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章 狗尾草】

    335章狗尾草

    只是凌霜呆呆立在门口,似乎入定了般,嫣红刚要上前却被姹紫揪住。

    “给大小姐取披风来!”

    林子妍早有准备将披风送到了姹紫的手中,姹紫拿着披风替凌霜裹在肩上小心翼翼道:“大小姐,外面风大,回去吧!”

    凌霜凤眸中却是一片茫然突然问道:“京城哪家酒楼的酒最烈?”

    姹紫一愣,嫣红忙道:“大小姐,小心身子,借酒消愁还是不要了吧?”

    林子妍不禁苦笑,她这样半死不活的样子还不如宿醉一场缓缓笑道:“京城毓秀河畔的桃花渡,酒是最好的也是最烈的,不过也是最贵的。”

    “带好银子随我来!”凌霜大步走了出去。

    “妍儿?”姹紫责怪的看着林子妍。

    林子妍苦笑道:“不让她发泄一下,她心头更痛,这事儿需要瞒着老夫人,不然我可是要领五十军棍的!”

    “走吧!豁出去了!”嫣红大大咧咧紧跟而上,姹紫忙折回去取了银票随即跟上。

    毓秀河畔的桃花渡最是京城热闹的去处,凌霜径直闯了进去,里面正自喝酒的酒客们倒是狠狠吓了一跳。

    这不是那只母老虎凌将军吗?凌霜全然不顾及四周诧异的目光,直接上了二楼,要了一个包厢。

    店小二忐忑的走了过来请安,京城中凌霜总是与各种不可思议的麻烦共存,看到这女人来了桃花渡吓也吓死了人。

    “凌将军,您要点儿什么?”

    “最好的酒拿几坛来!”

    “这……要吃点儿什么菜?”

    “拿酒来!”

    店小二顿时脸色惨白,听闻凌将军酒风不好,今儿显然是要喝醉的节奏。

    一边的姹紫摸出银票放在桌角边斥责道:“怎的这么罗嗦?上好的酒菜先拿上来!”

    店小二也不敢罗嗦忙拿了银票退下,不一会儿上好的酒菜端了上来。凌霜直接拍开封泥猛地灌下一口,却是咳嗽了起来。

    嫣红凑到凌霜耳边劝道:“大小姐,多少吃一点儿菜垫垫肚子再喝,伤了身子……”

    “来!陪我一起喝!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死与活!”

    隔壁包厢里的宇文效差点儿破了功笑出来,却看到宇文胤严肃的冷脸忙将幸灾乐祸的表情压制了下去。

    “大哥,这女人没想到栽在了情字上头,嘿嘿……”

    “闭上你的嘴!”宇文川瞪了宇文效一眼。

    宇文御抬眸扫了一眼大哥,暗道真是孽缘,没想到兄弟几个出来喝酒还能遇到凌霜?不过大哥怎么看起来心情并不好?拆散方玉和凌霜是他的一贯心愿,如今心愿达成,他反而板着个脸,好似随时随地要灭掉谁似的。

    宇文胤今天穿的不是很张扬,身着一袭银色绣竹纹的锦袍带着几分少有的儒雅,此时紧紧捏着杯子。思绪却是被隔壁凌霜的大吵大闹牵引了过去,有些魂不附体的感觉。

    凌霜本来酒量就小,哪里经得住两坛烈酒下肚?此番早已经文思泉涌,叫嚷着要给桃花渡酒楼的雪白墙壁上题词。

    酒楼老板晓得凌将军的酒风只得硬着头皮找来笔墨,凌霜大大咧咧,东倒西歪的冲向了墙壁。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残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哎呀!谁说凌将军不会诗词,这几句词绝妙啊!”不知道哪个文人墨客不禁夸赞了一句。

    宇文胤狭长的墨眸一烁,带着几分诧异之色,示意宇文御将包厢隔着门的紫檀木屏风推开一条缝隙。

    他转眸看去却发现凌霜踉踉跄跄整个人都趴在了墙壁上,衣裳上早已经糊了墨汁儿,身边伺候的小丫头脸色通红却又阻拦不得。

    “望京城内外,满城都是……咯……”凌霜打了个酒嗝,“困难户儿……”

    宇文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忙捂着唇,小心翼翼看向了大哥。

    刚才还夸赞凌霜文采好的人已经是面面相觑,这是啥玩意儿?

    “问君能有几多愁……”凌霜大笔一挥,凤眸中已经迷离得不成样子,“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围观的人狠狠打了个踉跄,挤作一团。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这货稍稍正常了一点儿。

    “我自飘零我自狂,但愿天下有情人……早点黄……”

    四周倒了一片。

    “天涯何处无芳草……男人都是狗尾草……”

    “大小姐!”嫣红惊呼一声,凌霜直直倒在了地上,醉的不省人事。

    宇文胤猛地起身一掌推开了屏风,疾步走到了凌霜面前。此时凌霜巴掌大的娇俏小脸已经被墨汁儿涂抹得不成样子,此番脸色惨白却更是衬托出几分楚楚可怜来。

    他忙躬身要将凌霜打横抱起来,却被姹紫冷静的格挡开道:“多谢宇文长公子仗义,这等小事还是我们做奴才的来吧!”

    她同林子妍将凌霜扶了起来,嫣红出去叫了一辆马车,四个人匆匆忙忙离去。

    宇文御看着姹紫的背影,好一个冷静机敏的丫头,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玩味来。敢将大哥撂在这里不放在眼里的女子倒也是挺奇特的存在。

    宇文胤缓缓放下尴尬抬起来的手臂,顿了顿,转身离去。留下来一群文人墨客对着墙壁上的涂鸦指指点点。这真的是大燕朝从来不曾出现过的墨宝,宇文效走出几步,随即停下脚步又看了一眼墙壁上的诗词笑道:“这才像个做将军的样子!”

    凌霜再一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正午时分,她只觉的头痛欲裂,刚刚醒来梳洗过后便被老夫人派来的柳青叫了去松鹤堂。

    她知道自己酒风不好,不会是昨天买醉被老夫人察觉了吧?忙转头责怪的看向了嫣红等人,也不知道帮她遮盖着些。

    只是嫣红那些丫头的表情怎么这么怪异?她忙挤出一抹笑容冲柳青笑道:“好姐姐,告诉我,老夫人叫我做什么?莫不是我昨儿犯了什么错?”

    柳青抿着唇微微一笑道:“大小姐也没犯什么错儿,就是喝醉了将桃花渡酒楼的墙壁涂抹得乱七八糟,那句天涯何处无芳草,男人都是狗尾草,对仗工整至极,老夫人想同大小姐研读一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