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章求怜悯】

    393章求怜悯

    “你这丫头,没看到人家两个有话说吗,况且少主明明没什么事儿了,你为何那样吓唬凌霜?”

    “我……”叶南嘿嘿一笑,上下扫了一眼冰清玉洁的顾啸云微微一笑道,“云云,最近有没有洗澡澡?”

    “你想什么呢?还不快走!”顾啸云一阵恶寒,拉着她的手径直向前走去。这丫头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想他也是一代风雨楼的楼主,江湖上人人都要给几分薄面却被一个小丫头整天压制的死死地,实在是没面子的很。

    凌霜眼见着走不脱,只得顺着方玉坐在榻边,看着他那张虚弱的脸分外的不适应。飞扬跋扈,刁钻刻薄,鲜廉寡耻,心狠手辣的方玉她都见识过的,就是没见过这种病恹恹的方玉。

    “你身子到底怎么样?”凌霜看着方玉的气色倒不像是马上要去了的那种,但还是不放心得很。

    方玉苦笑道:“霜儿,你不要为我心痛,我若是能为你死了也是甘心的。”

    凌霜腾地一下子红了脸,忙拿起了一边小几上的杯盏:“想不想喝水,我给你倒一杯。”

    方玉桃花眸中顿时一亮,虚弱的点了点头道:“有劳了!”

    凌霜倒了一杯温水看着虚弱的方玉只得单手扶着他的颈项将他微微扶了起来,小心翼翼将水给他喂了下去。

    方玉心头早已经软成了一滩春水,顺势靠在了凌霜的肩头上,喘了口气道:“伤口痛得很,麻烦你受累了!”

    “说这些做什么?”凌霜声音微颤,真是怕他死了,自己该如何是好。

    “对了,我看看你的伤!”凌霜经历了这么多摸爬滚打自然对伤口也能辨别一二,说着放下杯盏要去剥方玉的中衣。

    “霜儿!”凌霜的探出的手却被方玉一把攥住,这要是被她看到伤口岂不是露陷儿了?

    “霜儿,”方玉眸底渗出一抹苦楚缓缓道,“我是你休弃的夫君,你这样……我……不方便得很。”

    凌霜顿时脸红的彻彻底底,是啊!自己有什么立场再看他裸露的脊背,已经休了人家,却要剥了人家的衣服,这是哪门子道理?

    “对……对不起……”凌霜猛地起身,手足无措道,“时辰不早了,我……先走了!方公子好好养伤!”

    “霜儿!”方玉有点儿恼恨自己演戏演过了头,带着几分不舍道,“霜儿,这几日你能来看看我吗?我生怕自己若是身体里的毒素突然发作……”

    “我明天便来看你,你若是需要什么药材,我替你寻了来!”凌霜忙道,心头那点儿害怕却是掩盖不了的。

    方玉知道这丫头不能逼迫的太厉害了,点了点头道:“霜儿,明儿一定记得来看我!我等着你!”

    “嗯……”凌霜顿了顿逃也似的离开。

    方玉看着她仓皇的俏丽背影唇角微微翘了起来,果然还是他的霜儿记挂着他,心头越发宽慰了几分。

    “来人!叫顾啸云来一下!”方玉缓缓起身仰靠在迎枕上,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

    顾啸云疾步走了进来鄙夷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少主,随即躬身而立,也不知道又是想起了哪一出。

    “少主?”

    “顾啸云你安排血影门中那些绝对效忠我的人轮班守在凌霜的身边,不得有误!”方玉淡淡说道。

    “少主,宗主若是晓得……”顾啸云大吃一惊,方玉莫不是想同宗主分裂不成?

    方玉淬利的桃花眸猛地转过来死死盯着顾啸云缓缓问道:“顾啸云,你是个聪明人!我只问你一句话,即便是我父亲打下了江山,夺得了帝位,可是你不要忘记了他目前只我这一个儿子,将来继承大统的也只有我。若是现如今得罪了我,将来我定会一个个收拾回去。”

    顾啸云额头出了一层冷汗,方玉的手段他是晓得的。

    方玉嗤的一笑:“纵然我父亲觉得我这个儿子不孝顺,但是即便他如今再怎么生儿子,你说一个小奶娃娃如何能与我争?你就将我的话原原本本给他们传下去,听我话的人自然以后会重用,若是执迷不悟……”

    方玉顿了顿,唇角微冷道:“这世界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你晓得?”

    顾啸云忍了忍道:“属下誓死追随少主!”

    “乖!”方玉微微笑了笑,“顾啸云你今年也二十了吧?改天去凌府求个亲吧!叶南如今已经是凌府公认的二小姐了,凌霜也认了这个义妹,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最好尽快办理一下。我不介意你入赘凌家,这件事情我会亲自登门去凌府商谈。若是你入赘了凌家,咱们自然与凌家是亲戚了,以后少不得走动往来。呵呵呵!顾啸云你像我亲弟弟一样,我绝不会亏待你!”

    顾啸云暗自呕了几口血,方玉啊方玉你真不是个东西!为了追求凌霜居然让老子入赘,还有没有天理?!天理二字尚存否?呜呜呜……

    “好了,去吧!明儿个将后院子的池子假山拾掇干净了,霜儿要来看我,我想在那边的亭子里与她抚个琴什么的,麻烦你安排一下!”

    “是!少主!”顾啸云咬着牙缓缓退了出去,生怕自己憋不住一刀砍死这个混账!

    此后的时日里,方玉终于如愿以偿,将每一天的日子都当做了一生来过。凌霜看着他脸色渐渐红润,本来要走,可是每一次这货都晕倒在她怀里是几个意思?她也不知道方玉到底是怎么了?别别扭扭之间,两人似乎忘记了之前的那些不愉快,带着几分重温旧日美好时光的温馨。

    六公主却没有凌霜这样的好命可以安稳过日子,华丽的乌桓马车就是一座牢笼,再走十天的光景便要到乌桓的边境。越是如此,她的心越是沉到了谷底。

    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一向自己帮衬着的三哥居然也薄情寡义至此,丝毫没有让她脱离苦海的打算,巴巴的将妹子要送到赫连风的刀下。

    她轻轻掀起了车帘的一角,车队已经停了下来,这是一座热闹的小镇。六公主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唇角微微一翘,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座小镇可是那个南疆王经营的通商要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