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章善意的谎言】

    403章善意的谎言

    宇文胤狭长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转身道:“四弟,那个香云你已经能完全控制了吗?”

    宇文御从红石头的诡异中缓过神来忙得意地笑道:“一个小丫头而已,说东便不敢道西,此番还想着做咱家的四少奶奶呢!”

    宇文胤眉头一蹙,对四弟这种冲女人胡乱许诺的做法不甚认同,可是如今还不能计较这些缓缓道:“让她准备一下,陪我演出戏!”

    “是,大哥!”宇文御应了一声。

    宇文胤扫了一眼自己的四弟道:“还有,这件事情之后将香云这个丫头处理的干净一点,只是你也老大不小了,风月场所去的还是少一些,免得传出名声去,不好说亲!”

    宇文御一愣,脑海中却是别扭的想起了那个咬了自己的姹紫,缓缓抚了抚胳膊上的旧伤疤忙跟着宇文胤走了出去。

    他看着大哥暗黑色身影划过阴暗的地牢石廊,不禁暗道这个世界上其实最捉摸不透的还是大哥这样的家伙。他能看得透别人,别人却看不透他。明儿个不知道谁又要倒霉了?

    凌霜回到了凌府的松林堂,却不想刚走到门边便看到了冷着脸的凌冰负手而立等着她。

    “二……二哥……”凌霜心虚的喊了一声,姹紫和嫣红也是忌惮凌家二爷的威严忙小心翼翼垂首而立。若是一会儿大小姐挨板子的话,说不定她们两个小丫头也能替大小姐挨个一下两下的。

    “随我来!”凌冰声音冰冷,被这个惹是生非的妹妹几乎要气吐了血,偏生这丫头如今已经是二品辅国大将军,殿前的红人,太子党的中坚力量,收拾起来到也不能不顾忌几分小妹的颜面。

    凌霜再怎么厉害威风在二哥面前就是个乖巧的孩子,不敢有半分越了规矩。嫣红和姹紫忙要跟上去,却不想被凌冰喝退了去。自家大小姐胡闹罢了,连下面的小丫头也跟着闹腾,凌冰今儿算是气着了。

    到了凌冰闲梦居的书房,凌霜小心翼翼杵在了凌冰的面前,心头却是暗自盘算自己穿越来的事情绝对不能同二哥说。凌家人若是晓得他们捧在心尖子上的凌霜是个冒牌货,该如何自处?单单不说二哥一定会伤心欲绝,祖母若是晓得这一惨绝人寰的噩耗,指不定连命也交代了去。

    她抿了抿唇下定了决心,还是扯谎吧!宁可善意的谎言也不能让凌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哀伤,她与凌家人生活了一年多,他们已经是她的亲人了。伤害自己的亲人,她实在是做不到。

    “今儿晚上去哪儿了?”凌冰坐在了椅子上冷冷扫了一眼自己这个有时候混账的够可以的妹妹。

    凌霜垂首恭恭敬敬道:“去了……怡红院……”

    凌冰重重将茶杯磕在了桌面上,凤眸中却是一抹痛心抬眸看着凌霜道:“霜儿,祖母最近身体越发不行了的,昨儿柳青还回禀说祖母这几天连自己一向爱吃的鸡蛋果子都减了去,说是年老了胃口差劲儿许多。霜儿,祖母经不起折腾了,算是二哥求你了,不要再闹了好吗?”

    “二哥……我……”凌霜猛地抬眸,眼底含了几分泪意。她哪里不知道凌老夫人虽然也是将门出身,可是如何经得起因为凌霜而起的三番五次的折腾,心头的愧疚越发浓了几分。

    她猛地跪了下来冲凌冰缓缓道:“二哥,我错了,只是这一次事出有因,来不及与二哥商量。二哥!怡红院的那个雪韵姑娘身上藏了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关系到……”凌霜恨不得杀了自己,硬着头皮扯谎道,“关系到我们凌家的生死存亡,我想搞清楚只得出此下策接近那姑娘。小妹并不是真的糊涂到是非不分,龌龊肮脏的地步!”

    凌冰忙将她扶了起来,小妹从来不说谎,从小看到大,他是信得过凌霜的话的。自己不禁有些后悔,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这般责问她。想一想她如今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整个凌家,自己的心便痛如刀绞。

    凌冰痛苦的叹了口气道:“对不起,是二哥错怪你了!都是二哥没用,二哥是个废人,若不是如此何苦连累你抛头露面?二哥……”

    “二哥不要说了,”凌霜看到二哥越是内疚痛楚,自己越是不好过。她虽然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可是她想要给自己一个选择,找到饮血玉的真相,是走是留倒也罢了,她只想让自己不留有遗憾。不过如今开弓没有回头箭,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将谎言进行到底。

    “二哥,这事儿还需要二哥帮忙瞒着祖母,明天一过我便能晓得那个秘密了,”凌霜眼巴巴的看着二哥。

    凌冰闭了闭眸子,若说是寻常男子烟花柳巷捧个把心仪已久的卖笑姑娘实在是太正常了,可是自己妹妹的身份。罢了,罢了,从小妹决定带着凌家走上重新崛起之路的那一瞬间开始,他就只能无怨无悔的站在自己妹妹的身后支持她。

    “罢了!明个儿是京城毓秀河边选花魁的日子,你若是想接近那个雪韵想必要花不少的银子捧场,这几日二哥开辟的那两条商路也赚了不少,你且拿去花吧!”

    “二哥,不用!”凌霜难得不好意思起来,骗了凌家,捧花魁还要二哥出银子,简直罪孽深重。

    “我有银子的,上一次太子爷赏赐的还没花完呢,加上前些儿日子皇上赏赐了许多,一个花魁而已,小妹拿得下!二哥替我瞒着祖母便好!”

    凌冰无可奈可的看着自家小妹只得苦笑道:“你这丫头,真是个不省心的,也罢!二哥将银子给你攒起来做嫁妆!若是小妹出嫁的时候,二哥定备好十里红妆,风风光光的将你送出凌府!”

    凌霜忙扯开话题笑道:“那时自然要狠狠敲诈二哥一笔的,二哥,我累了想去歇着,小妹告退!”

    “你这丫头!”凌冰无奈的看着凌霜逃也似的身影敏捷的跃进了芭蕉林间,暗自叹了口气。

    前些儿日子文家大少奶奶赵氏来同自己的妻子张氏提起了一桩还算过得去的亲事,赵氏娘家的远房表亲从江南道进京准备明年的春闱。那青年出身寒门,家境清白,凌冰还亲自看了看,是个文静清秀,品德高尚的。京城这边,经过上一次比武招亲方玉的闹腾算是寻不到合适男儿了,只能从远路上找。他本来今晚想要旁敲侧击问问小妹愿不愿意,不想这丫头人来疯似地逃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