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章斛律玉卿】

    361章斛律玉卿

    “我来!”月珑心疼嫣红,脑袋一热也没想太多直接奔了过去几乎是闭着眼用刀将那蛇宰了,整个矫健的身子几乎抖成了碎片,一张口将割下来的蛇肉咽了下去,却是吃的太猛生生将自己噎晕了去。

    “月珑!”嫣红忙奔了过去。

    凌霜忍着笑冷冷道:“月珑,凌家亲卫军副统领!剩下的人!吃了这顿大餐就跟着我走,吃不了的,对不住了,我凌霜不能带着一个在丛林中会饿死自己的笨蛋打仗!”

    这真的是凌家军历史上最记忆深刻的一顿饭,这顿饭从夕阳西下一直吃到了掌灯时分,直到黑暗将这处山谷彻底隐没。

    夜深了几分,凌霜将林子妍叫进了书房问道:“多少人退出?”

    林子妍脸上微窘道:“一百七十三人!”

    凌霜嗤的一笑道:“真是不可思议的很,那么多痛苦都挣扎过来,居然都毁在了一个吃上头!而且比之前退出的人数还要多!”

    林子妍忍了忍终于还是说了出来道:“大小姐,奴婢觉得吃不下这些东西实在是个微不足道的小问题,这样将他们淘汰了实在是……”

    凌霜看着她缓缓道:“妍儿,我知道你们都骂我狠,但是我不能让凌家军有任何的瑕疵。我宁愿我带领的人少一些,但是我不要有任何的瑕疵和问题,一丁点儿的问题都不能有。”

    林子妍缓缓垂首点了点头道:“妍儿懂了!妍儿真的很庆幸能跟着大小姐!就冲着大小姐这句话,妍儿也无憾了。”

    凌霜握了握她的手笑道:“妍儿,有你这句话我也心满意足了!”

    “大小姐!”冷玉卿躬身候在了书房门口。

    林子妍知道凌霜与他有话说,今儿她也没想到冷玉卿会有那样异样的表现,虽然满腹怀疑还是退了出去。

    “进来!”凌霜声音中透着几分清冷。

    “是!”冷玉卿缓步走进了书房,心头却是对这个女人有些犯怵,他一向高傲这是第一次真心诚意的低头。

    凌霜缓缓起身看着他道:“高车王子,你这样混在我凌家军里实在是屈才得很啊!”

    冷玉卿浑身一颤,猛地抬眸不可思议的看着步步紧逼而来的凌霜,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凌霜的表情虽然波澜不惊,但是语气中却带着几分真正的质疑。她也曾经想到过冷玉卿会是哪个世家大族流亡在外的子弟,但是没想到被她查出来冷玉卿的背景却是这般令人称奇。即便如此,她也不愿意相信这个高傲冷静的少年会是高车国流亡在外王子斛律玉卿,直到今天他眼底的那抹奇怪的蔚蓝色眼波将这一切都证实了。

    “我其实早就查出来你是从高车国逃出来的,高车国的百姓都是色目人,眼睛很漂亮,不过大多数长的是琥珀色的眼眸,只有高车王族才会有蔚蓝色的眼睛,像大海一样漂亮。”

    冷玉卿垂首而立,藏在袖间的手掌因为谎言被揭穿而紧握着,眼底的那份哀伤却是难以避免。

    凌霜继续道:“高车王族中最富盛名的是草原高高在上的撒鲁尔大王,撒鲁尔大王武功高强,在他统治时期曾经将漠北高原统一在自己的帐下。撒鲁尔大王修炼了一种神奇的武功叫无相功,若是练成之后便能改变自己的容貌,甚至是……眼睛的颜色?不过只有撒鲁尔大王的儿子们才有机会练成此种神功是不是?”

    冷玉卿的身体僵硬了起来,凌霜叹了口气道:“可惜的是撒鲁尔大王英明一世糊涂一时,选择自己的继承人上面出了偏差,放弃了贤明的二王子,选了阴毒的大王子。据说二王子被登基不久之后的大王子切碎了喂了野狼?”

    冷玉卿的身子颤个不停,眼底的泪光却是压也压制不住。

    凌霜看着冷玉卿道:“据说二王子曾经从大王子手中将他们一个不得宠的弟弟救了下来,那个身体孱弱的小王子本来是汉家一个被掳到高车国的女奴所生,地位低下,受尽欺凌,也不被人看好。只是二王子死了以后,他身边庇护的那个小王子也从此失去了踪迹……”

    “凌将军!”冷玉卿突然跪在了地上,抬眸将怀中的那块刻着冷字的玉佩双手捧上道,“冷玉卿恳请凌将军帮我复仇!”

    凌霜眉头一蹙淡然问道:“凌家只是大燕朝一个没落的世家,为何找上我?”

    冷玉卿眼神中却是多了几分镇定缓缓道:“我还记得凌将军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你说你要打造一支以一敌千的军队,跟着你走绝不会后悔。我想试一试,之前我对此还存着几分狐疑,但是如今我再也不会狐疑了。”

    凌霜缓缓坐回到了椅子上:“坐下说!”

    冷玉卿眼底掠过一抹忐忑,此时若是凌霜将他送到高车国去定然能得到如今高车大王的重赏,但是她却让自己坐下说。

    他缓缓坐在了凌霜的对面,看着眼前这个不同寻常的奇女子,居然带着几分真切的暖意。就像当年他快要被大王子折磨死的时候,二哥出现在他面前的样子。

    “说说你的故事,为何怕黑,怕狭窄的地道?”凌霜倒了一杯茶给他。

    冷玉卿接了过来,随即从怀中摸出一粒药丸就着茶水吞咽了进去,瞬间他脸上的五官发生了变化。

    凌霜不禁吓了一跳,这小子居然伪装的这般好。只是此时看了过去,冷玉卿早已经同之前的样子判若两人。用一根缎带绑着的漆黑如瀑的长发掩映着一张似乎用冰雪雕刻出来的脸,挺直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薄唇尽管紧抿着却带着浅浅诱人的樱色,修长挺拔的眉头锁着一汪悲凉,肌肤是那种近乎透明的冰雪之色。与这冰雪之色中却是一双海蓝色的眼眸,一看便是带着几分混血的血统。

    她不禁暗自啧啧称奇,好一个冰雪出众的美少年!但是不同于冰块儿脸顾啸云的清冷淡漠,冷玉卿身上却是有一股子令人心悸的千年之殇,宛若稍稍碰触便会碎裂成无数晶莹的碎片随风而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