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章穆氏】

    402章穆氏

    宇文胤缓缓在雪韵面前站定了去,抬眸看向他今夜想要撕碎的猎物。一张鹅蛋粉脸,水灵灵的大眼睛掠过一抹惊慌随即还能保持难得的镇定。远山眉,小巧的鼻子,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让整张小脸越发的精致几分。

    本来这样的美人京城也不多见多,何况这丫头身上却是有一股非同寻常的气质,将那张本来很精致可爱的脸瞬间晕染出层层叠叠的风情气韵来。

    果然冰雪漂亮的一个人儿,只是却逃不脱恶劣命运的嘲弄。

    宇文胤冷冷问道:“你从哪里来?凌将军为何找上你?你来京城的目的是什么?”

    雪韵唇角微翘道:“长公子的待客之道实在是令人叹为观止,不过长公子这般对待一个弱女子实在是有损一个男人的威严。”

    “呵!柔弱?”宇文胤缓缓抬手探上雪韵的手臂内力猛得一逼,雪韵腕间的内力陡然被激发了出来将宇文胤的内力反击了回来。

    雪韵大吃一惊,她掩藏的如此之好还是被宇文胤逼出了真容,可是想要反抗却是不能的。今晚实在是大意得很。自己偏生着了香云那个丫头的道儿,跟了自己多年的香云居然会被一个男人迷了心窍。竟然与宇文御勾结给她下药,不然依着她的武功未必能被宇文御轻易地抓到这里来。

    “说!为什么接近凌霜?”宇文胤墨眸猛然间一缩,身上散发出了令人胆寒的森森冷意。

    “长公子凶巴巴的样子,奴家倒是怕的很!”雪韵心头发虚但是脸上却是挂着甜美的笑容,想要拖延一些时间。

    宇文胤冷冷看着她,许是自己估计错了,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得很,不过再不简单也躲不过他宇文家的酷刑。

    “你最好是说实话,”宇文胤缓缓退后一步,双手背负在身后,冷冷看着雪韵道,“其实你是陈州人氏,陈州有一家专门经营玉器行的穆家,陈州的陈姓人家较多,穆家倒是外来的,迁到陈州也有三代人了吧?后来穆家分了家,子孙们另立门户,但是有一家却是始终没有忘了经营玉器的老本行,也一直守在陈州倒也将祖业遗传了下来。不过四十多年前这家穆氏人家出了一个绝色美人,机缘巧合嫁给了……凌国公?”

    雪韵猛的身子一颤,随即眼底的惊慌缓缓散了去,唇角微翘笑道:“长公子将奴家绑在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些?奴家不知道长公子还会讲故事呢!”

    宇文胤细细观察着雪韵的神情随意道:“只是二十多年前,陈州穆家那位嫁给凌国公的姑奶奶死了后,穆家至此也衰落了下去。后来穆家突然被人放了一把大火,阖家上下被烧了个干净,凌家人派去救援已然来不及了。”

    雪韵冷冷笑道:“长公子说笑了,这和奴家没什么关系吧?”

    宇文胤淡淡道:“你的婢女也是穆家的人,不过她比你要痛快多了,将这一切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穆大小姐,说起来你还是凌霜的表妹呢!我说的对不对?”

    雪韵脸色剧变,宇文胤继续道:“穆姑娘,穆家败落后,凌家可是没少派人去寻找穆家其他散落在各地的穆家子弟,可惜的是只剩下了你一个。只是你连自己也没想到会流落到烟花之地中身不由己,想要与凌家相认又害怕自己的身份卑贱被凌家人嫌弃故而才出此下策。但是……”

    宇文胤猛地墨眸一闪:“可是为何要做段佑天的棋子呢?凌霜那样的人大大咧咧根本不会在乎你的身份,定会将你迎回凌府。你这样让凌霜一步步上钩,无非就是想要将她引到段佑天的掌中不是吗?我只是不明白,段佑天抓凌霜做什么?”

    雪韵猛地笑了出来:“不愧是长公子,果然冰雪聪明,呵呵呵……”

    她眼角渗出了眼泪,带着几分惨然道:“不错,凌霜的娘亲是我的远房姑母,她与我那个远房姑母除了那双凤眸之外几乎是一个模子拓出来的。只是可惜了,若是早几年能与她相认,若是我自己早几年能晓得我的身世,我便是苦尽甘来了。可惜……太迟了些……我……呜……”

    雪韵的脸上突然扭曲了起来,一双眼睛几乎凸了出来,瞬间七窍流血不止。宇文胤忙上前一步想要用真气护住她的心脉,不想还是迟了一步,雪韵头一垂整个人没了气息。

    “来人!”宇文胤眉头狠狠蹙了起来。

    宇文御忙走进了刑室,看到浑身沾了血迹的雪韵不禁身子微微一颤道:“大哥,你这也……太那个什么了吧?”

    “不是我杀的!你过来看看!”宇文胤心头有些憋闷,本不想杀这个女人的,毕竟与凌霜有点儿渊源,这仇越发结深了几分。

    宇文御忙上前查看一番突然眉头一蹙掰开了雪韵的嘴巴,抬手便掏出了一只恶心的蛊虫道:“啧啧啧……南疆的玩意儿,是段大哥的手段。这种蛊虫每天要有解药压制,若是过了时辰没解药,被种了蛊的人必然会惨死。”

    宇文胤眉头一蹙,闭了闭眸子道:“他不是我们的段大哥了,其实早就不是了,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

    “大哥?”宇文御一愣,段佑天素来与宇文家关系极好的。

    “他是父亲一手培养起来的人,但是却野心勃勃,”宇文胤微微一顿道,“从今往后警醒着点儿,这个人要多加小心才是。”

    宇文御暗道若不是因为段佑天要对付凌霜,大哥兴许不会与段佑天这么快就翻脸吧?女人果然祸水,兄弟反目也不过如此。

    “四弟,将这个女人的衣裳除了,看看有什么随身戴着的东西没有?”宇文胤随即转身避开。

    宇文御眼角一抽,大哥素来不喜欢碰触女子的身体,可是连女尸都要自己代劳实在是……他也不敢说什么将雪韵的衣衫一件件除去,却不想一块儿红石从衣衫间掉落在地上。

    “大哥!这石头倒是蹊跷得很!”宇文御拿起了石头突然笑道,“南疆王实在是小气,跟着他的这个女人也算绝色美人,居然给了一块儿寻常的红石头,还不如一块儿白玉值钱呢!”

    “红石?”宇文胤猛然间转身,一把抢过了宇文御手中的红色石头,想起什么似地走了几步对着烛火照了过去,果然一圈红色光晕将整个室内映照的如梦如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