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章阴毒的局】

    329章阴毒的局

    凌霜命人将叶南请过来的时候,方霏早已经气绝身亡。叶南不可思议的看着凌霜道:“好家伙,从来没见过对自个儿这么狠的人,这种断肠丸只要一粒便能送命,这女人显然当饭吃了。”

    叶南越说声音越小,即便再怎么大大咧咧,她也发现了凌霜的不对劲儿。

    “霜儿,这是怎么了?要不我给你开一副安神的药,你好好睡一觉,你这个样子让我瘆的慌!”

    凌霜捏紧了拳头猛地冲出了东暖阁,直奔西苑而去,刚走到门边便看到方玉的心腹们将西院的门紧紧把守着。

    “少夫人!少主说了……”

    “滚开!”凌霜此时的愤怒几乎像是春季着了火的野草,压也压不住。方玉居然为了守住哪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亲自将方恒杀了,连带方霏也死了。

    虽然那两个人死有余辜可是方玉这穷凶极恶的做法还是令她不齿,门口的手下刚得了方玉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入西苑。但是面前站着的是少夫人,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刚要再罗嗦几句却不想被少夫人一掌拍飞了去。

    凌霜径直走到了西苑的内堂,顾啸云也再看了一眼凌霜后暗道不好,今儿少主恐怕有大麻烦。

    “方玉!”凌霜推开试图阻拦的顾啸云一脚将内堂的门踹开走了进去。

    此时内堂的青石地面到处是血迹,方玉正站在方恒仰躺在软榻上的尸身面前发呆。方恒死的极其蹊跷,关键死在了方府,陈国公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他看着方恒身上一道道致命的刀伤,还有雪墙上触目惊心的几个鲜红字迹,上面写着“杀我者方玉也!”

    这显然是个令他措手不及的局,方恒尽管恨他还不至于有这种自杀报复他的勇气,唯一的解释是这件事情背后有一个极厉害的对手在推波助澜。

    方玉刚要理出个头绪来,却不想凌霜一脚将门踹开了去。

    “霜儿?”方玉忙转身想要抓住她的手,却被她冷冷甩开。

    方玉心头一顿,这丫头是怎么了?一股子从来没有的恐惧感让他心悸,这丫头的脸色看起来不对劲儿。

    “霜儿?你先离开!这里血腥味太重!“

    “我离开?”凌霜的凤眸扫向了软榻边墙上的鲜红血字,更是觉得心头狠狠抽痛了一下,“方玉,我知道你是个骗子,却没有想到你还是个狠毒的骗子!你以为杀了他,你的身世就会不被人所知晓吗?方玉,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你居然是这般不堪的人!”

    方玉心思瞬间明了,只觉得头皮发麻,像是被一道天雷狠狠击中了一般。身世?杀人灭口?原来真正的困局竟然是现在的情形?

    将方恒救出去,将方恒再送进西苑,然后将自己的身世通过方恒的嘴巴泄露给凌霜,最后造成杀人灭口的痕迹,所有的一切让自己在凌霜面前丑陋到无所遁形。

    好深的心机,好狠的招数,方玉这一次是真的陷入了绝境。

    “霜儿!你听我说!方恒不是我杀的!”

    “方玉,你当老子是傻子吗?”凌霜从怀中取出了宇文梅清的画像,抖开了放在方玉的面前,“方玉,你到底有几句真话?你觉得玩儿我是不是很有意思?”

    凌霜的凤眸中已然是赤红了,却干干的灼烧着没有一滴眼泪能落下来。

    “霜儿,我本来要告诉你的,这件事情你给我个机会慢慢解释好不好?我们先离开这里好不好?找个僻静的地方……”方玉眼底的惊恐是真实的。

    “编……继续编?”凌霜将画像收了起来,冷冷笑道,“我知道你嘴硬脑子好,我辩不过你,不过老子有的是让你显形的地方。”

    凌霜说罢转身奔出了西苑,方玉彻底慌了,此番什么也顾不得了,方家,陈家,方恒都他娘见鬼去吧!他媳妇要跑了!

    “霜儿,你站住听我说!”方玉跃出了西苑,却不想凌霜骑着烈火一晃便不见了踪影。

    方玉忙命人备马飞奔出了方府追了出去,夜色越发浓厚了几分,京城中的街道到处是一片祥和静谧,如果忽略了急促的马蹄声的话。

    凌霜的目标很明确直奔宇文擎宇所在的大将军府,今夜宇文胤等四兄弟具是被父亲关在将军府里修身养性,因为他们最近太能闯祸了。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不是他们闯祸,而是祸闯上了他们。宇文胤刚练完剑,借着夜色品茗小憩了一会儿,准备回房休息却不想前院的护卫惊慌失措的奔来。

    “慌什么?”宇文胤抖落了玄金色锦袍上的露珠,此时正是通向黎明最黑暗的时刻,他狭长的眸子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凌霜那个女人将……将将军府的门砸了……”

    宇文胤的墨眸猛地一愣,随即闪过了一抹兴奋的光芒,又将这光芒压了下去。

    “走!去看看!”

    凌霜此时叉着腰站在了大将军府的前厅,四周围着密密麻麻的将军府的护卫,但是每一个人看到凌霜的模样都觉得头皮发麻。这女人今儿是疯了吗?已经撂倒三十几个护卫了,还要往里面的冲。

    “让宇文擎宇滚出来!”凌霜声音发颤,却看到宇文家几兄弟簇拥着大哥宇文胤缓缓走了过来。在他们如今的意识中,只有大哥能治得住这个疯女人。

    “凌将军,今夜夜色清凉,如何火气这么大?”宇文胤唇角微微挑起一抹弧度,饶有兴致的看着凌霜几乎要奔溃的表情,心头却是有些诧异,这女人就像是练功走火入魔了似的。

    “让宇文擎宇出来!我和你说不着这事儿!”凌霜自己也没有察觉出来此时的她看起来有多么狼狈,手中捏着的宇文梅清的画像已经浸满了她的汗水。

    “凌霜!你未免欺人太甚了吧?”宇文川上前一步冷冷道,“你夜闯我宇文府邸,打伤我家臣,还这般对我父亲出言不逊……”

    “凌将军是来找老夫的吗?”一道苍老沉稳的声音从前厅的门口传了过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