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章破相了】

    347章破相了

    六公主娇艳的眉眼一挑冷冷笑道:“叶姑娘是什么意思,难道本宫不能看看凌将军吗?还是凌将军看不得?”

    叶南唇角微翘福了福道:“公主殿下多虑了,凌将军怎么能看不得?看得,看得,只是民女想提醒公主殿下,凌将军如今的病情甚是复杂,不光额头上受了伤,而且这一次还将之前的陈年旧疾也引了出来。”

    “什么陈年旧疾?”李嫣脸色微冷站在了六公主身边道,“莫非有什么见不得的隐情?”

    叶南微微笑道:“太子妃说笑了,听凌老夫人说早些年凌将军在边疆打仗的时候曾经遇到过那些蛮族用了些下三滥的手段,害的凌将军中毒。如今被积压在体内的毒素怕是发作了。之所以不让二位殿下看是因为怕吓着了贵人,还请原谅则个。”

    “皇嫂,你看着这……”六公主看向了李嫣,眉眼间虽然恭顺但是眼底却是一片鼓动之色。

    李嫣冷冷笑着看向了软榻的方向道:“六妹,我们不妨看看凌将军究竟中了什么毒,若是严重的话也好回去向太子爷禀报一声。”

    李嫣说罢居然带着几分粗鲁和迫不及待将叶南推到了一边,凌老夫人稳稳端坐在椅子上,冷眼旁观。自己孙女儿说的对,宫里头的这位六公主着实令人生厌,不能不给点儿教训了。

    李嫣大步走到了软榻边猛地抬手将厚重的帐幔掀了起来,却是一声惊呼居然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

    六公主忙俯身去看顿时向后躲了开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软榻上的凌霜。此时的凌霜哪里还后几分人的样子,脸上居然长满了渗着绿色脓水拇指大小的烂疮,整张脸可怖之极。

    叶南轻轻将纱帐重新放了下来转身道;“凌将军这毒症可是会有传染的嫌疑,若是二位贵人一不小心沾染了去……”

    “六妹,我们还是走吧!”李嫣还真的被吓住了,没想到那个明艳至极的凌霜居然到了此种地步,心头泛起一阵阵恶心却还有着几分快意。如今她的容貌已经毁到了这种程度,即便是过几天苏醒了又能怎样?太子爷怎么会看上她这样的丑八怪?

    六公主秀丽的眉狠狠蹙了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凌霜这个对手不同于别的人,她与凌霜交锋了这么多次,这女人绝不会这么轻易的能被她打压下去。

    不对,不对,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六公主随即探手便要重新掀开纱帐,这一次她要亲自检查一下。

    一边的叶南和凌老夫人顿时捏了把汗,这个六公主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太子殿下驾到!”钱管家急心火燎的站在外隔间的门口处喊了一声。

    六公主的手却不得不停在了纱帐的边缘,只得转过身来随同已经脸色白了几分的李嫣走到了外间同龙辰逸相见。

    龙辰逸今儿虽然顺利进入了内堂,可是却不能当着自己正妃和妹妹的面儿冲进里间看看凌霜的情形。

    况且今儿李嫣闯了大祸,他必须先把李嫣这个没脑子的笨女人带出凌府,才能堵住那些悠悠众口。

    龙辰逸俊朗眉眼扫向了李嫣等人,一看也没有闹出什么大乱子来,不禁暗自松了口气。

    “妾身参见殿下!”

    “小妹参见太子哥哥!”

    六公主同李嫣分别冲着龙辰逸行礼。

    “罢了,免礼!”龙辰逸声音中已经隐隐有了怒气。

    李嫣小心翼翼看向了自己的夫君,居然连进宫的时候穿的朝服都没有来得及换,似乎有些急切赶到了凌府。难不成自己的那点儿小把戏被太子爷识破了?早知道凌霜病到这种程度,自己也不会听了六公主这丫头的撺掇来凌府了。

    她越想越觉得隐隐有些后悔,她来凌府的时候已经吩咐随身的丫头将那件物事藏在了凌府的松林堂,这件事情只有她和极少数的人知道,太子爷应该不会晓得吧?

    龙辰逸丝毫没有理会此时胆战心惊的李嫣,而是转身同凌老夫人寒暄了几句忙带着李嫣和六公主匆匆离去。

    待到这一群人消失在凌府门口,凌老夫人才又折返回了松林堂的暖阁。此时软榻上的凌霜已经将脸上逼真的装饰物清洗了个干净,她前世做特工的时候,什么样的易容不会?简单的在脸上装饰点儿东西,便将那两个贱人恶心到了,这种感觉倒也不错。

    “祖母!”凌霜忙起身将祖母扶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

    “霜儿,六公主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凌老夫人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的孙女儿何时得罪了这么一个难缠的人物。

    凌霜笑着劝慰道:“祖母不必挂念,孙女儿一切自有定夺!明天孙女儿便离开这里去豫州躲避几天,若是外面的人问起来,祖母只说是奉了皇命在豫州封地反省。即便是孙女儿昏迷也不能忤逆了皇上的意思。”

    凌老夫人点了点头,她晓得孙女儿躲到豫州封地绝对是个明智之举。今儿这情形显然是有人想要自己孙女儿的命。

    凌霜不想祖母太过担心命人将祖母送回到了松鹤堂,随即将姹紫叫了过来问道:“发现了什么可疑之处了吗?”

    姹紫唇角微冷,眼底却是带着几分恨意。凌霜一看情形不对,忙命人将内堂的门关好,只留下了叶南,嫣红,姹紫和林子妍四人。

    姹紫从袖间将一只布偶捧到了凌霜的面前,一边的叶南凑过去一看不禁骂出了声:“恶毒的东西!都他娘是些毒妇!”

    叶南边骂边厌恶的蹙起了眉头,凌霜把玩着掌中写着自己名字的布偶,看着一根银针狠狠刺进了自己的心脏部位,不禁气极而笑。大爷的!巫蛊之术也用上了?倒是真恨她恨得要死。

    姹紫禀告道:“奴婢派人不光留意太子妃和六公主的一举一动,连着她们的丫鬟随从也留意了几分,这布偶是太子妃身边的丫鬟乘着凌府接待贵人有些乱的空儿,偷偷埋进了松林堂门口的那株芭蕉树下。当时奴婢看她鬼祟故意将人调开了便看她做下了此等恶劣的丑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