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章 谈判】

    380章谈判

    方玉看着宇文胤越来越黑的脸索性在一边看笑话,这可是他自找的。

    凌霜哭着趴在怡红院的大门口嚎哭道:“放老子进去!呜呜呜……对面的姑娘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不要对我不理不睬,其实我……咯……很可爱……啦啦啦……”

    “凌霜!闹够了吗?”宇文胤忙将她从大门边上扒了下来。

    “宇文胤!哎!我的妻!啊!你把我比做人才难罗嗬嗬,我把你比牛郎不差毫分……”凌霜突然抱着宇文胤那张万年冰山脸狠狠在额头上亲了一口,拉着已经僵化了的宇文胤在毓秀河边最热闹的街面上边唱边扭起了东北大秧歌。

    小混蛋!方玉眼都急红了!她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儿……亲了宇文胤那厮!方玉一时间气闷至极,垂首在地上寻找能揍人的称手家伙什儿,却发现早已经陷入崩溃的宇文胤一掌砍在了扭得正欢声的凌霜脖子上。

    凌霜惊天动地的个人演唱会终于告一段落,宇文胤黑着脸将她扛在肩膀上却被方玉抢了过去,一掌将他拍开。

    “你这样扛着她,她不舒服!我送她回去!”方玉气的浑身哆嗦却还是将凌霜照顾得细致入微。

    浑身哆嗦的不止他一个,宇文胤几乎是在颤抖冷冷道:“方玉,有一句话你说对了,就不能让这个该死的女人喝醉了!”

    他宇文长公子在京城树立起来的一切光辉形象,在这一夜之间全被凌霜毁了,毁得连渣都不剩。但是他更感到悲凉,方玉将凌霜背在背上的动作娴熟到让他发狂,看着渐渐隐没在月色中的那两个人,即便是自己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真的是很契合的一对儿。

    方玉将凌霜背在背上,背上软软的身子让他嫉恨如狂的心思渐渐平息了不少,随即唇角露出一抹苦笑。

    “小混蛋,下回再敢随便亲别的男人,老子一定宰了你!”

    方玉嘴巴里的狠话却化成最温柔的呢喃,也不愿意将她交给随之而来的林子妍等人,亲自将她背回了凌府门口。

    林子妍为难道:“方公子,我扶着小姐吧!”

    方玉紧紧箍着凌霜,实在有些不舍喃喃道:“一会儿沐浴的时候水温高一些免得着凉,她喜欢熏茉莉花香,准备甜茶醒酒,记得给她擦身子……头发记得擦干了,免得病了……还有……”

    “方公子,”林子妍听着有些不忍,“一会儿西侧门给公子留着,不过公子不能待太长时间……”

    方玉眼底划过一抹惊喜:“多谢林姑娘!”

    夜色更深了几分,方玉从西侧门进了松林堂的内阁,看着凌霜已经被收拾好躺在了软榻上才安心了些。

    乳白色的月色将凌霜的小脸映照出一抹淡淡光晕,方玉心头一软俯身在她光洁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一如往常一样放下了纱帐,看了一眼这个他今生都割舍不下的人儿才缓缓离去。

    凌霜就是他方玉命中的克星,是他穷极一生追不到的一个梦境,但是他会一直追逐下去。

    第二天一早,凌霜揉着微痛的眉心蹙起眉头看着透过纱帐钻进来的阳光,突然心头一抖忙掀开纱帐冲正端着水盆进来伺候她梳洗的林子妍问道:“妍儿,是你昨晚将我接回来的吗?”

    林子妍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道:“不是奴婢,是方公子将大小姐背回来的!”

    “啊?”凌霜只觉得头痛更加厉害了些,该死的酒瘾还有自己该死的酒品。

    林子妍忍了忍到底还是没敢将她昨夜非礼宇文胤的事儿说出来,不过很快凌霜自己便晓得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她刚刚穿好衣裳便被松鹤堂的柳青喊了过去,这一次柳青也不敢闲话什么,昨夜的事情已经在京城传遍了,老夫人此番差点儿气的晕过去。

    “大小姐,老夫人请你去一趟松鹤堂!”

    凌霜战战兢兢问道:“我昨夜没犯什么事儿吧?”

    “大小姐去了便知道了,”柳青吞吞吐吐。

    “妍儿?”凌霜转过身看着林子妍。

    林子妍咳嗽了一声忙道:“前院二爷让奴婢过去对对这个月内宅的账目,奴婢告辞了!”

    “喂!溜那么快干嘛?”凌霜又将视线投向了四周的小丫头,瞬间散了一个干净。她暗自诧异,莫非昨夜真的做了什么事情?怎么一个个像是见了鬼似地看着自己?

    凌霜到了松鹤堂刚迈步走进内堂便被凌老夫人呵斥道:“给我跪在门口!”

    凌霜唇角动了动:“祖母,我……”

    “来人!军棍伺候!”凌老夫人觉得自己的儿子怎么会生下这么个小混账东西来?

    “祖母!不要打脸啊!明天还要去陈州办皇差,孙女儿的脸代表的可是大燕朝啊!”凌霜一听祖母来势凶猛忙捂着脑袋告饶。

    “祖母,也不要打屁股好不好?走起路来一瘸一拐之间,丢的是大燕朝的脸!”凌霜前两次被打怕了,如今倒是带着几分无赖,总之祖母是心疼自己的,不会真的动手打。

    凌老夫人气的闭上了眸子一字一顿道:“罢了!你如今是辅国大将军,我一个老婆子管不了你,你好自为之吧!”

    凌霜猛地站了起来,凌老夫人的话语满是浓浓的失望,这在以前绝不会出现,她不知道自家祖母到底是怎么了?

    “祖母!”

    “大小姐!老夫人睡下了!”柳青生怕这祖孙两闹得不愉快忙压低了声音道,“大小姐,此番老夫人正在气头上,大小姐且出去避避,等老夫人气消了再来。’

    凌霜顿了顿只得退了出来,刚到前院便被二哥叫了去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凌霜这才晓得自己昨晚荒唐到了何种程度。

    她居然当众亲了宇文家的长公子,还拉着宇文胤在怡红院门外扭起了东北大秧歌,这不是她做的吧?

    宇文胤昨儿被凌霜轻薄了后,练了一夜的功夫才平息了心头的那点儿小触动。只是令他稍稍意外的是,父亲将他骂了一顿之后倒也没有太多的责罚,只是吩咐他这一次不要上了凌霜的当好好将陈州的差事办妥当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