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章相随难弃】

    365章相随难弃

    凌霜猛地一惊忙道:“小舞你说什么?方玉?他来做什么?”

    小舞回禀道:“方大人是皇上钦点的人选专门来看望大小姐你,皇上还下旨要寻访名医替大小姐治晕厥之症。”

    凌霜暗自吸了口冷气,皇帝老儿果然奸诈,莫非看出了自己装晕?不过话说回来了,若不是宇文家的人让他忌惮太多,他也不会这般迁就自己吧?

    她心思转了几转主意已定,这出子戏还是要演下去的。随即命小七同冷玉卿等几位副统领留下来继续操练亲卫军,自己看来不得不回一趟京城了。赫连风那厮是真的喜欢阿雅,这么快就来替那丫头讨回公道了。

    这么热闹的一出子戏,主角配角都有了,怎么能少了她这个跑龙套的?凌霜淡淡一笑,凤眸中的寒凉却是一晃而过,六公主,这一次我们重新开一局,老子玩儿不死你!

    她在豫州这些日子的练兵倒也累了,正好在庄子上的别院里休养生息。谁知道刚刚在暖阁的纱帐里睡下,龙辰逸同方玉便带着太医院的人赶了过来。

    “叶南,这一次怕是不好过关,将你那个药丸拿出来我吃一粒!”凌霜上一次就是吃了叶南的药丸才避过了太医院那些老朽们的纠缠。

    叶南这药丸配制出来纯粹是耍着玩儿的,这药丸喝下去,人的呼吸会突然变弱,脉象也是凌乱不堪。

    叶南拿出了药丸冷冷笑道:“凌霜,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是药三分毒,别走火入魔了你!”

    “晓得了!”凌霜接过药丸吞了下去,嘿嘿笑道:“这不还有你嘛!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哼!药死你活该!”叶南却是担心的加了一句道,“我没诓你,你还是少吃点儿为好!”

    “嗯嗯,”凌霜凤眸倒是显出了几分沉重,缓缓闭了上来,陷入了沉睡中,这几天也确实困了。

    “叶姑娘!他们来了!”林子妍忙进来禀告却看到大小姐已经睡着了去,心头松了几分。

    龙辰逸骑着马进了豫州凌霜的庄子,身后跟着满怀心思的方玉,二人一直不对头这一路上别提有多别扭了。

    “太子爷!到了!”千山不知道为何心头居然带着几分雀跃,是不是能见到林子妍的缘故?他忙上前扶着龙辰逸下了马。

    龙辰逸看着凌霜住着的两进两出的别院眉头蹙了起来道:“这也太寒酸了些,千山得空儿你派人过来将凌将军的别院修一修!”

    方玉俊挺的眉头不露痕迹的微微挑了起来,唇角含着一抹冷笑,暗道真会讨好人,不知为何心头越发的不舒服几分。

    “方大人!”龙辰逸转身傲娇地扫了一眼方玉道,“你且留在外院喝茶等候。”

    方玉心头暗恨,将老子留在外院,你进去好调戏老子的女人!

    “殿下,臣奉皇命前来查探凌将军病情,留在外院怕是不妥吧?臣还是跟着殿下进去瞧瞧为好!”

    龙辰逸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道:“放肆!凌将军是女子之身,岂能容外臣进去探望?没得毁了她清白。”

    方玉暗自咬了咬后槽牙,你个**熏心的混蛋太子!你就不是男人了吗?老子还怕你乘人之危,毁了霜儿名节呢!

    “殿下!臣虽然与凌将军如今和离,可是毕竟与她同塌而眠了那么久。皇上既然派臣跟着殿下来,想必也考虑到派别人不方便查看,即便是太子殿下去了凌将军闺阁中探病也不方便的很故而才派臣过来相随,臣不能辜负了皇恩浩荡!”

    “你……”龙辰逸恨不得一剑杀了方玉这个不要脸的,什么叫同塌而眠?分明二人是假扮的夫妻却处处抹黑霜儿,但是此时若是不让方玉进去,这厮看来倒是对凌霜不罢休的很。只待有朝一日,等自己登基后,定当将此人除去而后快。

    “呵呵呵……”龙辰逸冷冷笑道,“既如此方大人请!”

    方玉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随着龙辰逸进了别院,林子妍忙迎了出来不动声色将这两位请到了外堂的正厅,随即嫣红端了茶水奉上。

    龙辰逸抿了口茶,心头却是安稳不下来,扫了一眼东偏院的暖阁问道:“你家大小姐可好些了?”

    嫣红忙垂首道:“回太子爷的话,大小姐如今时好时坏,倒也没有完全好利索。”

    龙辰逸明明知道凌霜是装的,可还是心头跳了一跳起身道:“我去瞧瞧她!”

    嫣红忙在前面引路,此时魏公公也跟了上去道:“殿下,皇上请几位太医院的医官来给凌将军仔细瞧瞧,不若奴才跟着殿下一起去吧!”

    龙辰逸倏然转身看着魏公公,心头却是有些捉急。这魏公公是父皇的亲信,自己倒是不能替凌霜再遮掩下去。可若是让这家伙看出了凌霜装病,岂不是麻烦?

    “魏公公言之有理,”方玉暗自好笑,龙辰逸也太小瞧霜儿的本事了,还有神医叶南也不是吹的定会想出周全法子。只是太子要是再这么拖延下去倒是让魏公公心生疑窦反而给霜儿添乱。

    龙辰逸狠狠瞪了方玉一眼又冲一边太医院新进的几位医官阴森森的说道:“你们几位可听好了,父皇极其看重凌将军,治好治不好且放在一边,若是胡说八道仔细你们的皮!”

    几位太医院的医官不禁暗自叫苦,谁都知道凌霜就是大燕朝的第一惹祸精,这太子爷的话说的又是含义不明。可是之前魏公公已经交代不管怎么样要从实说来,不然小心脑袋。如此一来几个还没进暖阁瞧病,自己倒像是病了一般,渗出一身冷汗。

    方玉随着龙辰逸走进了内堂,隔着一座天青色纱橱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太医院的几个人医官在床榻前坐着诊脉,一边的叶南唇角晕染着冷笑翘着腿大大咧咧吃果子。他此番真是恨不得将这些不相干的人全部赶走,将床榻上那个装神弄鬼的小混蛋带走。

    原来思念就像一杯陈酿的酒,时间越久越是食不甘味,方玉隐忍着这份思念慢慢品茶。一边的龙辰逸倒是有些坐不住的样子,可还是端着太子爷的架子等候。魏公公锐利的视线扫过了面前这两个大燕朝的后起之秀,心头却是暗叹。也许他和皇上真的都老了,这些年轻人的时代已然来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