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章 投奔】

    394章投奔

    六公主随着三皇子打拼了这么多年,手中的东西也掌握了不少的。她美丽薄凉的眸子里微微晕染出一抹怨毒,凌霜,你想让我死怕是没那么简单。

    早在京城的时候她就已经派人与那个南疆王联络上了,她手中的东西段佑天不会不感兴趣的。

    啊!车队前面传来一声惨呼!六公主所在的马车猛地被人撞倒了去,最前面的龙辰轩和赫连华忙命人将歪倒在地上的六公主的马车扶起来,突然惊恐的发现马车里哪里有六公主的身影?

    一时间龙辰轩惊出一身冷汗,即便是赫连华也是胆战心惊至极,和亲的公主半道被人劫了,这该如何是好?

    夜色来临,边陲小镇却因为是商路要道反而比白天还要热闹几分,小镇里最华丽的风月楼此番更是酒客如织,美人如云,演绎着别样的风情。

    风月楼最华丽的房间里,一床锦绣软榻上六公主镇定而坐,蒙着眼睛的纱绢被一个身着华丽锦裳的婢女轻轻除下。

    六公主眼眸眨了眨适应了四周水晶灯罩中散发出来的夺目光芒,这真的是一间装潢得华丽至极的房间。

    十二屏的紫檀木屏风,楠木床座上雕刻着繁复的牡丹花纹,层层叠叠的纱帐全部是罕见的紫锻。房间里的每一样家具都镶嵌着灿烂夺目的宝石。

    轩阁门被缓缓推开,段佑天随即走了进来。依然是一袭华丽到极致的紫色流云纹络锦衫,腰间的玉带上镶嵌着黑宝石,黑漆漆的头发用一根镶嵌着紫色宝石的发带束在脑后。俊美万端的脸上,一双紫瞳流淌着华丽的波光,宛若万千的星河坠落。

    即便是阅人无数,见过宇文胤这样美男子的六公主还是被南疆王段佑天的风流绝尘之美震慑了去,随即缓缓回过神来。

    “六公主殿下安好?”段佑天微挑着远山一样的眉头装模作样的冲六公主行礼。

    六公主缓缓站了起来,唇角含着最得体的笑容,眼底却是苍凉的很。宇文胤抛弃了她,她便要将他的义兄段佑天紧紧抓在手中,这是她唯一存活的机会。

    “月冉给王爷请安!”六公主从软榻边站了起来,冲段佑天福了福,将高高在上的公主姿态放低到了尘埃里。

    段佑天紫瞳微微一烁,迸发出一抹星光,亲自将她扶了起来道:“在下不敢当!公主殿下言重了!”

    他说罢端坐在了正中的楠木椅子上,审视的看着六公主,眼底却是带着几分玩味。人人都说女人疯狂之下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没想到六公主还真的是个人物,居然将自己的心思紧紧抓在了手中。

    “王爷,”六公主笑得风韵万千,“王爷果然是个讲信用的大丈夫,不枉月冉将一片真心寄托在王爷的身上。”

    “呵呵呵!六公主过奖了!不过本王今日将公主弄到这里来可是冒着杀头的危险,本王是个生意人,这样杀头的买卖平白可是不愿意接受的。不过本王素来怜惜美人,对于六公主的求救,本王实在是不忍心拒绝啊!”

    六公主微微一笑看着段佑天道:“那龙脉图的部分拓印本,王爷看着可满意否?”

    段佑天一顿,突然笑了起来:“六公主莫非真的连自己的父皇也恨上了不成?龙脉图可是大燕朝的根本,若是被人动了,大燕朝的气数已尽也是指日可待的。”

    六公主脸上突然掠过一抹浓浓的哀怨冷冷道:“父皇?呵呵呵……我都被逼着和亲了,父皇眼里头哪里有我这个女儿的存在?三皇兄也是个靠不住的蠢货!倒是王爷励精图治将南疆治理得井井有条,不愧是不世而出的大英雄!大豪杰!所谓良禽择木而居,月冉愿意追随段王爷,即便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段佑天精明至极哪里肯被六公主的一两句话就蒙蔽了去,微微一笑道:“美人夸赞,在下实在是难以消受得很,不过……”

    “王爷难不成真的想要一生寄存与宇文家的羽翼之下吗?”六公主心头对与宇文胤如今也是恨上了,抱着的便是挑拨离间的姿态,“宇文家能给王爷什么呢?顶多便是南疆的安然无忧和财富?与其寄托在别人的身上不若自己成就一番霸业也是好的!龙脉之地可以成就王爷的大业!”

    段佑天缓缓摸着鼻尖,眼底的趣味越发浓厚了几分,倒是也不阻拦六公主继续说下去。

    六公主继续道:“大燕立国何曾名正言顺,大燕取代了大秦,何曾是正统?当年的南疆老王爷替大燕朝做了马前卒卖命夺了这花花江山,到头来还不是被大燕狠狠整治了一番,只留一个空头爵位。”

    段佑天紫瞳中掠过一抹寒凉,点了点头示意六公主继续说下去。

    六公主缓缓向前走了几步看着段佑天款款笑道:“龙脉是前朝大秦的藏宝之地,当年大秦气数已尽,大秦皇帝自知时日不多,也不想便宜了大燕朝的龙家一脉。将全国的珍宝,兵器,兵法,阵法,各种奇技医书具是藏在了一处秘密之所。随后将地址画成了图,一分为二,交给了自己两个年幼的皇子保存。后来大燕军队攻破了宫城,其中的一个皇子没有来得及逃掉,他身上的图被大燕朝攻城的大将擒获。另一个皇子却是逃得不见踪影,只可惜那位大燕朝老将太贪得无厌,想要将图独自吞掉,不想惹来杀之祸。”

    段佑天眉头终于蹙了起来道:“那张图我也略有耳闻如今应该是在你父皇的手中吧?”

    六公主嗤的一笑:“我父皇手中的是假的,先皇曾经将图想要传给太子,不想二十年前那场太子府惨案发生,这图按理说传给了我父皇。可惜了,太子的生母容庄妃将那张图弄了出来换了一张假的给先皇。不过……呵呵呵……容庄妃没想到她的儿子被烧成了焦炭,自己不久也被我父皇毒死了去,偏生机缘巧合,我在宫里头发现了这半张真的图……”

    “半张?”段佑天眉眼一挑。

    六公主微笑点头:“真的图只有半张,假的图才会有一张,王爷想想当年两个皇子出逃,一个被抓,一个失踪,大燕截下来的该是半张才对啊!”

    段佑天猛地看向了六公主,嗤的一笑:“六公主编故事的能力实在是精巧至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