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章强行祭拜】

    325章强行祭拜

    “方玉,对不起,”她转过头小心翼翼看着身边的夫君,“我不是故意要睡着的,你在最难的时候我没有陪在你身边……”

    “傻丫头!”方玉这几日心头的煎熬和痛楚在这丫头说了几句话后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了,果然还是他的霜儿最好。

    “太子驾到!”门口唱礼的李管家高声禀报。

    方玉和凌霜同时站了起来迎到了门口,太子亲自吊唁,尽管方玉心头不痛快可是不能不迎接,太子可是代表皇家的脸面。

    龙辰逸今儿也穿得素净,缓步走了进来扫了一眼身穿重孝的凌霜站在方玉的身后俨然一副小媳妇的模样,心头越发恨了几分。

    “臣方玉拜见太子殿下!”方玉躬身行礼。

    “罢了,今儿本宫是来祭拜文昌公,这些虚礼不必了!”他缓缓走进了灵堂接过了一边侍从递过来的香烛敬献在棺椁前的巨大青铜香炉中。

    “方恒!来!给你父亲也上上香!”龙辰逸转身冲他身后跟着的身着重孝的方恒挥了挥手。

    早在方恒现身之后已经引起了方家上下的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脸面丢尽的方恒会来闹灵堂。

    方玉抬手一拦道:“陈公子,不必了吧?”

    方恒眼角狠狠一抽,他居然呼唤自己陈公子?

    “方玉,你不要欺人太甚!”方恒额头的青筋隆起。

    “我欺人太甚?”方玉淡淡道,“请问你与方家有何关系?我父亲便是因为你和你娘亲做下的龌龊事才一步步活活气死了去,今儿你难不成还要将这灵堂挑了去。”

    方恒咬牙道:“方玉,父亲并没有开口不认我这个儿子吧?”

    方玉眉眼间一阵寒凉,方恒继续道:“是,是滴血认亲了,可是父亲并没有说不认我这个儿子!”

    “他要杀了你这个孽子!还不够说明问题吗?”方玉唇角微冷。

    方恒接话道:“是啊!是要杀我!但是三叔公您老也在场,”方恒转身看向了愤怒的胡子直抖的三叔公,“那个时候父亲说要杀了我这个孽子,听清楚了是孽子,”方恒重重咬着那个子字道,“他还承认我是他的儿子,祠堂里的碟谱上也有我的名字,方玉你说我有没有资格来?”

    方玉倒真的是哑口无言了,尽管这个不知死活的混蛋实在是嘴硬狡辩,可是那天场面混乱至极方修文倒也没有吐口说不认方恒这个儿子。加上自己与宇文胤争斗,在前朝太子面前保全方家,一系列的事情多的数也数不清,倒是忘记了将方恒从家族碟谱中除名。

    “哼!方玉,我也是方家的儿子,这一点你记清楚了!”方恒推开方玉径直走到了方修文的棺椁前重重跪了下来,三炷香上过后,他心底倒是生出了几分异样的痛楚。

    不管怎么说,自己这二十多年来在方家得了方修文的宠溺远远多过方玉,若是没有方玉这一切还会继续下去,若是没有他这个小杂种,他方恒才是方家真正的家主。

    方恒缓缓站了起来,到底在方家上下鄙夷的目光中还没有厚脸皮到在方修文跟前守灵的地步。

    “方恒,你可以滚了吗?”方玉不想在这样的场合下与他一般见识。

    方恒扫了一眼一边冷眼旁观的凌霜冲方玉缓缓道:“我要去西苑收拾我的东西,你放心我会经常回自己家坐坐的。”

    方玉忍下了心头的怒火道:“李管家派人跟着陈公子去西苑!”

    “不必了,”方恒冷冷笑道,“我自个儿的家,我自个儿省得该拿什么不该拿什么!”

    太子龙辰逸眼底掠过一抹别样的笑意缓缓道:“方玉,都是自家弟兄何必这样小气,本宫做主让方恒在西苑住下来,最起码也需要等到文昌公出殡之后吧?都是方家的子弟何必这么冷情?他虽然是长子,但你是家主,他威胁不了你什么的。”

    凌霜实在听不下去了,他娘的,明摆着欺负人嘛!

    “太子殿下,”凌霜上前一步道,“陈公子已经不是方家人了,住进来不妥吧?”

    龙辰逸看到凌霜为了维护方玉这般顶撞自己不禁心头恼怒可是却恨不起来冷冷道:“当年凌家收养的养女凌婉做下那样的错事,死了之后凌老夫人还掉了泪。凌家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情冷心?方恒说到底也是在方家养大的孩子,就住最后的几天送老爷子一程也碍着事儿了?”

    “殿下你……”凌霜没想到龙辰逸居然举了凌婉的例子,刚要说什么被方玉揪住了手臂。

    “霜儿,不得无礼!既然是住几天便住几天好了!门口的流浪狗无家可归还要收留一些日子呢!”方玉冷冷笑道。

    方恒和太子的脸色都不好看,将方恒比作了狗连带着将陈国公也骂了进去。

    凌霜之前毕竟同龙辰逸关系不错,此番也不愿意将双方关系搞得太僵了,只要方玉这边能过得去,她也不说什么了。

    方恒将攥紧了的拳头藏进了袖中,缓缓转身回到了西苑,方玉!凌霜!会有你们哭的一天!

    前院凌霜到底执拗不过方玉,方玉硬生生命人将她弄回东苑休息,对方家人说长房媳妇最近身体有恙不能守灵之类的借口。

    如今方家上下都是方玉说了算,有恙就有恙吧!谁也不敢说半个不字!

    凌霜回了东苑倒也睡不着了,最近几天睡得太多了,但是叶南还是唠叨着将她摁倒在榻上才心满意足的随着顾啸云离开。

    她刚躺了一会儿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怯生生的女子哀求的声音,随即坐了起来掀开纱帐问道:“嫣红,谁在外面?”

    嫣红忙回禀道:“是二小姐来了!”

    方霏?凌霜心头一顿,下了床榻命人将方霏请了进来,对与这个娇滴滴的柔弱不堪的妹子,凌霜倒是也没有太多的讨厌。说起来若不是上一次这个方霏给她通风报信,她还不能设计将凌婉困在桃花林中呢!

    方霏身着素白色纱衫刚走进来便冲凌霜跪下磕头道:“嫂嫂,救救我娘亲吧!”

    凌霜忙将她扶了起来:“霏妹妹是折我阳寿吗?怎么跪下了?有什么话且说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