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章残肆】

    370章残肆

    “你们两个是不是皮痒了?”宇文胤声音清冷,这两个小混蛋的对话他哪里听不出来?

    “大哥!没事的!我和二哥说,一会儿见着爹要不要商议着该给大哥和四弟娶亲了,”宇文效话刚出口便被宇文胤一记马鞭狠狠抽上了屁股。

    “大哥!你干嘛打人啊?!”宇文效尽管屁股很疼却也不敢触怒了生气的大哥忙骑着马逃走了。

    宇文御提着一篮子糕饼却是漫无目的向前走了许久,四周都是京都百姓诧异的眼神。宇文家的这位四公子明显不正常得很,显得郁郁寡欢甚至有些颓丧的味道。

    一群沿街乞讨的叫花子看到宇文御阴沉的脸倒也不敢上前寻晦气一个个远远退避三舍,宇文御心头憋着一股火,眼见着连叫花子都躲着他越发的恼恨了几分。

    “你们过来!”宇文御唇角的残肆令人不寒而栗,若是认为宇文御像他所表现的那样温文尔雅,就实在是大错特错了。整个宇文家族中都有一种嗜血的残忍,只不过将这份残忍表达得淋漓尽致的并不是威风八面的长公子,而是这位表面上看起来人蓄无害的宇文家四公子。

    那些叫花子显然也是经历过江湖的,分明从宇文御的身上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残虐之气,忙要向后退避却不想为首的一个老乞丐被宇文御一掌抓了过来。咽喉处瞬间被宇文御的手指穿透了两个血窟窿,惊呼声还没有来得及喊出来整个人已经气绝身亡。

    其他的乞丐倒是不敢再逃了,纷纷跪下来求饶。此番斜阳西下,这一处又是僻静地方,四周越发的萧杀了几分。

    “来!爷请你们吃甜酥饼!”宇文御唇角微翘,眼底的寒意却是越发深了几分,将篮子里的甜酥饼散在了地上。

    “过来!学几声狗叫!爬过来舔着吃!嗯?”宇文御笑得云淡风轻。

    那些乞丐哆嗦着跪在地上也不敢用手拿,只是像狗一样咬着地上的酥饼,只希望不要得罪了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宇文御满意的微微一笑,心头因为姹紫而起的暴虐之气稍稍缓了几分,转身冲身后的护卫道:“将那具尸首处理了!”

    “是!四爷!”

    夜幕降临,宇文御坐在花船中再一次恢复了之前的风流倜傥,被姹紫划破的锦袍已然换了簇新的一身。

    曲终酒酣,他将那些大商贾们安顿在另外的花船中寻乐子,自己却是坐在更大的花船中独自喝闷酒。

    他微微敞开了的衣襟被两个打扮妖娆的美人轻轻拽住,一个身穿翠色衣衫的美人扫了一眼宇文御手边放着的金银珠宝,秀丽的眉眼中闪过一抹贪婪。

    “四爷,奴家再敬四爷一杯!”美人温侬软语令人心旷神怡。

    宇文御狭长的眸子微微一挑,笑容却是到不了眼底,抬手攫着美人精致的下巴,压低了声音嗤嗤笑道:“怎的?今晚想上爷的宝榻?”

    “四爷说笑了,”翠衫美人羞红了脸,垂眸之间却是别样风情,眼巴巴的等着宇文御像往常一样垂青。

    “可惜了,今夜爷没兴趣!”宇文御微微笑着,话语里已然是疲乏至极。

    偏巧宇文御是翠衫美人的大主顾,今儿四爷尤其是出手大方,怎能放过这样发财的机会。翠衫美人不甘心的撅着唇嗔怪道:“四爷,已经好几天没见奴家了,今儿说什么也要陪陪奴家的……啊!”

    她话音被宇文御突然掐在颈项间的手扼杀了回去,惊恐的想要挣脱宇文御渐渐锁紧的手,早已经是花容失色。

    宇文御哪里还有之间的温文尔雅。柔情款款,眼底的寒凉令人心悸,盯视着美人几乎扭曲的脸一字一顿道:“女人,任何时候都不要自以为是,充其量你不过是爷花了一千两银子买回来的玩意儿罢了!”

    宇文御抬手将翠衫美人甩在了船壁上,一众歌姬舞姬忙跪了满满一地不敢出声。

    宇文御缓缓走出了花船站在了船头上,胳膊上被姹紫咬出来的伤口隐隐作痛,他看着月光笼罩下的江面冷冷笑道:“姹紫,本公子记住你了!”

    凌府松林堂内姹紫跪在了凌霜的跟前脸色通红,如今姹紫与宇文家四公子因为一篮子糕饼和一朵珠花大打出手而且打相难看至极,已经成了京城中的笑柄。

    凌霜哭笑不得地看着一贯老实本分的姹紫居然也有这般豪爽的一面,忙抬手将她扶了起来。

    “你这丫头!过不过是一篮子糕饼罢了,何苦来与宇文家的畜生争斗!宇文家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个变态至极!以后出门见着后躲得远远地,不过宇文家那些不开眼的竟然敢欺负我的人,哼!”

    凌霜凤眸微微眯了起来道:“等老子收拾了六公主后,宇文家的那四只本小姐一只只收拾过去!”

    “大小姐,都是奴婢的错!奴婢没有克制住自己的脾性,”姹紫眼眶微红,越想越觉得今儿这事儿到底是自己太过意气用事,好得没有给大小姐惹出其他的麻烦,也是万幸得很。

    “罢了,你先回去歇着,今儿这事儿,我定不会让你白白受气,”凌霜最是护犊子的,尤其是身边跟着她出生入死的人,已经不单单是她的属下更是她的亲人。宇文御这厮居然这般羞辱姹紫,以后定要这个臭小子学会什么叫尊重女人!

    “奴婢告退!”姹紫缓缓退出了凌霜的暖阁却不想嫣红一把拉住她笑道,“芭蕉林中有个人等你!”

    姹紫一愣:“谁等我?”

    “当然是给你买珠花的那位,”嫣红嬉笑着推了她一把道,“快去吧!陆建明早要回豫州去,你今儿闹了那么大动静,人家也是不放心你!”

    姹紫心头一跳,更是懊悔不堪,也不知道陆建心中会怎样笑话她呢!虽然心头忐忑万分,脚步却是挪到了芭蕉林前,远远便看到陆建像一块儿厚重的雕刻矗立在芭蕉林边。

    她停下了脚步,看着几步之遥的陆建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突然身子被路过的小丫头专门撞了一下,一个踉跄便被陆建稳稳扶在怀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