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章 怎么办】

    410章怎么办

    宇文御没想到这丫头这么甜,让他几乎沉沦,可还是残肆的在她被吻得微肿的嫩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宇文御!我杀了你!”姹紫气疯了去,眼底的眼泪屈辱到令人心疼。

    宇文御眉头一蹙,这丫头就这么厌恶他?

    “哼!看来你不服气得很,还需要我再咬一次?你才能长记性?”

    “宇文御,你也太不要脸了吧?”月珑手中的铁鞭随着呼啸而过的罡风直接击向了宇文御的背心。

    宇文御忙转身避开,却不想一道红色身影袭来,迎面刺来的剑影霸气嚣张又杀气腾腾。

    “嫣红小心!”月珑晓得嫣红不是宇文御的对手,忙插进二人的战团中,宇文御没想到此二人合力攻击居然让他有些手忙脚乱,忙跃开数丈冷冷笑道:“在下失陪了!月珑你何时成了女人的奴隶,实在可惜了的。“

    “喂!给老子站住!敢打老子的女人,老子迟早将你扒皮!站住!“

    “月珑不要追了!宇文御那厮奸诈,小心中了埋伏,”嫣红忙将暴怒的月珑拉住,随即走到姹紫身边将她的穴道解开。

    “姹紫,你的唇流血了!”嫣红大惊失色。

    “嫣红……不要说……求你了……”姹紫只觉得心头悲愤异常,她除了是凌家的人之外到底哪里得罪了那个恶魔?遭受着一次又一次的羞辱?可是她素来能忍,遭受了天下的委屈也能忍受着。

    “嫣红,大小姐最近烦心事多,我的事情不要烦她好不好?”

    “混帐东西!姹紫我……”嫣红恨不得杀了那个宇文御,这样轻薄一个女孩子,传出去姹紫怎么嫁人?

    “姹紫,你放心,月珑也不会说的,我保证,”嫣红也不敢停留忙扶着姹紫出了柳林。

    柳荫外面的月珑凝神看着河面上的花船道:“将军好像出来了,走,过去看看!”

    五天!妈蛋!只有五天的时间!凌霜从花船里出来后蹲在月珑的乌篷船里揪着头发画圈圈!

    宇文胤那厮定然将红石随身带着,偷?凌霜暗自摇了摇头,偷个毛线啊!如今的安国侯府一定防备至极,动用自己的特种小分队?可这是牵扯到自己秘密的红石啊!要是被那么多人知道了该怎么办?

    抢?凌霜站起来在船舱里走了几步,一拳砸在了桌子上,自己打不过宇文胤那货啊!绑架?她猛地转身,凤眸掠过一抹杀意,怎么绑?宇文胤不是笨蛋太子啊!精明的鬼似的怎么可能上当?

    色诱?凌霜顿住脚步,脸上有点儿发烫,那厮真的喜欢自己?她表示怀疑?还是宇文胤想要借此机会真的整死她?可要是宇文胤真的喜欢自己,色诱一招简直是羊入虎口啊!

    嗷!凌霜仰天长叹,欲哭无泪!

    “大小姐?”姹紫和嫣红实在是放心不下,凌霜至从从花船里出来后,神情明显不对劲儿得很。如今听到了船舱里凌霜一声凄厉的嚎叫同时冲了进来,却看到凌霜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品茶。

    “大小姐出了什么事?”姹紫忙问道。

    凌霜淡然笑道:“没什么事儿,只是练练嗓子哈!”她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焦躁,自己穿越到这里的秘密实在是危言耸听的厉害,说出去都没人信啊!除了那个变态的宇文胤,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同这两个丫头解释。

    怎么说?就说你们跟随了十年的大小姐早已经死翘翘了,如今不要脸的占据着她身体的是老子我?呜呜呜……不能说啊!

    “练嗓子?”嫣红一头雾水。

    凌霜故作轻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随意的甩着胳膊笑道:“是啊!好久没唱歌了!哈哈哈……你们退下吧!没什么事儿就不要打扰我练嗓子!”

    嫣红和姹紫退了出去,月珑斜靠在船舱口扫了一眼里面冷冷道:“练嗓子?呵!这个恶毒的女人指不定又出什么幺蛾子!”

    “有你这么说大小姐的吗?”嫣红瞪了月珑一眼,月珑顿时奴颜婢膝笑道,“红红,今儿乏了吧?我给你捶捶腿!”

    “滚吧你!”嫣红脸色登时一红,月珑每一次捶腿揉肩的结果便是被他占尽了便宜,她心虚的扫了一眼一边侧过头假装没看见的姹紫。

    月珑讪讪的走开退到了船头警戒,姹紫却是看着江面想着陆建,也不知道他腿上的伤好些了吗?想起了陆建的憨厚,姹紫唇角下意识的微微翘起,随即唇角一痛。她眸子里闪过一抹晦涩,陆建若是知道自己被宇文御那个魔鬼轻薄了后,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不自重的女子?会不会……

    她顿时不敢想下去,眼底渐渐涌起了泪意,忙随手擦干净迎着夜风狠狠吸了口气。

    宇文御骑着马停在了怡红院不远处的院落前,这是他办差的时候买下来的,为了招待替宇文家效命的那些商客而用。

    院落三进三出,修建得分外精致,宇文御素来是个奢侈讲究的人,即便是临时的居所也是盖得有模有样。

    他刚下了马,里面的小厮便迎了上来。

    “四爷!”

    “香云回来了吗?”宇文御沉声问道。

    “香云姑娘回来了!”小厮忙躬身回禀。

    宇文御狭长的眸子里淬过一抹冷光,唇角扯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缓缓走了进去。后花园中精致的暖隔里端坐着身着翠色衣衫的香云,她看到宇文御后忙起身迎了上来。

    “四爷!”

    “云儿久等了,”宇文御的笑意到不了眼底,却是将姿态拿捏的刚刚好,疾步走了过去一把将香云的手紧紧抓住怜惜道,“让云儿久等了!”

    香云眉眼生情依偎在了宇文御的肩头,未语娇媚生,柔着声音道:“四爷答应奴家的事情可算得了数?”

    宇文御微微一笑:“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让我哥心愿得偿,我绝不会亏待你。只是你先得在这里住些日子,等我将这件事情回禀父母,定会风风光光将你娶回家做我的少夫人如何?”

    香云一愣缓缓道:“四爷莫不是嫌弃奴家出身不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