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章吃醋】

    397章吃醋

    “喂!千山统领!这是……”嫣红扫了一眼千山手中提着的锦盒,“莫不是太子爷又送了什么好定西给我家大小姐吧?怎么今儿不进去了?误了差事小心太子爷的滔天怒火啊!”

    姹紫嗔怪的看了一眼嫣红将她拽到一边,这丫头实在是喜欢捉弄人。她们谁都晓得千山若是给太子办事才不这么婆婆妈妈,定是有别的事情。若是猜得没错一定是冲着妍儿来的,这个千山对妍儿的那份心思饶是再笨的人也看出来了。

    “千山统领是来找妍儿的吧?我带你进去!也不必通报大小姐了!”姹紫冲千山福了福。

    “有劳姹紫姑娘了!”千山提着锦盒脸色微窘,忙同姹紫道谢,随着她去了凌府的东偏院。这处院子分外幽静,独门独院,四周种满了湘妃竹。凌霜专门辟出来给林子妍养伤住,她素来不苛待下人,尤其是这些情同亲姐妹的属下,都将她们当成妹妹看待,自然是带着几分宠溺的。

    姹紫刚带着千山走进了院子顿时一愣,不想院子里的花树下多了一个青衣男子正是冷玉卿,此番正同林子妍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石桌上面的碟子里还放着一只削好皮的凤梨,冷玉卿斜斜靠在石椅上正用自己的腰刀灵活的给另一只凤梨削皮。一边软软靠在花树边软椅上的林子妍笑着问冷玉卿他们在乌桓的一些所见所闻。

    千山只觉得这画面如此的登对,又是如此的刺眼,不禁一阵头晕目眩。

    姹紫忙咳嗽一声,林子妍这才回过神来忙要站起来却被姹紫疾步走上前去扶住笑道:“给你带了个贵客来,你倒是在这里悠闲地很着实让人羡慕。怎的又欺负冷大哥,让他给削果皮啊!冷大哥的刀工是不错若是让大小姐知道了你将冷大哥的武功这么用,仔细你的皮!”

    姹紫缓和了氛围转身看着冷玉卿道:“冷大哥,我也想吃凤梨了,满烦你也替我削一个!”

    冷玉卿依然云淡风轻,点了点头,动作麻利的将手中削好皮的凤梨递到了姹紫手中。凌府里头的这些丫头们都已经成了他的亲人,自然一个个当成小妹宠着些。他哪里晓得一边的那个锦衫少年恨不得将他活吞了去!

    “冷副统领!在下千山,久仰!”千山上前一步,脸上显得太过郑重,连姹紫也觉得好笑。

    冷玉卿点了点头起身行礼道:“千山统领过谦了!在下有事先行一步!”他素来冷面冷情姹紫等人自然是习惯了的,只是看在千山眼里这个冷玉卿着实是个骄傲到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混帐东西。

    他好得也是太子爷身边的统领,比冷玉卿的级别不知道要高出多倍,这个混账小子竟然不把他放在眼里。也是千山想的太过,冷玉卿从来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林子妍看着千山脸色不对忙笑道:“千山统领稀客啊!来来!吃凤梨!”

    千山对上了林子妍那张略有些苍白的笑脸,心头的郁闷好了一些忙将锦盒拿到了林子妍的面前看着她笑道:“林姑娘身上的伤好些了吗?在下也不知道林姑娘的口味,正好路过一家点心铺子,便买了来。还有一些太子爷从宫里头带回来的无痕膏,若是涂在伤口上倒也能祛疤的。”

    姹紫抿唇一笑,千山考虑的倒也周详,随即起身笑道:“你们两个都是从太子府里出来的,以前就熟悉,我就不作陪了!大小姐还交代了别的事情要做,我先告退。”

    “姹紫!”林子妍脸色微红,姹紫这一走光留下她与千山两个人说不出的尴尬。

    姹紫点了点头笑着离开,千山倒是觉得不那么别扭,定定看着林子妍问道:“那个冷大哥平日里住在哪里?我晓得你家大小姐对下人都是宽厚的很,定是独门独院住着的。”

    林子妍眉头一蹙,好好地问起冷玉卿做什么?况且千山虽然与自己和大小姐都熟悉了,但是毕竟是外人,豫州的事情还是不要让他晓得为好。

    “冷大哥替大小姐办差的时候才回府一两次,平日里连我也不晓得住哪里呢!对了,千山统领,这凤梨是大小姐刚命人送过来的,你也吃一个尝尝鲜。”

    千山看到林子妍左一个冷大哥,右一个冷大哥,对自己却是遮遮掩掩不肯说实话心头越发不喜欢了几分。

    他坐了一会儿便起身道:“林姑娘好好养身子要紧,在下告辞了!”

    林子妍看着千山突然着恼不禁有些诧异,这是怎么说的,莫名其妙的来,又莫名其妙的走,倒也不敢多想只得命小丫头送客。

    千山出了凌府越发的胸闷,迎面却是看到了冷玉卿骑着马似乎准备出去,忙打马赶了过去。

    “冷副统领!请留步!”

    冷玉卿眉头微微一蹙,他在凌家的日子素来自在惯了的,从不与人过多交往。凌霜晓得他的脾性,但凡迎来送往都是交给小七办理,却不曾想这个锦衫少年追着自己做什么?

    但是千山毕竟是太子爷身边的红人,他也不能给凌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遭人诟病随即勒紧了缰绳看向了千山。

    千山抱拳行礼,打马与冷玉卿并肩而行言语中却少了几分以往的温和,渗透出一抹冷厉来。

    这份冷厉自然是随着太子爷历练过后沉淀下来的,若是人们认为千山是个好说话的那便大错特错了去。

    “听闻冷副统领在凌家亲卫军中也算是个人物,不若今天我请客,寻个酒楼吃酒,然后找个演武场你我二人比个高下?”

    冷玉卿眉头越发蹙了起来淡淡说道:“千山统领言重了,在下就是一介粗鄙武夫,不值得千山统领这般高看。”

    “不敢?”千山唇角微冷。

    冷玉卿背负着弥天血仇,早已经养成了看破红尘的淡然性子,对于这样的挑衅也不着恼行礼回道:“在下还要给凌将军办差,恕不奉陪!”

    他说罢转身打马离去,千山顿时被晾在了那里,黑漆漆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这小子纯属找死!

    桃花林中方玉的别院此时传来叶南与姹紫和嫣红相见甚欢的笑闹声,嫣红带回来的虫草自然被凌霜拿了送给方玉。

    嫣红点了点后面的园子压低了声音问道:“方公子真的病入膏肓了吗?为何我听的这笑声竟是如此爽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