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章 都是土豪】

    405章都是土豪

    凌霜眉头一蹙,转而看向了姹紫,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姹紫给她看的慌张几分,摸了摸脸道:“大小姐,奴婢脸上没东西吧?”

    嫣红冷冷道:“那个宇文御真是该死的很!姹紫你别怕!下回若是遇到咱们姐妹两,咱们一起揍他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凌霜摆了摆手道:“姹紫,这个货最近没找你麻烦吧?”

    姹紫神情一顿忙道:“奴婢至从上一次与他打架觉得甚是后悔,丢了凌家的脸。此后奴婢见着他都是退避三舍的!”

    凌霜心头有了底,看来姹紫这个呆瓜根本没发现宇文御对她是存着别样心思的,这样就好!她可不想自己最亲的姐妹同宇文家扯上乱七八糟的关系!

    二楼的包厢陆陆续续坐满了人,凌霜向着楼下的台子定睛看去,各个青楼中派出来的莺莺燕燕们早已经堪堪站在了台面上,凌霜一眼看向了那个蒙着面纱的素纱女子。

    在这么多红花柳绿美的各有不同的美人中间,雪韵一身纯白色纱裙,腰间系着碧色丝绦,名贵的羊脂玉玉佩悬挂在蛮腰间更是衬托出了几分窈窕弱柳之色。虽然蒙着面纱,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是令人不禁心头一动。

    凌霜瞪大了眸子看向了雪韵颈项间若隐若现的红玉配饰,突然凤眸一缩,顿时呼吸紧促了几分。若是没猜错的话,那红玉配饰有些问题。

    台子上的美人们陆续表演了才艺,抚琴的,唱曲儿的,跳舞的,唯独雪韵却是将舞蹈与绘画结合在了一起,别致巧妙,却更显风华。

    “好!”雪韵刚舞毕,凌霜抬手便将十块儿云牌掷了出去,堪堪落在了雪韵面前的花篮中。

    四周的恩客们登时目瞪口呆,一掷千金也不过如此,一出手便是一千两银子。

    “本公子觉得青纹姑娘的拓枝舞甚好!”方玉清雅的声音瞬间盖过了凌霜的一个好字,径直将二十块儿云牌扔到了青纹面前的篮子里。

    混帐东西!凌霜气的浑身哆嗦,就知道方玉来了是为了捣乱,今儿若是雪韵夺不了花魁,自己今晚便很难见到她。可是她生气之余倒是有些微微的醋味,方玉居然当着她的面儿这般讨好其他的姑娘,而且出手这么大方,分明是在打她的脸。

    凌霜刚要发作却不想隔间宇文胤清冷的声音缓缓传来道:“花魁既然是比拼的才艺,本公子想请赵妈妈上台献个艺如何?”

    噗!凌霜一口茶水喷了出来,不禁想要冲到隔壁揪住宇文胤的领子问问他是不是今早还没有睡醒?

    顿时花楼中炸开了去,一干人等惊得目瞪口呆。

    宇文御轻摇着折扇缓缓掀开纱幔冲下面的人笑骂道:“我大哥既然已经说了,还不找赵妈妈过来?皮紧了等着被松松吗?”

    宇文家的人得罪不起啊,眼见着长公子今儿是来搅局的,一众人也不敢怠慢忙将目瞪口呆的赵妈妈架到了台子上。下面的人捂着唇想笑不敢笑,却又不愿意放弃眼前这稀奇事儿,围堵的更是水泄不通。

    赵妈妈暗道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她忙颤颤巍巍接过了一边丫头们送上来的琵琶,好得也是几十年的功底在那里摆着呢。一曲终了,若是忽略赵妈妈那脸上的褶子倒也算是才艺高超得很。

    “果真此曲应是天上有!”宇文胤冷冷道,手中的二十枚云牌不偏不倚落在了赵妈妈的脚边。一个机灵的小丫头忙又拿了一只篮子将赵妈妈脚下的云牌放进了篮子里,摆正后随即惶恐的退下去。

    赵妈妈红着脸冲宇文胤这边的方向诚惶诚恐的福了福,可是尴尬的要死。

    凌霜抚额头痛,他娘的,简直是欺人太真,能不能让人好好勾搭姑娘了?

    “雪韵姑娘文采出众,赏!”一个声音低沉戴着面具,身着银灰色锦袍的男子突然将三十块儿云牌扔进了雪韵的篮子里。

    凌霜猛地抬眸,又跑出来一个?这人倒是也捧雪韵的场,可是比自己还要大方,今晚能领走雪韵的人必定是此人。

    摔!凌霜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欺负穷人是不是?

    “赏赐雪韵姑娘的!”凌霜抬手又扔下了三十块儿云牌,四周皆是吸了口冷气,乖乖哟!凌霜加上之前的十块儿可就是扔了四千两银子了!

    “大小姐!只剩下了两千了!”嫣红有点儿懵了,行军打仗她的脑子还够用,只是如今是个什么状况?

    “青纹姑娘舞姿曼妙实在是令人浮想联翩,”方玉微微笑道,抬手掀开纱帐,五十块儿云牌扔了下去,加上之前的是七千两!

    宇文胤冷冷笑道:“赵妈妈再来一曲箜篌如何?”

    赵妈妈简直站不稳了,硬着头皮弹了一曲箜篌。

    “好曲子!”宇文胤抬手五十块儿云牌扔了下去,刚刚和方玉一个数!

    “雪韵姑娘的舞姿美妙,作画也是上乘之作,实在好得很!”神秘人物直接抬手将一万两银票洒落了下去。

    四周死一样的寂静,其他的恩客们全傻了,今年的花魁之争倒是闹哪样?不过一看这几位,所有的人都悄悄退后了一步,原来这儿没自己什么事儿啊!

    凌霜一口浊气抵在了胸前,凤眸中晕染出一抹恨意,压低了声音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么显摆,这么有钱的定是太子那个骚包!你们两在这看着,我去去就来!”

    凌霜猛地冲到了宇文胤的隔壁,一脚将包厢的门踹开,却又将抬起的腿缓缓收了回去。

    “玉哥哥,别来无恙啊!”凌霜挤出一个迷倒众生的笑容,轻轻走到了方玉的面前。

    方玉昨儿便听到了凌霜的荒唐事情,如今憋着一口心火便赶了过来搅局,不想凌霜一声玉哥哥让他的身子顿时酥了半边。

    “霜儿?”方玉缓缓起身看着笑得明媚的凌霜,心头有点儿小激动,莫不是这丫头知难而退?懂得与自己为敌的后果,这便投怀送抱来了吗?可是这丫头不是这样的人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