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章 露馅儿】

    343章露馅儿

    方玉脸上掠过一抹极其异样的神情,桃花眸底满满是惊喜,与这惊喜中又带着几分令人捉摸不透的恼怒和疑惑。

    他俯首再一次轻轻吻上了凌霜的手,抬眸审视的看向了凌霜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他随即抬手轻轻拭去了凌霜唇角刚才啃猪脚的时候没来得及擦干净的油腻,唇角微翘溢出一抹苦笑。

    “霜儿,烈火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却不想犯下了这样的大错,我一会儿便带走它,我想同乐楼的大厨绝对对烈火的那一身肥膘会极其感兴趣的。如今你这个样子,我看了甚为难受,杀了它我心头才能好受点儿。霜儿,我不知道你听不听得见,得空儿我端一碗烈火的肉来给你吃了解气。”

    方玉说罢便要站起身来,却不想衣摆被凌霜猛地揪住。他双臂抱肩冷冷看着翻身而起的凌霜,桃花眸中满是戏谑道:“怎么了?不装了吗?”

    凌霜此时看着他微冷的唇角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还是没有沉得住气,方玉怎么会对烈火动手呢?真是该死,不管有没有分开这厮依然能将她的一切把戏都拆穿了去。

    方玉看着她脸上的窘迫又怜又恨,虽然烈火很聪明能同她配合演这出戏,可是毕竟烈火还没有修炼成人,带着几分兽性。若是今天烈火但凡有一点儿尺寸没掌握好便会真的要了这丫头的命。

    “凌霜,你真的越活越活去了,你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凌霜似乎在方玉面前有一些天然的犯怵,此时终于醒悟了过来点着暖阁的门冷冷道:“你,出去!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方玉咬了咬牙,倒是被这丫头这一出出的搞混了去,不过自己如今却是没有立场质问她什么?

    他猛地站了起来将凌霜摁在了榻上,居高临下冷冷瞪视着她道:“凌霜,我原以为可以放手让你自己去拼去搏,如今看来你就是个十足十的绣花枕头。”

    “方玉,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我再怎么绣花枕头也比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要强多了去!”凌霜凤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方玉心头的柔软被狠狠刺了一刀,眼底的哀伤却是浓厚了许多,声音沉了沉道:“不错,你骂的好,骂得对,不过既然你过得这么狼狈,我也没必要再对你客气。凌霜,我给你半年的时间养心伤,半年之后不管你是骂我卑鄙也好无耻也罢,我都会将你重新禁锢在我的身边,这一生一世你都别想逃离,我方玉不会放手。”

    凌霜只觉得心头狠狠跳了起来,愤怒,哀伤,甚至还有点儿小小的复杂,全部涌上了心头。凤眸中的眼泪被她狠狠压制了下去道:“方玉,你总是那么自以为是!”

    “那是因为你先偷走了我的心,好,你不想我缠着你,你要和我划清界限,那么把我的心还给我!”方玉低吼了出来。

    凌霜一愣,却不想方玉冰凉的唇猛地压了下来,却也仅仅是浅尝辄止,便分开了。在凌霜惊恐万分羞耻莫名的眼神中,方玉沉沉叹了口气抵着她的额头道:“人人都说一别三日如隔三秋,我却是觉得好似过了百年般的漫长,凌霜,我的痛你永远也不会懂。谁让我该死的先喜欢上了你,谁又让我的魂魄先失去了方向呢?我欠着你的,我说过会还。这一次不管你愿不愿意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将自己弄得这般狼狈,我也会站在你这边,将那些对不住你的人全部碾碎了去。你只要按你所想的去做,而我站在你的背后……依然不会变。”

    方玉叹了口气,缓缓起身,脸上沉重心头却是轻松了不少。终归这丫头没什么事儿,不过他已经下定决心,等到父亲的大仇得报得偿所愿,即便是耗尽毕生心血他也要将凌霜重新捧回到手掌心。

    他疾步走出了暖阁,外面伺候的下人之前都与方玉厮混惯了的,此时倒也不便说什么。

    方玉走到嫣红等人跟前道:“今晚的事,请几位姑娘替在下在凌老夫人面前瞒着些,算是在下欠你们的人情。”

    嫣红尴尬的笑了笑抬眸看着天道:“叶姑娘,今儿月色不错哈!”

    “是不错!星星也挺亮的,前院的护卫也尽职尽责,咱们啥都没看到,是吧妍儿?”叶南尴尬的看向了林子妍。

    林子妍扫了一眼阴沉沉雾蒙蒙没有一丝星光和月光的漆黑天色,咳嗽了一声道:“妍儿什么都没看到!”

    方玉点了点头,随同顾啸云顺着倒厦后面的小径疾步离开。

    安国侯府,宇文胤再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在竹林间练剑,而是待在书房中等一个消息。镂刻着富贵牡丹花纹的书案上展开了几副香雪纸,纸张上面的字迹分明有些凌乱。

    “大哥!”宇文御匆匆走了进来,书房中饮茶对饮的宇文川和宇文效也停下了手中的棋看向了四弟和大哥。

    大哥今夜魂不守舍似乎有些反常,若是那个该死的凌霜真的死了,他们觉得自家大哥倒像是会先奔溃的那一个人。

    “怎样?何赢有没有带来消息?”宇文胤猛地转身看向了四弟。

    宇文御忙道:“何赢传过来的消息也不是很准确,至从上一次凌家出了内奸,松林堂里里外外只有姹紫,嫣红和林子妍这三个人守着倒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宇文胤眉头狠狠蹙了起来,宇文御忙道:“不过,那个林子妍从后厨端了很多菜还有卤猪蹄进了暖阁不多时方玉便进去了。”

    “方玉?”宇文胤抿了抿唇,“后来呢?”

    “后来方玉待了半柱香的时间后便离开了,倒也没说什么。”

    宇文胤狭长的墨眸微微闭了闭苦笑道:“凌霜惯会演戏,我们都上了当。”

    宇文效暗自撇了撇唇,怕是大哥你关心则乱,自己上了凌霜那个妖女的当了吧?

    宇文胤此番倒是晓得凌霜并无大碍,心头顿时轻松了几分,刚要说什么却不想前院的小厮侯在门外禀报道:“长公子,凌家派人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