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章 玩儿的就是嘴皮】

    376章玩儿的就是嘴皮

    第二天一早寅时,凌霜就不得不起来了。抱着昏昏欲睡的脑袋哀叹古代的工作制实在是太过残酷,外面的天色还没有亮,就将人逼着起来上朝。

    林子妍早早替凌霜将一身崭新的武将朝服换上,将凌霜头顶上束发的紫金冠细细整理好了,替她披上红锦百花袍,在腰间系上了玲珑狮蛮带,只差一柄方天画戟。

    “我说……”凌霜咽了口唾沫,“能不打扮的这么夸张吗?”

    林子妍抿了抿唇笑道:“大小姐将就着吧!织造局的那些人从来没有给女将军做过上朝穿的武将朝服,这也是连夜赶工刚刚送过来的。哎!到底不太合身,还是大了一些,今儿大小姐先去上朝,下了朝后奴婢给大小姐再改一改。若是姹紫在就好了,奴婢的绣工怕是比不上姹紫的。”

    “妍儿,姹紫她们有没有消息?”凌霜当务之急便是要确定这件事情,以后的路才好慢慢走。

    林子妍摇了摇头道:“昨儿说是已经到了西北边城马上要进乌桓地界儿了,至从那以后再没有消息了。”

    凌霜扶了扶有些大一号的腰带沉吟道:“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走!今儿大小姐给他们上一堂政治教育课!”

    林子妍茫然的看着自家大小姐,自家大小姐总是能从嘴巴里蹦出一些生僻字眼儿来,不过听得倒是蛮有趣的。

    五更天,天色刚刚麻麻亮,凌霜随在了宇文胤身后这一武将行列缓缓走进了崇明殿。刚走了几步便觉得一道别样的视线将自己紧紧罩住,她警觉地别过头看去,却是方玉那张欠扁的脸。

    凌霜唇角扯了扯,扶了扶腰带大大咧咧仰头向前走去,丝毫不在意四周诧异,惊奇,别样的视线。

    金銮殿上,随着司礼太监一声婉转的唱喏,身着龙袍的承平帝缓缓走了进来坐在了八宝龙座上,视线却是扫向了宇文胤身后穿着宽松朝服的凌霜。这丫头病了这么许久果然脸色不甚好看,还是尽早命太医院的人给她调理一下身子,最起码与乌桓蛮子拼杀的时候不至于被挑下马去。

    “各位爱卿,乌桓蛮子的和亲条件想必你们也知晓了,可有什么应对的法子?”承平帝的视线扫向了主战派的龙辰轩和李尚书等人。

    龙辰轩却是垂首不语,之前凌霜没有醒过来的时候,他尚且可以借此机会将兵权握在手中。如今凌霜醒过来了,征讨乌桓的重任自然是凌霜的,凌霜又是太子的人,他才没那么傻给别人作嫁衣裳。

    “李尚书!你有何妙解?”承平帝早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对乌桓用兵了,之前还忌惮宇文家的势力壮大一事,如今凌霜已经醒来又是曾经重创乌桓的名将,将大燕朝的军队交给她名正言顺。

    只是自己不好将这层显然刻意维护太子党的意思说出来,当然要逼着之前嚷嚷着主战最凶的李尚书来说这个话。

    李尚书之前叫嚷的太凶悍了一些,如今骑虎难下不得不硬着头皮坚持道:“臣认为乌桓蛮子的条件实在太过苛刻,定要打压他们的气焰。”

    承平帝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李爱卿所言极是!”

    “臣还有事启奏!”李尚书缓缓道。

    “爱卿且说来听听!”

    “臣认为既然要战,这主将人选应该好好斟酌一番的,若是主将无能只怕引来祸患啊!”

    承平帝眉头一蹙,这老家伙的意思他哪里听不出来,无非就是主将人选选宇文胤为好。

    他随即看向了凌霜道:“凌将军如今大病初愈,不知道凌将军有没有听闻乌桓之事?”

    承平帝直接点名让凌霜站出来,其余的人更是露出诧异之色,看来皇上是铁了心的要让凌霜担当这个重任了。

    凌霜倒是一愣,承平帝这老小子看来是真的急疯了去。这么重要的事情不是先让老家伙们畅所欲言之后才轮到小辈们说话吗?

    她忙站了出来,不合身的衣裳随着她的走动发出华丽的稀里哗啦的声音,引得一些人微微一笑。

    看着凌霜扶着宽大的腰带走了出来,承平帝眉头蹙了起来,织造局的那帮家伙们该死。将他的一员猛将生生变成了耍宝的小丑,一会儿拉出去砍了。

    “臣觉得乌桓蛮子实在该死!乌桓竖子赫连风,夺我城池,杀我百姓,要挟我大燕圣君,敲诈勒索,无所不及,居然还想做我大燕的女婿,想娶我大燕朝最美丽的六公主为妻,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老子恨不得扒其皮!拆其骨!像他这种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半死不活浪费粮食的混账王八蛋人渣阿飞……咳咳咳……”凌霜激愤的唾沫横飞,一口气差点儿喘不上来,猛地咳嗽了起来。

    这一席话瞬间惊呆了所有的人,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一个女孩儿家说话怎么这么粗鄙不堪?

    礼部尚书气的胡子发抖点着凌霜道:“荒唐!身为臣子说话如此粗鄙!简直有辱圣听!”

    “白胡子老头儿!难不成你认为我说的有错?”凌霜抑制住了咳嗽,灰白的脸色泛着一抹红晕盯视着礼部尚书冷冷笑道,“莫非陈大人觉得赫连风不是个人渣?陈大人觉得敌人不是个人渣,究竟是几个意思?赫连风给了你什么好处?!”

    “我……凌将军休得血口喷人!”陈尚书是李尚书李崇义推举上来的人,谁知刚出头便被凌霜闷死了去。

    “皇上!皇上替臣做主啊!”陈尚书忙转身冲承平帝跪了下来。

    “凌将军,依着你的意思该如何是好?”承平帝丝毫不理会陈尚书的委屈,老家伙也太不识时务,如今是勾心斗角的时刻吗?朝堂中的朋党之争,承平帝早有耳闻,只是不愿理会罢了。

    凌霜掀起袍角冲承平帝跪了下来道:“皇上,臣自请带领我大燕朝精锐即刻发兵乌桓,将赫连风的老巢端了,一血如今乌桓带给我大燕的耻辱!”

    凌霜虽然病着,但是声音铿锵有力,承平帝着实被感动了一把,恨不得马上从龙椅上起身将她亲自扶起来,以示嘉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