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章 命悬一线】

    349章命悬一线

    “大哥!”龙辰轩好不容易抓到个机会焉能放过,冷冷笑道,“这布偶上可是刻着凌将军的名字,银针一根根刺在凌将军的心头。凌将军如今昏迷不醒,她是国之栋梁,我们做皇子的焉能看着良将蒙受不白之冤?既然皇嫂都说出来了,而且似乎有责怪六妹的意思,这事儿不能这么了了!”

    龙辰逸的手移到了腰间的剑鞘上,眼眸微微眯了起来:“依着三弟的意思便是不肯罢休了?”

    龙辰轩向后退了一步,他身后跟着的护卫将他护了起来。此时龙辰逸心急如焚,可是也不能在大街上杀人灭口。况且经过六公主这么一喊,此时怕是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

    他只觉得太阳穴跳的越发厉害了些,经历过那么多皇家争斗的生死瞬间从来没有如今这般措手不及,简直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龙辰轩也撕破了脸冷冷笑道:“大哥明明知道父皇不喜欢巫蛊这么恶毒的东西,还在大嫂的身上出现这些东西。恕三弟多嘴,因为事情牵扯到了六妹,我不得不命人进宫禀告母后和父皇了!”

    龙辰逸气极而笑:“三弟,原来你在这儿候着我呢!恕不奉陪!”

    他转身便要进府,却不想三皇子将他拦住道:“皇兄此番最好是呆在前厅候着,等宫里头派人来了查验之后才能保证皇兄的清白!”

    龙辰逸猛地反手一掌掴在了龙辰轩的脸上低吼道:“凭你也敢在我太子府撒野吗?!”

    “他不敢!不知道哀家敢不敢?”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太子府,周贵妃扶着太后从马车里款款走了下来。

    今儿她出宫去皇家寺庙替儿子承平帝祈福延寿,不想好巧不巧朱雀大街西侧因为两家人家办红白喜事相冲闹的不可开交,将路堵得水泄不通。

    太后又是微服出宫也不便干涉,只得绕道经过了太子府却撞上了这事儿。

    “皇祖母!”龙辰逸和龙辰轩连同其它人跪了一地。

    太后冷冷道:“兄弟两在大街上拳脚相加,看看你们有没有个皇家子嗣的样子?都给我滚进府里去,免得丢你们父皇的脸!”

    事已至此龙辰逸再也没有补救的机会,龙辰轩虽然挨了龙辰逸一耳光心头却是得意非凡的。他脸上露出一抹恭顺的样子跟在了太后身后进了太子府,龙辰逸心急如焚,此番在太后的眼皮子底下却也不能再使出什么招数挽救这颓丧的局面。

    周贵妃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扶着太后坐在了太子府正厅正位处,不多时宫里头的魏公公带着人到了,脸色显然难看到了极处。

    “皇上有旨!彻查太子府!”

    短短的一句话无疑狠狠击中了龙辰逸,龙辰逸脸色瞬间惨白,一边的李嫣却已经瘫软着站也站不稳了去。

    她直到如今才知道自己有多蠢,蠢到了几乎将太子府一家全部葬送的地步。虽然龙辰逸从来没有真心喜欢过她,但是至从她嫁进了太子府做了正妃,却是飞扬跋扈的。龙辰逸到底还是顾及着她这个正妃的脸面,偶尔斥责几句倒也没有为难她。

    她居然一时间因为太子爷喜欢凌霜而嫉恨的迷了心窍,明明知道三殿下和六公主是两头吸人血的恶狼可还是巴巴的将脖子洗干净送了上去。

    若不是听了六公主隐晦的暗示,自己怎么会做出巫蛊这等下作事情来?不过李嫣心头还是存着几分侥幸,她只对凌霜用了巫蛊之术诅咒她早死,其他的人她都没有这么做过。可是今儿六公主从她身上撞下来的那个布偶到底是意味着什么?为何又牵扯到了父皇震怒下令彻查太子府?这时怎么偏偏遇到了出宫的太后和周贵妃?

    李嫣越想越怕再也站不住瘫了下去,太后眉头一蹙眼底越发狐疑了几分。周贵妃微微笑道:“太子妃这是怎么了?”

    龙辰逸忍着身子的颤抖也不看周贵妃冲太后躬身缓缓道:“禀皇祖母,嫣儿身子弱,素来有晕厥之症。”

    “扶在椅子上歇会儿吧!”太后并没有要李嫣回去,显然是十二分的不信任了。这些皇子们私底下闹腾,她一个老婆子倒也睁只眼闭只眼罢了,可若是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居然打着算盘要谋害自己的父皇承平帝,她这个做祖母的可是万万不依的。

    后院莲花池边僻静处,千山怀抱着三个布偶与同样抓着两个布偶满头大汗的林子妍会碰了面。所幸林子妍提醒及时,前院的所有丫鬟婆子都被三殿下带来的人关在一处禁足了去。他们这些人身手了得又抓着时机提前下手搜查,倒也机敏的躲了过去。

    “就这些了吗?”林子妍饶是见过大风大浪可还是唇角发抖。

    千山点了点头道:“应该就这么多了,我通晓一点儿巫蛊之术,知道这些布偶的放置方位大多有些说道的。这不,皇上,周贵妃,三殿下的名字都找到了!你那两个……”

    “都是刻着皇上的名字,”林子妍眼眸中掠过一抹寒凉。

    千山忙道:“交给我,我去烧了!“

    林子妍摇了摇头道:“现在怕是来不及了,你听外面有凌乱的脚步声想必是宫里头的人来搜了!而且你一个大男人这样贸贸然从后堂冲出去万一被抓了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千山脸色阵阵发白,却不想林子妍突然将所有的布偶塞到了他的衣襟里,点着莲花池道:“沉下去!”

    千山一愣,林子妍却是麻利的从池塘边将一根茎秆中空的芨芨草茎割断将草茎插进了千山的嘴巴里。

    “一会儿用这个出气,不出意外能在水下憋个半柱香的时间!”

    林子妍说罢自己也含了一根拉着千山顺着池塘的边缘缓缓沉了下去,二人不得不使出浑身的力气紧紧扣着池塘边凸出来的石头缝隙。刚将头没入水中,一阵脚步声传来。

    “太子妃的住所要好好搜!”

    “是!”

    “也是奇了怪了,到如今没有搜出什么来,看着三殿下的样子倒是胸有成足……”

    “少说几句!快找便罢!皇子们的事情咱们做奴才的怎么晓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