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章落水】

    398章落水

    叶南冷哼了一声道:“凌姑娘不来便是要死要活,凌姑娘一来,那个骚……啧啧啧……”

    姹紫抿唇不语,嫣红陡然瞪大了眸子道:“方公子这不是骗咱家小姐吗?好不容易才又凑一块儿,他就不能省省心?”

    “呵!”叶南刚要说什么陡然看到了顾啸云从不远处走来,忙止了话头,若是被云云晓得她为了睡他勾连方玉合伙骗人岂不是死得快?

    后院子里种满了枫树,红色如火,凌霜与方玉肩并肩依靠在池边的栏杆前抓着一把鱼饵投喂池子里的锦鲤。

    方玉回眸凝视着身着一袭青色锦裙的凌霜,凤眸微垂,乌黑的头发松散的编一个不同于寻常发式的辫子随意搭在了肩头,不管怎么看都是一种别样的风华。心头越发激动了几分,自己有幸能遇到这样的女子实在是上苍怜悯他,不禁抬手握住了那只捏着鱼饵的素手。

    “方玉?”凌霜吓了一跳,手一抖整包鱼饵洒进了池子里,一把抓住方玉的胳膊将他拖在了一边备好的软椅上。

    “方玉?是不是毒发了?哪里不舒服?”凌霜这几日被方玉吓昏了头,叶南的医术分外高明可是对方玉身上的毒素似乎也是一筹莫展。加上方玉时不时晕厥那么一下子,几乎将凌霜的魂魄惊散了去。

    方玉不禁又怕又喜,喜的是这丫头到底心头有自己的地位,看看她急成了什么样子?自己就是情不自已想要握着她的手,没曾想会让她慌成这样。怕的是,自己以为她再也不想理会自己,才出此下策想要与她重归于好,可是哪里想到越是骗下去越回到了之前的忐忑难安。

    真是见鬼的,自己为什么老是将事情搞糟?方玉忙将她的手握住笑道:“霜儿,不必着急,只是有点儿不舒服而已。若是你能陪在我身边,什么样的痛楚我也能挺得住!”

    “我去喊叶南!”凌霜不敢耽搁他的伤势,那夜淬了毒的刀网落在了他身上就像一个噩梦,让她心惊胆战。

    “霜儿,别走!让我抱抱!”方玉顺势将凌霜抱进了怀中,这样的温暖令他难以放手。

    “表弟好雅兴!”一个清冽的声音袭来,凌霜猛地将方玉推开,却看到身着玄金色锦袍的宇文胤缓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脸抽搐的顾啸云。显然宇文胤是硬闯进来的!

    凌霜凤眸微微眯了起来,随即归于平淡,自己被宇文擎宇那个老混账差点儿杀了,看见他的儿子也是分外不爽。

    方玉淬利的桃花眸猛地一缩,暗道宇文胤这厮不安好心,可是外面的那帮混蛋怎么不拦着些。他随即瞪向了顾啸云,顾啸云忙垂首视线飘向了别处。

    宇文胤走进了亭子里站定提着一坛子上好的梨花春酒冲凌霜笑道:“凌将军居然也在?实在是凑巧得很!”

    他转身看向了方玉道:“昨夜表弟在花船上还说我安国侯府的梨花春好喝的很,今儿我给表弟拿过来了!对了,花船上的青纹姑娘捡到了表弟的玉佩,表弟收好了,免得给别人家的姑娘捡到了白白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念想来。”

    凌霜认得那玉佩,也知道青纹是方玉的手下。可叶南不是说方玉身上的毒素随时都有复发的可能性,简直是生命垂危。这又是花船,又是梨花春,又是姑娘玉佩的,到底闹哪样?

    方玉微微闭了闭眸子,若不是与宇文胤有点儿血缘关系,若不是看在娘亲的份儿上,真恨不得弄死他!昨夜他找青纹确实有件事情要交代给青纹去办,这玉佩也是他交给青纹当做办差的信物。没想到宇文胤居然连他的心腹都能骗了,将玉佩弄到手。

    凌霜凤眸死死锁住了几乎无处遁形的方玉,突然大步向前扑向了方玉,刺啦一声撕开了他的外衫。

    “霜儿?”方玉大惊失色,这丫头莫不是被他气闷了去?竟然当着宇文胤的面儿撕他的衣裳。即便是等着看好戏的宇文胤也是大惊失色,不知道凌霜这是要做什么?

    “霜儿,霜儿,”方玉连忙握住了凌霜的手哀求道,“你这样让我……很……很是害羞,咱们不若换个地方,啊!”

    刺啦一声!连中衣也被凌霜撕碎了去,露出方玉精壮半裸的身躯。

    “咳咳咳……”宇文胤脸色微红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凌姑娘!有话好好说!凌姑娘……”

    “你闭嘴!”凌霜凤眸微红,一把将方玉按倒在软椅上。

    “霜儿!不要!:”方玉是真的吓懵了!

    宇文胤上前一步,却是不知道该不该出手将表弟的贞操挽救回来,哪知凌霜一把将方玉半裸的身子翻了过去,定睛看向他的脊背。

    之前的刀伤早已经结了疤,好的不能再好了!抬手摸向他的脉搏,哪里有中毒的征兆?

    啊!方玉一声惨呼被凌霜一脚踹进了池子里,惊跑了锦鲤无数。

    宇文胤看的目瞪口呆,却不想凌霜捏着拳头朝他走了过来。一向沉稳的长公子心头一颤,缓缓向后挪了挪步子,勉强站定了去。

    “宇文胤告诉你老子和你二叔父宇文浩正,这一笔刺杀我的账我给他们二人记下了,完了咱一笔笔算。”

    宇文胤俊美的脸色微微一变脱口而出道:“不是我父亲!”

    凌霜眉头一蹙冷冷道:“那是谁?对了是长公子你?”

    “不是我!”宇文胤痛楚的喊了出来,“是……”他猛地憋了回去,点着在水中挣扎着露出了头狼狈的方玉道,“是……”

    “宇文胤你个混账东西!”方玉从水中一跃而出,一掌拍向了宇文胤将他即将脱口而出的真相拍了回去。

    宇文胤忙躲开方玉攻击站定后,却是惊魂未定,他这是怎么了?情急之下差点儿将龙煜天招出来,若是凌霜晓得龙煜天的秘密,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凌霜只觉得气闷,扭头便走。

    “霜儿!”方玉忙凑了过来,“你听我说!我……啊!”

    扑通一声!方玉再一次被凌霜扔进了池中。宇文胤眉头抽了抽,墨色眸子里晕染出一抹痛苦和不甘,眼睁睁看着凌霜走出了亭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