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章大军压境】

    363章大军压境

    同样的一片夜色,宇文胤的安国侯府却是显出几分沉寂。宇文胤的生活一直很规律,宛若他在边疆的十几年时光。

    每晚定期练剑的习惯也随之保留了十几年的时光,此番宇文胤刚将赤练剑收好,换了一身轻便的锦袍刚捏着茶杯喝了口茶却看到自己经常坐着的凉亭内早已经横卧着一身月华锦袍的方玉。

    宇文胤俊挺的眉头不易察觉的微微蹙了起来,随即便是云淡风轻地踏上了满是青苔的石阶,走到了方玉的面前冷冷道:“表弟,你难不成每一次来我家做客都喜欢翻墙而进吗?”

    方玉淬利的桃花眸子风情万种的挑了起来笑道:“表哥,忒小气了些!咱两之间的关系如此亲密,还需要在乎这些?我方家你若是想来,随时恭候。”

    宇文胤一愣,看向了方玉手中的酒坛,暗道这个不要脸的,又偷了他酒窖中的好酒。可是因着父亲说过,一定要好好同方玉相处,自己才能忍了他许久。

    他铁青着脸坐了下来,抿着茶看向了天上带着月晕的一轮圆月。

    方玉打了个哈欠道:“方府实在是沉闷至极,同那些方家老朽和陈国公家的蠢货斗争实在是乏味的很。原本想拿你们四兄弟玩儿玩儿的,却不想咱们还是表兄弟,该着本公子不好意思对你们下手了……啧啧啧……烦死了……也不知道凌霜那丫头那里过的怎么样?”

    方玉一脸的调侃,桃花眸中的寂寥却是情真意切的。以前觉得同凌霜那丫头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开心得很,即便是下狱,被陷害,会送命,但是有她在身边就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很充实。至从凌霜同他翻脸之后,方玉觉得自己都快成行尸走肉了。

    宇文胤心头一动,刚要嘲讽几句却不想宇文御亲自赶了过来,忙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宇文御一看方玉也在亭子里倒是不知道该如何说了,楼梓君好似被凌霜察觉了,埋下的暗影一个也不敢动,只能草草旁敲侧击得出了豫州最近的情形。只是当着方玉的面儿,该不该说?

    “表弟!有什么好消息,让表哥也听听呗!”方玉咧着唇笑得魅惑众生,宇文御抬眸看向了大哥。

    宇文胤知道方玉今儿来是为了什么,这厮害怕得罪死了凌霜也不敢派人监视凌霜的行踪,这倒好到他这儿来凑热闹。

    “有什么说罢!方玉也不是外人!”宇文胤淡淡笑道,随即放下了杯子。

    宇文御省略了楼梓君的事情,虽然宇文家注定要跟随前朝太子但是也不能没有自己的秘密随即坐下来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豫州那边的消息而已。”

    方玉果然缓缓从石凳上起身,将手中的酒坛也丢在了一边。

    “凌霜在豫州的戏唱的怎么样?”宇文胤轻轻问道。

    宇文御暗自狠狠鄙视了此二人一通,一个个装什么装?明明心里头紧张至极,却一个个摆出了云淡风轻的模样。大哥也真是的,这一次凌霜装病绝对够得上欺君之罪了,偏生大哥居然也替那个死女人护着,这一点儿倒是同方玉一丘之貉。

    “大哥,表哥,凌霜在豫州修建了秘密的练兵场地,四周防备严密一般人根本到不了近前。只是听闻不时有阵阵惨呼声传出来,而且豫州此番不断有毒蛇蛊虫运进练兵场也不知道凌霜到底想干什么?”

    “蛊虫?”宇文胤眉头一挑,突然心头狠狠一跳。

    方玉也是脸色沉了下来,小混蛋!莫非是想打南疆?这丫头知不知道南疆水深至极而且一贯是宇文家和南疆王的地盘儿,为了夺位成功自己的父亲断然不允许南疆落在宇文家之外的人手中。

    不行!绝对不能让凌霜碰触南疆这个大麻烦!凌家不管在京城怎么闹,父亲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多多少少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是凌霜触及到了父亲的底线,连自己也救不了她。

    一时间亭子里居然显出几分萧杀之气,很快这萧杀之气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打破了。前院的管事匆匆忙忙赶到了亭子前躬身道:“启禀长公子!乌桓三十万大军压境,皇上派魏公公急召长公子进宫!老爷那边已经起身进宫了!”

    方玉等人具是吃了一惊,这个赫连风莫非疯了吗?

    “表哥,表弟,我这便回府了,指不定也要被宣召进宫的!”方玉忙起身离开。南疆战事未平,此番乌桓又出了事儿。而且乌桓那边一向是凌家守护的防线,可是凌家军已经被征调去了南疆,如今守在乌桓边境的军队是承平帝从其他地方征调过去的。

    承平帝这样做是为了削弱凌家的兵权,只是没想到如今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一次若是想要平定乌桓叛乱少不得要仰仗凌霜了,可是这丫头如今却是……方玉猛地停下了脚步,唇角居然不知觉晕染出一抹笑意,凌霜居然跟这儿等着呢!

    方玉隐隐觉得凌霜这一次装晕一定早就谋划好了的,可是串通赫连风大军压境她究竟想干什么?眼下顾不得多想,果然一回方府便被宫里头的人堵在了门口,请进了宫里头。

    方玉虽然仅仅是个翰林院侍读学士可是承平帝对于方修文的那点子感恩心思还是有的,加上方玉年纪轻轻却也是个文韬武略精通之才,加上这一次税制改革方玉出谋划策显露头角。如今承平帝已经是分外看重他了,但凡重大事务都要请方玉进宫来定夺。

    他打点了外面候着的内侍,自己进内堂换了一身周正的官服这才随着内侍进了宫。还没有到上朝时间,方玉被人领到了养心殿却在门口遇到了宇文父子,文相,吏部李侍郎,陈国公还有半同样半夜被叫起来的太子龙辰逸和三皇子龙辰轩。

    方玉淡淡避开了陈国公眼里的恨意,随着宇文家的人走进了养心殿。龙座上的承平帝此番看来脸色越发憔悴了几分,眼窝深陷带着几分青色,显然是长期失眠的结果。】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