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章夜间造访】

    342章夜间造访

    方玉此时纵然是千般不愿意也没有丝毫的办法,随着宇文胤和魏公公走了出来,同魏公公道别后,方玉一把拉住了宇文胤压低了声音道:“表哥,紫参的事情……”

    “这个你不必出面帮什么忙,”宇文胤淡淡道,“方玉,我也不想让她死!”

    宇文胤说罢转身离去,方玉淬利的桃花眸子晕染出一抹深邃来,这个该死的宇文胤还真以表哥的身份压他。

    不过宇文家的紫参上一次被霜儿已经弄到了手,一天之内要弄到紫参去高车国估计是不可能的了,只有一条便是那个神出鬼没的南疆王了。不过从南疆王手中弄到紫参这样关键时刻可以保命的东西实在不容易得很。

    方玉越想越是气闷,自己纵然筹谋了这么多年到底还是不如宇文胤的人脉广,此人倒是不能不令人生出几分戒备来。

    可是凌霜今儿这事情他越想越觉得蹊跷得很,烈火是他寻找并驯服的,霜儿又是大燕朝少有的骑马好手,即便是被流言蜚语击中,被皇上一顿责罚但是也不至于这般脆弱不堪会从马上摔下来。

    他想到此处一刻也不能再等下去了,需得做点儿什么才行,当务之急便是要看看那个丫头究竟怎么样了?

    夜色降临,松林堂内已到掌灯时分,案几上到处摆着文家人,太子府,胡家等还与其他凌家交好的人家送来的补品药材。最离奇的便是此时叶南手中捧着一只锦盒,目瞪口呆的看着锦盒里的紫参。

    “凌霜,你还说你与宇文胤那个家伙没有奸情,你看看这是什么?是我花了眼吗?上一回的紫参可是你费了老大劲儿才夺过来的,今儿人家巴巴的派人送了过来,你得多大面子?”

    凌霜此时仰靠在迎枕上,额头还真的擦破了皮被素纱裹着,脸色也有些发白,她揉着眉心不知道宇文胤这是唱的哪一出?

    “姹紫!将这紫参以咱家二爷的名义送回到宇文胤府上去!越快越好!”

    “别啊!”叶南眼底放光死死抱着盒子不放手,“霜儿,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那厮绝对看上你了,要不你出卖一下你的色相卖个笑给宇文长公子,这紫参就转送给我算了,这可是极品的药材啊!有钱没价!”

    “姹紫,拿下!”凌霜捂着有些微痛的额头,今儿烈火的演技也是够夸张的,将她差点儿吓死了。之前只是设计被它摔下来便是,却不想烈火自作主张一蹄子蹭在了她脑袋上,小混蛋!差点儿真的将她踩死了去。

    姹紫也不敢怠慢将叶南手中的紫参拿下退出了暖阁,叶南点着凌霜的鼻尖道:“过河拆桥啊!凌爷!我堂堂叶神医生生被你撺掇着合起来欺瞒世人,连皇上也骗了,我得担着多大的风险!要你一株紫参怎么了?”

    “乖!别生气!”凌霜挤出一抹邪肆的笑容,压下了叶南的手臂笑道,“等我有朝一日得势了,我亲自差人去高车将所有的紫参给你挖过来做药材,好不好?”

    “罢了,罢了,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混帐东西!”叶南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凌霜在软榻上挺了一天装死,也不能动,还被文家的女眷将眼泪鼻涕擦了一脸,此番倒也饿了去。

    “嫣红,有吃的没?”嫣红嗤的一笑道,“有,后厨有熬制好的参汤,米粥……”

    “来点儿肉成不成?”凌霜今早在宫里头跪了那么久,又被撂在了软榻上应付徐太医等人,若不是叶南插科打诨嬉笑怒骂将徐太医气走了,那些老家伙恐怕现在还在松林堂研究治疗她脑袋的对策。

    如今凌霜却是饿惨了的,林子妍抿唇一笑,越是与凌霜呆的时间久了越觉得这丫头实在是谜一样的人物。时而威风凛凛,时而无赖顽皮,但就是让人恨不起来。

    “大小姐,后厨有刚卤出来的猪脚,我给大小姐端了来。”

    ‘妍儿,深得我心,快快端来!“

    嫣红忙同林子妍将一应吃喝端了过来,凌霜正自啃着猪蹄膀却听得外面传来叶南略有些紧张的声音道:“方公子来了?!“

    凌霜猛地呆了呆,林子妍一把将装食物的盘子扔进了软榻后面,凌霜此时也来不及计较方玉是怎么进来的,赶忙躺倒继续装死。心头却是暗恨,自己手底下的奴才们到底还是与方玉的关系匪浅,居然将人给放进来,明儿一人五十军棍,叫他们晓得谁才是他们的主子?

    嫣红同林子妍忙疾步走出了暖阁正对上了一袭黑衣的方玉,身边站着苦着脸的叶南还有那个顾啸云。她们瞬间晓得是谁出卖了自己的主子,可是方玉如今的身份尴尬倒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姑……方……方公子,”嫣红差点儿闪了舌头。林子妍神色沉稳缓缓接话道,“方公子深夜造访怕是不妥,还请方公子回去吧!”

    方玉扫了一眼林子妍,林子妍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凝固了几分,气势上却是落了下来,只是抿着唇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

    方玉顿了顿道:“别的人不动,你们却是晓得的,我是不会害她的。我只是来看看她罢了,不然这心思乱的很。二位姑娘莫非真的要方某给你们下跪才肯放我进去吗?”

    嫣红和林子妍没想到方玉会这样说,愣怔之间,方玉已经将她二人推开径直走了进去。

    方玉绕过紫檀木屏风疾步走到了软榻边,入目便是凌霜额头上裹的严严实实的素纱,隐隐有梅花般的血迹渗了出来。这景象就像一柄利刃割开了方玉脸上再也维持不住的面具。他疾步抢了过去半跪在了榻边,连声音都走了强调,铺天盖地的绝望惊恐让他几乎要发了狂。

    “霜儿?”方玉明明张了张嘴却是喊不出声音来,桃花眸中瞬间晕染了泪意,一把将凌霜放在身侧的手握在掌中。

    “霜儿,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混蛋!离开我才仅仅这么几天便将自己弄到了如今的田地,你让我如何是好?如何是好?”方玉垂首薄唇紧紧贴在了凌霜纤白的手背上喃喃低语,随即整个身子突然微微一颤。】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