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章 怨毒】

    369章怨毒

    宇文御顿时觉得有些无力,逗弄这个榆木疙瘩实在是无趣,可是偏生那么多莺莺燕燕他不喜欢就是喜欢逗弄这个老实巴交的女人。

    “想要?”宇文御轻挑着眉头,“不若咱们去个僻静地方比个高低,我单手让你十招,你若能从我的手中抢走糕饼我宇文御分文不取如何?”

    姹紫眉头一蹙,随即心头跳了一下,此人奸猾阴毒自己还是算了与他争吧!尽快回去回禀大小姐才对!

    “四爷说笑了,天色不早姹紫要回去了!”姹紫福了福转身便走。

    宇文御顿时傻了眼,这么不经逗,猛地挥手拦住了姹紫的去路冷冷笑道:“姹紫姑娘看不起四爷我?那对不住了!四爷吃糕饼的时候喜欢有姑娘在一边伺候着,姹紫姑娘随在下去桃花渡酒楼喝花酒怎样?我请你!”

    他说罢反手便要向姹紫的肩头抓去,姹紫心头大怒,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猛地翻手一掌拍了过去。

    宇文御本来武功高出姹紫不少,加上之前陆建的事情让他怀恨在心,下手自然不留情。姹紫却是循规蹈矩的一个人,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给大小姐惹麻烦,只是防御了几招便乘机想要跃出战圈离开。

    宇文御哪里肯让她走随后一揪一扯猛地将姹紫箍进了怀中,垂首便在她的颈项处嗅了一下,嗤的一笑轻佻的看着姹紫道:“姑娘用的什么香?味道很好闻!”

    姹紫气的浑身哆嗦,大庭广众之下她这是被生生调戏了吗?可是如今大小姐如履薄冰自己实在不好与他拼死相斗猛地一记蝎尾刺踢挣脱了宇文御的手臂。

    她没想到宇文家的人居然敢在大街上与自己动手,可是自己被狗咬了总不能再去咬狗一口,随即便动用轻功想要速速离开。

    “姹紫姑娘不陪在下喝一杯吗?”宇文御反手一抓却是将姹紫发髻上陆建刚买的珠花抓了下来,攥在手中。

    姹紫这一次是真的急眼了,青春萌动的年龄,恰好在最好的年华遇到了最好的那个人。陆建的这支廉价珠花却是姹紫十七岁最珍贵的礼物,她眼底已然带了泪意,发了狠猛地冲了过去。

    豫州的集训不是白练的,姹紫使出了浑身解数招招致命,奈何毕竟与宇文家武功仅次于宇文胤的人相斗还是吃亏了一些。

    宇文御渐渐收起了轻慢之心,这丫武功进展实在是太神速了,比上一次过招又高明了几分。

    刺啦一声!宇文御的锦袍居然被姹紫手中的短剑划破了去!姹紫忙收住了进攻的势头,宇文御毕竟是青龙军副统领,自己一个小小的从四品侍卫打伤了他岂不是给凌家惹祸?

    宇文御眼底的嫉妒越发暴涨了几分,攥着手中的艳红色珠花看着急促喘息着的姹紫冷冷笑道:“就为了这么个十几文钱的破珠花,你居然想要爷的命?”

    “把它还给我!”姹紫带着几分自己也察觉不到的哀求。

    宇文御越发心头烦乱愤怒突然手中加了几分内力,艳红色的珠花顿时成了碎片被宇文御抬手扬在了半空中。

    “还给你了!”宇文御唇角微翘,眼底带着几分残肆。

    “混蛋!我杀了你!”姹紫第一次失态,猛地冲了上去,手中的短剑也丢了,一张口咬住了宇文御的手臂,“窝偶撕嗯!(我咬死你!)”

    她眼角含泪,口齿不清,已然气疯了!宇文御顿时呆了呆,抬手一拳想要砸晕她,却又隐隐中有点儿舍不得!想要将她从自己胳膊上甩下去,却又甩不掉!这女人咬的真狠!已经渗出血迹来!

    “四弟!”宇文胤骑着马带着二弟和三弟正要回大将军府却不想自己本来要出去赴约的四弟居然同凌霜身边的小丫头打起来了,而且是一种极其不雅观的肉搏战,宛若街头的泼妇打架一样。

    他猛地从马背上下来抬手一手一个将二人分开了去,宇文效忙跳下来抬起了宇文御血淋淋的手臂瞪向了眼底满是憎恨的姹紫。

    “你他娘属狗的啊!”

    姹紫失去的冷静渐渐恢复了过来,更是羞得无地自容,白白给自家大小姐丢了脸。她猛地抹了一把眼泪,捡起地上的剑转身便要走。

    “站住!死女人,咬了爷就想走吗?”宇文御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被一个女人咬了。他哪里想得到,老实人一旦生气后果也是很可怕的。

    “四弟,”宇文胤看着这场面心头倒是明白了几分,四弟实打实的喜欢上这个丫头了,真是作孽又是凌家的人。

    “四弟,如今乌桓重兵压境,大街上明面儿处不好招惹凌家的,晓得了吗?”

    宇文御到底还是怕自家大哥几分,忙躬身垂首道:“小弟错了,给大哥惹麻烦了!”

    宇文川也下了马拍了拍四弟的肩头,却是细细端详起对面那个气的满脸通红长相极美的俏丫头,暗自苦笑又是个凌家的祸水。

    宇文胤又拿起了宇文御放在一边的糕饼篮子递到姹紫面前道:“姹紫姑娘,四弟多有得罪还请担待!这糕饼……”

    “不要了,经了他的手免得被毒死!”姹紫带着哭腔冷冷回道转身便走。

    宇文胤眉头一蹙不禁哭笑不得,宇文御接过了大哥手中的篮子道:“大哥,我先走了,这篮子东西我去处理掉。”

    “四弟,”宇文胤看着自家四弟,他的心情自己哪里不理解,随即叹了口气道,“喜欢人家姑娘,好好地对待便是,何苦闹到这般境地!”

    “那种泼妇,瞎了眼的人才会喜欢她!”宇文御愤愤转身离开。

    宇文效扯了扯宇文川的衣角压低声音道:“我说二哥,你说这事儿邪门儿是不是?怎么一个个都往凌家的女人身上靠?二哥,你以后出门须得离凌家人远一些,那家子的人都是妖精!你别再被勾了魂魄去!以后咱们宇文家别在大燕混了,他娘的,笑也被人笑死了!”

    “说什么呢你?”宇文川狠狠瞪了三弟一眼,“我哪里有大哥和四弟那样倒霉?大不了以后见着凌家的女人就戳瞎了自己的眼睛最省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