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章 半张龙脉图】

    395章半张龙脉图

    “是吗?”六公主唇角含着魅惑,缓缓将身上的衣衫一层层解开,露出了光洁如玉的肌肤,歪着头娇憨的看着段佑天,声音中多了几分妩媚。

    “王爷,妾身美不美?”

    六公主边说边转过了身子,莹白如玉的脊背上居然纹刻着鲜活的地图,段佑天流光溢彩的紫瞳微微眯了起来。

    六公主缓缓走向了段佑天,俯身依偎着他的身子,软软低语道:“妾身的身子若是王爷喜欢的话……妾身便献给王爷如何?”

    段佑天之前已经寻找过地图的下落,没想到这半张图居然刻在了六公主的身上,一时间闭了闭眸子。

    他猛地打横将六公主抱了起来,在她的香肩上轻轻一嗅笑道:“美人如玉,本王也是个正常男人,焉能不喜?”

    紫色纱帐垂落了下来,缀着宝石的流苏剧烈的颤动着,纱帐中传来一阵阵令人耳红心跳的粗喘声。

    六公主忍受着撕裂般的痛楚承欢在段佑天的身下,身体撕裂般的疼痛根本比不上心头的刀刀凌迟。

    段佑天身边从来不缺女人,女人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发泄的玩物罢了!只是今天身下的这个玩物倒是令他生出几分兴趣。他停下动作抬手拂过了六公主眼角渗出来的点点泪意,挑眉问道:“怎么?对本王的活儿不甚满意?”

    六公主笑得万分妩媚娇怯道:“不,妾身心头欢喜至极。”

    段佑天紫瞳中掠过一抹嘲讽,猛地一个挺身,声音却是冷了几分:“那便给本王好好享受,跟着本王绝不会让你吃亏。”

    六公主无望的闭上了眸子,脑海中却是划过了宇文胤那张万年不变的冷峻眉眼。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宇文胤的时候,是个春花烂漫的季节,十岁的她偷偷溜出了宫却不想在东司马门撞上了十二岁的宇文胤。

    少年挺拔的身影,俊美清冷的脸成了她一生的梦魇。

    她歪着头轻声问他:“你是谁?”

    他恭恭敬敬的回道:“臣……宇文胤参见公主殿下!”

    他的声音清冽若寒泉,让她心中多了一份牵念。

    宇文胤,你好样的,弃我如敝履!宇文胤,我龙月冉定会让你后悔的,我要让你付出这世上最惨痛的代价!

    凌霜!我们的战争才开刚刚开始!你给我记着!今夜的痛,有朝一日我会千倍万倍的还给你。

    六公主失踪了一夜之久,正当龙辰轩与赫连华手足无措之际,却被段佑天的一封书信乱了心神。

    二人连忙带着仆从去了风月楼,因为六公主失踪的事情谁也不好交代,故而这两人倒是很默契的三缄其口。对外便说是六公主的马车翻了,六公主受了惊吓不得不在客栈中休养几日。

    二人在小厮的带领下上了风月楼最华丽的客房,龙辰轩同赫连华刚迈步走进了客房瞬间呆了去。

    只见六公主身着一袭浓烈的红衣坐在了段佑天的怀前,媚眼如丝,饶是再迟钝的人也晓得这两人之间必有奸情。

    赫连华忙命身后的人退出外面,谁也没想到他这个和亲的皇嫂还没有到乌桓地界儿便给赫连风戴了好大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三殿下!六公主!你们这是何意?!”赫连华瞬间脸色涨得通红,愤怒之情油然而生。

    龙辰轩眉眼一沉死死盯着段佑天冷冷道:“南疆王?你好大的胆子!!”

    段佑天捏了捏六公主的下巴温柔笑道:“等我!”

    六公主晓得为了她背上的那半张龙脉图,段佑天也绝不会将她交到乌桓去,她只需要坐在一边看戏罢了。

    段佑天冲龙辰轩躬身行礼道:“殿下不必着恼!其实在下心怡六公主殿下很久了,如今听说她要去和亲一时间心痛交加不得已才将她掠到了我的帐中。昨夜洞房花烛,她已然是我段佑天的人了!”

    龙辰轩大吃一惊,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段佑天!此事事关重大,我看你难逃此咎,随我回京一趟解释清楚吧!”

    段佑天微微一笑,紫瞳中的流光微转轻轻笑道:“三殿下言重了,在下倒是很愿意回京,只是……”

    他扫了一眼龙辰轩和赫连华笑道:“二位怕是跟着要倒霉了!”

    “你!大胆!”赫连华冷冷盯视着这个传说中阴险狡诈的南疆王,心头却是有些犯怵。

    “你们一个两个说在下大胆,在下胆子还真的不怎么大,而且在下惜命的很!不过若是二位能陪在下一起回京去死,倒也不枉走这一遭了。”

    “事到如今,你还口出狂言!”龙辰轩是真的有些慌了神,凌霜陷害他,让他护送六公主和亲。若是出了什么事儿,自己断然在父皇面前没法子交代。如今太子更是得势,自己明显不比从前,稍有差错便是万劫不复。

    “二位请坐!事情总有办法解决!”段佑天命人上茶,龙辰轩和赫连华哪里有闲情逸致品茶,但是事到如今只得先坐下再说。

    段佑天侃侃而谈道:“二位!这事儿如今只能我们四个晓得!毕竟这里是我的地盘儿,强龙难压地头蛇不是吗?”

    龙辰轩顿生警惕,垂首不语。

    段佑天看向了赫连华笑道:“六公主已经是我的人了,五王爷若是带着六公主去了乌桓,被你哥哥发现她不是完璧之身。到那个时候,自然会有流言蜚语说五王爷爱慕六公主的美貌,染指了她……”

    “你血口喷人!”赫连华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将案几上的茶盏扫到了地上。

    “五王爷何必这么紧张!坐下谈!”段佑天浅浅一笑,“若是你们两个将事情闹出去,三殿下不好交差,五王爷不好回话,怎么办呢?你们二位要不要听听在下的意见?”

    龙辰轩和赫连华还真的处于这个两难的境地,谁都知道南疆王是个乱世枭雄也是个卑鄙小人,他一旦使坏他们二人还真不能把他怎么样。两人同时默不作声,只待段佑天能说个什么法子来?

    段佑天看着此二人的态度心头便有了计较缓缓道:“过几天到了乌桓与大燕朝的接壤之地娄山,地形偏僻,多出盗贼,三不管的地带。加上乌桓此次与大燕和亲背弃了之前与高车的盟约,高车的那些骑兵悍匪焉能不制造麻烦?到时候找个女子假扮六公主,最好在乱局厮杀中不幸遇难,尸体被砍的面目全非,你们说这也是太意外了些。是也不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