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章戏中戏】

    407章戏中戏

    龙辰逸说罢愤愤甩袖而去,凌霜这才松了口气,刚要最后收拾宇文胤却不想宇文家几个兄弟退的无影无踪,不禁暗道定是宇文擎宇将这几个不孝子喊回家吃饭了!

    真是天助我也!凌霜一脸惊喜的走进了自己的包厢,一切搞定,她的雪韵姑娘顺顺当当成了这一届的花魁。

    不多时香云上楼冲凌霜福了福道:“将军万福,今夜我家小姐在毓秀河上的花船里等候将军大驾光临!”

    “好说,好说,”凌霜只觉得心头松快了许多,也许饮血玉的秘密今夜便能解开了。

    今年的花魁之选实在是出乎意料之外,不过念着宇文家的滔天势力,方家的权威还有凌霜素来不着调的恶名声,倒是没人敢说三道四,只是私下里悄悄议论几句罢了。

    夜色降临,毓秀河面上的花船点缀着黑黢黢的河面,与天上的星辰相互映衬。香云早早侯在了河边,冲应时而来的凌霜福了福笑道:“凌将军,我家姑娘在花船上等着呢!”

    凌霜点了点头登上了岸边的小舟,嫣红和姹紫刚要跟上去,却不想香云捂着唇吃吃笑道:“二位姑娘留步,我家姑娘刚刚交代过了,今夜只想与凌将军秉烛长谈,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大小姐?”嫣红脸色一红,这个雪韵姑娘还真的……令人难以言说。

    凌霜垂眸想了下,自己穿越而来的身世之谜也不想让太多的人知晓,即便是情同手足的姹紫和嫣红。况且姹紫和嫣红眼里的大小姐其实早已经在一年多前就被凌婉毒死了,自己在这两个丫头心目中到底算个什么呢?

    “你们两个等在这里,我去去便回,”凌霜冲嫣红和姹紫摆了摆手。

    这两个丫头还是不放心得很命人找了几条乌篷小船围在了雪韵所在的花船四周,上一次凌霜遇刺让姹紫和嫣红这两个丫头惊着了,不想出现任何的意外。

    凌霜此时却是乘着小舟靠近了河面上那艘很耀眼的花船边,香云刚要抬手去扶凌霜,却不想凌霜唇角微翘轻轻一跃便跃上了花船的甲板,迎着风稳稳站在那里。

    好功夫!香云不禁暗道,眼底划过一抹别样的情绪随即命人驾着小舟返回了岸边。

    凌霜缓缓走进了富丽堂皇的船舱,抬手便要挑起珍珠帘子还是顿了顿笑道:“雪韵姑娘,在下凌霜恭候多时了!”

    里面一阵沉静,只是隐隐传出来一阵阵琴声。凌霜一顿,不禁好笑,贱人就是矫情!

    “雪韵姑娘,在下可要唐突美人了!”她低低轻笑着掀起了帘子走了进去,却猛地顿在了原地。

    正对着凌霜的紫檀木矮几上放着一把古琴,古琴边居然是身着玄金色锦袍的宇文胤?!长长的墨发用一只墨玉冠紧扣在头顶,抬手认真的抚着琴,琴声苍茫至极。

    “宇文胤?”凌霜咬着牙,突然意识到事情极其不对,却又实在想不出哪里不对。难道雪韵是宇文胤的人吗?可是饮血玉的秘密除了自己其他人根本不晓得啊!

    对于不确定的事情她素来不会过多的纠结,猛地转身直奔门口。宇文胤是个狠角色,自己斗起来麻烦。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啪的一声!船舱的门被宇文胤挥起手用内力关了上来,凌霜一惊,宇文胤的赤练剑法最后一层竟然被这家伙突破了!这家伙如今的武功内力应该远远高出自己,该死的,这简直不是练武的天才而是变态了!

    她缓缓转过身来冲宇文胤嗤的一笑道:“长公子安好!呵呵呵……今儿也有空赏月?”她没话找话,手却紧紧攥住腰间的匕首酬勤,朝之宝剑今天没带。谁能想到月下会美人会遇到这么凶险的事情?

    宇文胤缓缓起身一步步走了过来,停在了凌霜一步之遥,狭长深邃的墨眸中却是一抹凌霜也看不懂的深情。

    “特工编号3728?”宇文胤唇角微翘。

    凌霜凤眸一下子瞪圆了,此时凌霜的心情用魂飞魄散形容也不为过。

    编号3728是她永远的噩梦!却被一个不相干的人说了出来,这其中的惊骇岂能用语言形容?

    宇文胤就像一只优雅的兽中之王,缓缓地贴近了自己心仪的猎物,看着凌霜脸色瞬间惨白,心头虽然有几分不忍,但是他是那个永远也不会失败的宇文长公子,他喜欢这个女人,他也从来不会将自己喜欢的女人拱手让人。

    凭什么方玉父亲同自己父亲一起对凌家造下的孽,偏偏自己去忍受凌霜无边无尽的猜忌怨恨?凭什么方玉能争取到的爱自己便连一次尝试也不能有,他不甘心,他真的不甘心。若是凌霜愿意的话,他给她的宠爱绝不会少于方玉半分。

    可是不管他怎么做,怎么隐忍这丫头却是距离他越来越远。宇文胤薄唇轻抿,墨眸中闪过一抹深意,盯视着目瞪口呆的凌霜。

    他不能等了!再等下去这丫头便彻底离开了自己的世界。虽然他不知道那块儿红色的石头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但是上一次对凌霜施行了巫蛊之术之后,他便心头敏锐的把握到这个丫头有朝一日一定会离开自己走的远远地。

    他如今就是要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身边,永远不会放手。

    凌霜看着宇文胤变化莫测的墨眸,暗道不好,上一次降头师给自己身上施法一定是让自己泄露了什么秘密?宇文胤眼眸中的深意她看得懂,一次在野外执行任务,她撞见了一只狼群的狼王,那只野兽中的光芒便是同宇文胤一模一样的。

    “长公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凌霜猛地拔出了酬勤指向了宇文胤,“虽然你武功厉害可是我的人就在外面,你不定能赢得了。罢了!大家斗了这么久,何必呢?这一次你诳我的事情,我便放过你了。”

    “凌霜早就死了,”宇文胤丝毫不为凌霜的伶牙俐齿所动,声音中带着几分罕见的沉稳,“若是凌老夫人晓得如今她的孙女儿只是一个陌生人的话,年事已高的凌老夫人能不能撑得住这样的打击呢?”

    “宇文胤!你找死吗?!”凌霜勃然大怒。】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