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章吃女人的醋】

    401章吃女人的醋

    赶到了毓秀河边果然看到了河面上的那艘花船,本来凌霜想要亲自上去面见雪韵但是一想还是有几分唐突。命姹紫先乘着小船过去问候一声,却不想一会儿姹紫带着雪韵身边的丫头香云上了岸。

    那香云陡然一见凌霜眼中掠过一抹惊讶随即收敛了心神福了福道:“凌将军万福金安!”

    凌霜摆了摆手道:“不知道你家姑娘此番能不能与我见上一面?在下听闻你家姑娘琴音高超,甚是仰慕得很。”

    她将话本子上那些风流才子勾搭佳人的一套做法学得十足十,言语自然带着几分风流蕴藉。

    即便香云晓得她是女扮男装还是忍不住红了脸道:“我家姑娘吩咐婢子回凌将军的话,说她粗鄙之人入不了将军的眼,还请将军寻觅别样风情女子吧!”

    凌霜一着急忙道:“你家姑娘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与你家姑娘见上一面罢了!没有那些龌龊的想法!况且我是个女子,她还怕我吃了她啊?”

    香云一顿,脸色越发红了几分。之前听闻怡红院的姐妹们经常说起这个特立独行的凌将军,不想今日一见果然带着几分娇憨可爱却又萌蠢得很。

    “凌将军误会了!”香云忙道,“我家姑娘晓得凌将军与寻常恩客们不同,但是我家姑娘请凌将军还是回去吧!”

    凌霜心头生出几分恼意,事不过三,这已经是第二次赤果果的拒绝了她。她凤眸一挑看向了毓秀河上那艘标志鲜明的花船,此时雪韵却是同一位贵公子相携着走出了船舱,坐在了船头的软榻上赏月,分外的悠闲。

    雪韵身着一袭绣着金纹的白色裙衫,蒙着面纱看不清楚她的脸,但是那身段却是窈窕到令人浮想联翩。

    “呵!不信你不见我!”凌霜心一横,反正丢丑也不在这一回两回的。

    宇文胤接到了四弟的消息再也按耐不住的心头的诧异忙骑着马赶了过来,却是看到了这样的凌霜。

    银色袍角迎着江风上下翻飞,伸开了手臂,扯着大脖颈冲江面上华丽花船中的绝代佳人深情嘶吼。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

    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宇文胤眉头狠狠蹙了起来,锐利的墨眸扫向了船头那个早已经呆了的蒙着面纱的女子。他眼底的神色深邃了几分。

    凌霜有时候是不靠谱的很,但是在这样没有醉酒的情形下耍这些花招想必是定有隐情。一边跟随而来等着看好戏的宇文家三兄弟具是面面相觑。宇文御不禁大笑道:“之前一直不晓得凌霜为何要休了方玉,原来竟是喜欢女子,真是荒唐至极!”

    宇文胤猛地转身看向了宇文御,宇文御忙闭了唇,抬眸看了看月色,似乎自己的幸灾乐祸触及到了大哥的底线。

    “四弟!”宇文胤冷冷喊了一声。

    宇文御打了个哆嗦不情不愿打马挪到了大哥面前:“大哥?你喊我?”

    “将花船上那个女子今晚绑到府中的地牢里,我要亲自审问!事情做得周密一点儿,怡红院的赵妈妈想法子让她闭上嘴!”宇文胤声音清冷。

    宇文御猛地瞪大了眸子看向了花船上那个还没有红够日子的怡红院头牌,暗自替她默念了几声观音菩萨。大哥居然连一个女人的醋也吃。这个头牌姑娘雪韵真不该招惹凌霜那个狐狸精,今晚若是落在了大哥的手中,那些刑具一用,不死也得去半条命!

    许是凌霜的声音太过**,唱的惊天地泣鬼神,搅了雪韵姑娘赏月的雅兴。威北侯家的世子爷一看是京城大魔头凌霜,顿时吓得腿软了几分。如今京城流传着一句话,宁可得罪阎王,不可得罪凌霜。

    他忙同雪韵姑娘告辞,独自乘坐着轻舟遁了。雪韵看着岸边那个扯着脖颈冲自己表达深情厚谊的假男人,抿了抿唇命人将花船停在了岸边。

    凌霜止住了纵情的歌唱凑到了雪韵姑娘的身边笑道:“在下凌霜,能得见雪韵姑娘的神姿实在是三生有幸。只是不知道姑娘今儿能否与在下月下漫步,吟诗作对可否?”

    雪韵嗤的一笑道:“素闻凌将军是大燕朝的奇女子,今儿一见果真是……不同凡响……”

    凌霜素来脸皮厚自动忽略了她话语里的讥讽之意,抬起手臂笑道:“月色朦胧,姑娘能否与在下一游?”

    雪韵对凌霜的邀请视而不见,却是凑到了凌霜的耳边轻声道:“明日我选花魁,不知道凌将军能来否?若是选上了便同将军畅谈一夜如何?”

    尼玛!凌霜暗自吐了吐舌头,选花魁这事儿她也是略有耳闻。无非就是恩客们拿银子砸出来的,这丫头真他娘狠!不过她此时贴着雪韵这么近,身上佩戴着的饮血玉再一次有了微颤灼烫的感应,不禁心中一喜。为了能找到回去的法子,花银子也值了!

    她凤眸一凛,一把将雪韵的手握住拉近了些低声笑道:“不可诳我!否则老子不会对耍我的女人客气的,明白了吗?”

    不远处的与文家几兄弟看着岸边一对儿璧人居然大庭广众之下这般亲密,登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视线齐刷刷看向了自家大哥。真不知道自家大哥到底看上了凌霜这个怪物什么?

    凌霜得了雪韵的允诺,自然是回到了凌府,筹备银子准备明天砸银子获取秘密。却没想到自己想要的饮血玉线索却是断在了宇文胤的手中,三更天时分,宇文御带着一帮宇文家的暗影扛着一只布袋进了安国侯府的侧门。

    宇文家的地牢设在了后花园假山下面,宇文胤穿了一件黑色锦袍缓步迈进了地牢中的刑室内。

    “大哥!人给大哥带来了!”宇文御扫了一眼被绑在满是斑驳锈迹铜柱上的雪韵,暗道真是可惜了的,这女子的姿色分外的撩人,只是落在了不近女色也丝毫不懂怜香惜玉的大哥手中怕是没有那么轻易解脱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