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章你的短剑丢了】

    383章你的短剑丢了

    “别烫着!”方玉小心翼翼将番薯上烤焦的部分除去,轻轻剥开了最外面一层的泥皮,随手大大咧咧撕下了自己华贵的衣角衬着番薯送到了凌霜的跟前。眼角带着几分热烈,还有小孩子般的讨好眼神。

    凌霜一愣,心头狠狠被撩拨了一下,忙咳嗽了一声尴尬的接了过来。

    “谢谢!”她咬了一口甜进了心里,“你……也吃吧!小心一会儿凉了去!”

    方玉眼底顿时掠过一抹亮光,今儿实在是个交心的好时机,下意识的又向凌霜的方向挪了挪屁股。

    不远处暗影中矗立的挺拔身影却是越来越僵硬了几分,宇文胤身后的几十个虎贲营的精锐看着自家明显灰暗的长公子一个个心头竟然有些酸楚。

    不知道是从谁那儿开始,一把凌霜佩戴的短剑在这些粗犷汉子们的手掌中缓缓传了过来,最终传到了余庆的手中。

    余庆终于鼓足了勇气用凌霜短剑的剑柄小心翼翼捅了捅宇文胤,宇文胤心情不好转过脸视线冰冷至极。

    “做什么?”

    余庆一个哆嗦,长公子的视线实在是杀伤力太强了,不禁有些口吃道:“长……长公子……这是凌将军的短剑……被兄弟们从营帐中……偷……额……捡来的,长公子要不要还给凌将军?”

    宇文胤一愣,随即眉头微微挑了起来,顿了顿还是接过了短剑瞪了余庆一眼道:“完了收拾你们!”

    “是!”余庆忙垂首躬身而立。

    方玉看着火光中凌霜那张红扑扑的小脸,酝酿在心头已久的套近乎的话即将蓬勃而发。

    “凌霜,我想和你谈谈……之前的那些事情……”

    “真巧!在这里遇到了凌将军?”宇文胤故作惊讶的坐在了凌霜的右手边,与方玉一左一右分外对称。

    方玉的话生生被憋了回去,凌霜瞪大了凤眸看着宇文胤,尼玛!这么大一堆火,你居然说是巧遇?

    她警惕的看着宇文胤,纯属下意识的感觉。

    宇文胤将短剑双手奉上挤出一抹难得不自然的笑意道:“刚才巡逻的时候,不小心捡到了一柄短剑,看着眼熟,不知道是不是你的?”

    凌霜一看忙接了过来道:“谢谢,正是在下的,”她心头一阵狐疑,这短剑不是被她挂在了营帐里的吗?

    “呵!在吃烤番薯啊?”宇文胤没话找话,变戏法似的拿出两个从庄稼地里顺来的玉米丢进了火中。

    “以前在漠北的时候经常烤着吃这种东西,倒也香甜得很!”宇文胤边没话找话讲他在漠北的琐碎事情,随即将烤好的玉米熟练地用匕首插了起来。

    凌霜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得了话痨病的宇文胤变戏法似地从怀中拿出了孜然和盐巴,细心地一层层洒在了玉米上。俊挺的眉眼在火光中因为专注甚至越发的诱人几分。

    “好了!尝尝看!”宇文胤将匕首挑着玉米送到了凌霜的面前,吃货凌霜注定难逃诱惑右手接了过来,左手的半只番薯却被宇文胤拿下扔进了火堆里。

    “这个凉了不好吃!”

    方玉的桃花眸中已然血红一片,狠狠盯视着半道杀出来的宇文胤,很得不将他咬死。

    宇文胤拿起另一只玉米慢慢吃着,猛然想起什么似地看着方玉道:“对不住了表弟,只有两个玉米,你要不再去地里面摘了来?”

    方玉呲着牙冷冷笑道:“表哥想多了,我不喜欢玉米!我就喜欢呆在这烤番薯!”

    凌霜只觉得如坐针毡,硬着头皮在方玉凌迟般的视线中啃了几口玉米,别说,真的挺好吃。可是怎么有点儿心虚?方玉那哀怨的小眼神是几个意思?

    宇文胤突然转过脸看着凌霜,神情倒是严肃了几分,随意的将木柴加了几根在火堆里道:“凌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凌霜身子一抖讪讪笑道:“长公子太客气了,想问什么?”

    宇文胤认真的看着凌霜道:“我想问的是,你对父债子还这个问题怎么看?”

    凌霜猛地呛了一下:“什……什么意思?”

    宇文胤叹了口气道:“这不光是我的疑问,同样某些人也很关心?你说……父辈的仇恨有没有必要延续到儿子这一辈?”

    凌霜顿时跳了起来,这个学术问题已经超出她能回答的范围,忙拍了拍身上的土边退边道:“天色晚了,明天还有正事儿要做!你们……你们聊……”

    看着凌霜飞也似地逃离,方玉冷冷笑道:“自己的父亲杀了人家的父亲,你这个做儿子的还想一笔勾销?想得美!”

    宇文胤脸上掠过一抹苦楚随即淡然看向了方玉道:“五十步笑百步,若没有你父亲的默许,当年回风谷诛杀凌将军父子并屠杀十万凌家军的惨剧又怎么会发生?她若真的能抛弃这个喜欢上你,我为何不能喜欢她?我与你在她面前是同样的宇文家的恶棍!不,你比我更让她反感,我虽然可恶最起码没有腆着脸骗了人家姑娘整整一年的时间,这一点我比你光明正大!”

    “宇文胤!”方玉额头的青筋暴起。

    “怎么?戳中羞处了?”宇文胤冷笑。

    “啊!老子宰了你!”方玉彻底气疯了,猛地将宇文胤扑倒在地一拳闷了过去,却被宇文胤反手一拳砸中了眼睛。

    四周巡逻的士兵登时吓得魂飞魄散,这两人至于这么大仇恨吗?简直往死里打啊!

    第二天一早,村落民房中大燕朝的三个使节具是神色有些不对劲儿。凌霜一夜失眠翻来覆去都是方玉那张妖冶的脸,以至于今早的眼睛有些肿,眼圈有些黑。

    宇文胤和方玉倒是夸张的厉害,一个是左眼,一个是右眼,具是黑漆漆的一块儿带着乌青。

    凌霜也顾不上这别扭的两人,点着门外不远处渐渐走过来的一个身着乌桓贵族服侍的青年男子压低了声音道:“这家伙有点儿来头,是赫连风的五弟赫连华,也是赫连风最信得过的人。”

    赫连华缓缓步入了房间冲凌霜等人微微抱拳,倒也是个知礼的人。凌霜知道此人素来喜欢汉族文化,是只难对付的狐狸,不过她的手中有的可是绝对使得上的硬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