上下,手中的剑锋递进了一寸将宇文御的腰腹间划开一条口子,又重新抵在了他的咽喉。

    香云款款起身俯身凑到了宇文御的耳边道:“不要试图做什么无谓的抗争,我的剑法绝对比你的要厉害几分,本姑娘平生最痛恨的便是不守信用的人。既然我帮了你这么多,那么你给我下的蛊毒是不是应该将解药还给我?”

    宇文御嗤嗤的笑了出来道:“果真云儿会装啊!连四爷我都能骗过去,实在是难能可贵的很。”

    香云抬手点了宇文御的穴道,将那只酒壶拿了过来轻轻摇了摇笑道:“阴阳壶?一面没毒,一面有毒,四爷你太也看得起我!今儿既然你不让我活,我也不会让你活,要不咱们一杯接着一杯喝下去试试怎么样?”

    香云抓起酒壶倒满一杯凑到了宇文御的唇边笑道:“你为了杀了我,想必将你的手下都调开了去,正好儿清净!来!四爷先喝了这第一杯?”

    宇文御脸色终于变了变沉声道:“且慢!你毒死了我,我大哥绝对不会放过你,这处院子你也出不去的!一会儿我大哥便来了!对付他你还真的嫩了点儿!”

    香云淡淡一笑道:“正好同归于尽,不是吗?”

    她笑得越发温婉端着酒杯凑到了宇文御的面前:“来!奴家敬四爷一杯!”

    “我送你出去!”宇文御知道什么叫退一步进两步的道理。

    香云停下了杯子笑道:“四爷果然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过我还要蛊毒的解药!”

    宇文御磨了磨后糟牙道:“可以,不过我很诧异你这样武功高超的人怎么会故意中我的蛊毒?”

    香云淡然一笑道:“因为我不喜欢我的堂姐雪韵,若是亲自出手杀了她,以后我还怎么去面见我的表姐凌霜?不若借了你们宇文家的手杀了她,我表姐凌将军只会更加恨你们而不是我。”

    宇文御顿时脸色一变,从来都是自己耍着别人玩儿,没想到却被别人耍了,而且这个香云绝对不简单。

    “你……”他猛地想起了之前调查的那件事情,“二十年前陈州穆家大火,居然被你逃出来了?”

    香云嗤的一笑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揭了下来,露出一张风华万端的脸。柳眉深入浅无,肤白如雪,杏眸中多了几分清冷孤傲,这一点却是与凌霜极其神似。

    “穆静香?”宇文御脱口而出。

    穆静香冷冷一笑道:“果然宇文家的人居然将凌家的亲戚们都打探的这么清楚,不过还要多谢你们和段王爷合力杀了我的堂姐穆静韵。不过她也该死,居然同段王爷合力引我表姐上钩。不过……更该死的是……”

    她闭了唇道:“四爷,什么时候走?还是咱们两个同归于尽?”

    宇文御不禁苦笑,凌家的妖精已经很多了,又出了这么一个货色。心机之深,手段之辣令人不寒而栗,今儿也算是栽了。

    半柱香后,宇文胤在毓秀河边的凉亭里找到了被剥光衣衫没法子回家的四弟,他不禁大吃一惊忙命人取了衣衫来。随即将闲杂人等屏退了去,看着自己素来不吃亏的四弟难得这般狼狈。

    “这是怎么回事?”

    “大哥,我们都被穆静香那个贱人耍了!”宇文御咬着牙道。

    “穆静香?”宇文胤眉头一蹙猛地睁开了眼眸,“你还是说……凌霜的那个本应该被烧死的表妹?”

    “是她!那丫头也不知道为何要借着咱们的手除掉她的堂姐,总之不是个好对付的女人,同凌霜一样奸诈……额……一样聪明!”

    大哥铁了心要娶凌霜回家,对未来的大嫂他还是觉得留点儿口德为妙。

    宇文胤也没想到会被一个不起眼的小丫头耍了,不过凌霜那边已经被他吃的死死的,想来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罢了!不久也会成为一家人,且不作计较,这个丫头的事情过后再说!不过这个穆静香既然这么精明,想必也不愿意提起利用我们杀她堂姐这件事情来,毕竟不光彩的很。”

    宇文御没想到为了凌霜,大哥居然连这种被利用欺骗的事情都能容忍了,这难道叫爱屋及乌吗?

    凌霜纠结万分中回到了凌家,一夜无眠熬出了两个黑眼圈也想不出来解决的法子。第二天一早,嫣红和姹紫帮她收拾好去上早朝,刚一走进东司马门便觉得胸口的饮血玉一阵微颤,她猛地抬眸便看到不远处的宇文胤一身将军袍,腰间佩戴着的那块儿红石却是晃瞎了她的眼睛。

    凌霜凤眸闭了闭,仰天长叹,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她随即心头一动忙疾步跟了过去,若是乘人不备将宇文胤腰间的红石抢过来岂不甚好?宇文胤哪里不晓得凌霜的心思,唇角含着一抹淡淡的笑容,腰间的红石只是为了提醒凌霜这丫头罢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