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章 二大还是六大】

    382章二大还是六大

    第二天在距离陈州城外十里地左右的一个小村落中,乌桓与大燕的使节正式见面。一间还算宽敞一点儿的民房尚且收拾出一个能看得过去的模样,民房外面的破落院子却是层层叠叠围着双方的劲装武士。

    屋子正中放着一张还算周正的掉了漆的八仙桌,凌霜等人刚刚在桌子边坐下,门便被打开缓缓走进来一个身着乌桓二品官员服饰的中年男子。

    宽口方脸,带着漠西民族特有的粗犷特征,但是一双精明的三角眼却是闪烁着令人琢磨不透的光芒。

    方玉暗道不是个好应对的家伙,凌霜却是另有打算,昨天姹紫的消息表明自己的特种小分队已经成功的进入了乌桓王都,只要自己在谈判桌子上拖延一些时日,便能得到她想要的结果。

    只是怎么能拖延下去呢?凌霜猛然抬起凤眸凌冽的视线直接逼了过去,对面的乌桓副相木骨顷被凌霜的视线一扫,不禁心头打了个哆嗦。暗自诧异,这女子果然有着令人不可小视的气魄。

    凌霜唇角微翘看着他道:“尊使是几品官?”

    木骨顷一愣,这个有关系吗?

    “凌将军,我们还是不要浪费时间,先谈谈我王提出来的那些条件吧!我王实在是没有耐心等候下去!你们要知道,陈州距离京城对于我们乌桓的骑兵来说,没有太远的距离。呵呵呵……”

    “你是几品官?”凌霜似乎与木骨顷并不在一个节点上,但是神情却是专注的要命。

    木骨顷冷冷笑看着凌霜,在乌桓本土男人本来就瞧不起女人,他很明显将凌霜的这种反复提问看成是紧张的表现。木骨顷在举手投足之间更是嚣张了几分,不禁暗笑凌霜这个女人也是个不中用的花朵罢了。

    “哼!本官二品官职!”木骨顷的鼻子几乎朝着天。

    凌霜转过头问眉头紧蹙的宇文胤道:“宇文将军,请问您是几品?”

    宇文胤在京城的时候早就被凌霜的无厘头抹掉了好奇,知道这丫头这样问定然有她的道理,淡淡道:“本将军正一品骠骑大将军!”

    凌霜忙掉过头问方玉道:“方大人几品?”

    方玉嗤的一笑道:“本官从三品文官!”

    凌霜点着自己的胸脯冷冷看着木骨顷道:“老子是正二品辅国大将军!你大爷的!你一个破二品就想同我们几个坐在一起谈判,你脑子进水了不成?还是你家王脑子进水了?我们一二三加起来就是六了,你是二懂不懂?二大还是六大?你个衰货!滚回去!让赫连风换人来!”

    凌霜一声吼突然发飙,一脚将八仙桌子踹开猛地将毫无防备大惊失色的木骨顷扑倒摁在地上举起拳头砸了下去。

    这一招连宇文胤和方玉也没有预料到,可是看着那个身高马大的乌桓国使者在凌霜的压迫下几乎没有丝毫的反手之力,倒也放心了不少。

    “凌霜!啊!你敢打我!嗷!”

    “我打的就是你!”

    “凌霜!你不讲信用!”

    “我呸!两国相交不斩来使,可是没说不打来使!”凌霜的拳头狠狠挥了下去,那木骨顷如今哪里敢惹她,忙起身要跑。此时门外乌桓的武士已经涌到门前,凌霜一把将爬到门边的木骨顷拉了回来冲方玉和宇文胤道:“关门!放宇文胤!”

    宇文胤一愣咬了咬后槽牙忍了下来,拔出腰间的赤练剑守着门口大有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方玉忙过去劝解道:“凌将军莫要生气!木古大人只是倾慕将军已久偷了将军的随身玉佩而已,千万不要闹出人命啊!”

    他边说边将凌霜的玉佩解下来塞进了木骨顷的怀中,然后狠狠一脚踩在了他的手臂上。凌霜暗自为方玉的借口点了个赞,一拳将木骨顷砸晕了去。

    此时乌桓那边的官员已经急速赶了过来,却看到这样血腥的场景,刚要责问几句。

    方玉挺身而出道:“听闻贵国虽然是蛮荒之地,文明上没有开化,可是居然在谈判的时候做出这等调戏我方使者的龌龊事情来,实在是令人不齿!我方今日不便再谈!明日派个贵方能主持大局的人来!”

    “这这……”乌桓官员看着木骨顷怀中无意间掉出来的玉佩,很明显是中原之物。一想想对方断然不会做出这等殴打使节的事情来,莫非木骨顷真的有不当之举?

    他忙命人将出气无多的木骨顷抬了出去看着凌霜等人道:“今儿的事情,在下定会禀报我家大王,明日再说!”

    “请便!”凌霜铁青着脸送客,自己也随后同方玉和宇文胤回到了营地。

    宇文胤是个人精,用不着凌霜提醒便传令他的护卫军虎贲营加强营地的防守,今儿乌桓吃了亏,定然会有所动作。

    果然夜半时分,乌桓夜袭却被早有防备的宇文家护卫军狠狠收拾了一顿。赫连风倒也不敢将事态闹大了去,只得鸣金收兵,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

    只有凌霜晓得赫连风此时一定坐不住了,姹紫等人在乌桓的猎虎行动早已经拉开了序幕,以后少不得有他手忙脚乱的时候。

    只是被乌桓这么一闹,凌霜倒是睡不着了,独自坐在了山坡上看月亮,顺道想想如何才能将六公主扔到乌桓同时还不至于伤了大燕朝承平帝的门面。

    “想什么呢?”凌霜身边突然荡过一抹微风,方玉掀起袍角坐在了凌霜的身边,手中却是提着一只布包。

    凌霜唇角撇了撇,心头虽然恨他可是这种情状下却又没有丝毫的恨意,只是沉默是金。

    方玉试探着向凌霜身边挪了挪,见她没有反感的意思,心头松了口气。追女孩子势必要用心,细心,耐心还要有一颗察言观色的玲珑之心。

    “凌霜,我给你烤番薯吃!”方玉桃花眸中满是讨好之色。

    凌霜心头别扭倒也被勾起了馋虫,之前她很喜欢吃方玉烤的番薯,随即默认了方玉的讨好。

    方玉越发的欢声起来,生火,翻烤,一连串的动作几乎带着行云流水般的气势。凌霜熟练地将烤的差不多的番薯翻了一个出来刚要拿起来却被方玉抢在手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