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章残忍的秘密】

    387章残忍的秘密

    “六公主,你和宇文胤的破事儿还真不是老子的错,不过看在你像条疯狗一样乱咬人的份儿上,我告诉你个秘密。年初你与宇文胤刚定亲后便传出宇文胤克妻的名声,还有六公主你身子酸软重病一场,你母妃这才恳求皇上和太后退了你与宇文胤的亲事。很不幸……那个谣言是宇文胤亲自传出去的,至于你的病……”

    “不……不……”六公主眼眸瞪大了几分,想要抓住凌霜的手臂问个清楚却被凌霜厌恶的一掌推开。

    “六公主,对于权倾天下的宇文长公子来说,给他厌恶的女人在宫里头下个药实在是太寻常不过了!呵呵呵……六公主……你好好受着吧!”

    “不!不!!”六公主一贯的优雅从容终于化作了滔天的悲鸣。

    “来人!”凌霜直起身来虽然恭敬如斯,眼底的冷默却是挥之不去。

    “凌将军有何吩咐?”外面守着的宫人们纷纷涌了进来。

    “照顾好公主殿下,若是明早的和亲出了什么差错,你们的项上人头本将军可保不了!”

    “是!”那些宫人们忙七手八脚将几乎崩溃的六公主抬上了软榻,人人都怕死自然不敢出什么差错,几个人还用缎带将六公主绑了起来,免得六公主想不开了连累她们跟着损命。

    凌霜满意的看了一眼丝毫不能动弹的六公主缓缓退出了寝宫,刚一转身凤眸中的哀伤却是铺天盖地而来。明晃晃的宫灯中散发着耀眼夺目的光泽,宛若阿雅那张红扑扑的小脸。

    凌霜一个踉跄扶住了宫墙,将心头的痛狠狠压制了下去。

    阿雅!对不起!凌霜欠了你太多,来世再还你!希望你在天之灵能安息,投个好胎,下辈子不要生在帝王之家,找到一个真心喜欢你的人,一生一世一双人。

    回到正殿后,凌霜向承平帝回禀已经将六公主安全送回到了寝宫,承平帝亲自御赐了一杯酒给她。

    凌霜跪下接过金杯仰头饮下,心头却是冷笑,果真最是无情帝皇家。女儿算计老子,老子利用女儿,谁也不管谁的生死。

    “谢皇上!”凌霜起身将金杯送回到了一边内侍的手中,随即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因为这一次凌霜与方玉和宇文胤三人立功,座位安排自然同方玉在同一处,只不过宇文胤到底还是不得不坐回到了父亲宇文擎宇的身边。刚才凌霜走进殿门的时候,方玉便发现她的脸色不好,如今看着凌霜又拿起了一杯酒要灌下去随即不动声色的挡了下来道:“喝多了伤身子!别喝了!不若找个由头离开!”

    凌霜一愣转过脸看着方玉,撞上了他眸子里最深邃的关切,心头一痛。爱了这么久的人尚且骗她,何况世人无情呢!

    “多谢方公子提醒!”凌霜也晓得自己酒品不怎么样,这可是皇家宴会,不要太丢人了去,免得闯了什么祸患。

    “我送你!”方玉也不由凌霜推脱,径直起身随着她出了正殿。一边的宇文胤看着方玉和凌霜的脸色不对,刚要起身跟出去查看却被宇文擎宇低声呵斥道:“坐下!”

    宇文胤身子一顿,却从父亲的眼底觉察出了一丝异样之色。这样的神情他身为儿子最熟悉不过了,但凡父亲要杀了一个人或者要下定决心做某一件事情这样像蛇一样的眼神便会下意识的晕染出来。

    “父亲!”宇文胤心头一惊,他晓得父亲会对凌霜动手但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措手不及,不禁带着几分哀求之色。

    “胤儿!我对你太失望了!”宇文擎宇眉头狠狠蹙了起来,眼底的鄙夷让宇文胤心头刺痛。曾几何时,他居然成了令父亲蒙羞的家族败类?可是心头的那个女子的身影早已经深深刻了进去,如何才能抹去?

    一边是家族和父亲的期盼,另一边是自己再也忘不掉的女子,宇文胤只觉得嘴巴里泛起阵阵苦涩,他到底还怎么办?不过方玉既然跟了出去,想必没什么事情吧?

    正殿后面的花廊中,方玉将有些跌跌撞撞的凌霜一把扶住,“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没什么,”凌霜好久没有同他这般亲密无间下意识将他手臂挡开,腰间却是一紧整个人被方玉箍住。

    “喂!”凌霜酒意醒了大半儿。

    “这几天你注意着些,”方玉边将她箍着疾步往前走边压低了声音道,“人有时候太得意了不是个好现象。霜儿,树大招风!若是你的那些亲卫军们从乌桓回来后,还是多派几个人护着你我比较放心些。”

    方玉的气息吐在她耳边,让凌霜不禁脸上火辣辣的热,但是敏锐的感觉到了四周那些危险的因素。她不知道为何,下意识的还是仰仗着身边这个人,那种方玉带来的安全感就像浸润到了灵魂中一样。

    守在东司马门外面的林子妍一看方玉扶着凌霜出了宫,眼底掠过一抹惊喜,难不成姑爷和大小姐和好了?她最近又不是看不到大小姐的悲伤,大小姐其实也不习惯方玉的离开。虽然白天装出了坚强的模样,夜深人静的时候,只有近身伺候的她才看得到大小姐眼底的那抹落寞。

    “大小姐!方公子!”林子妍忙迎了过去。

    “妍儿,准备一辆马车,我随你们回府!”方玉眉头间的严肃不是装出来的。

    林子妍人精似地那里看不出来问题,凌霜凤眸微微向四周扫了过去。已经是深夜,街上几乎人迹罕至,黑漆漆的街道小巷宛若夜色中随时会出没的怪兽。

    她猛地转身看着方玉,这个时机选的太好了。凌家所有最能打的亲卫军现下都在从乌桓回来的路上,今夜是庆功夜即便是凌霜也有些放松了警惕。这样的暗夜中,酒酣,人醉,凌将军不小心醉酒磕磕碰碰,英年早逝……

    凌霜下意识的想要挣脱方玉的手臂,如果这是宇文家布下来的局,那么方玉的立场是什么?

    方玉心头一痛,到这个时候了,这丫头还怀疑自己,她知不知道今夜布局的人可是自己亲亲儿的父亲龙煜天?】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