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章 长子来了】

    324章长子来了

    方恒眼底掠过一抹憎恨冷冷笑道:“他如今正是春风得意之时,有什么奇怪?”

    关三爷压低了声音道:“表少爷,这些本来都该是表少爷得了的,如今却被方玉那厮抢了去,咱们做奴才的都看不下眼去!”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方恒眼底的恨意更是浓烈了几分可是却有着万般颓丧的无可奈何。

    关三爷忙道:“表少爷,奴才今儿倒是有句话要传给表少爷,其实呢太子爷同方玉也是有些隔阂,如今表少爷若是想要报仇不妨找太子爷想想法子。”

    方恒再怎么灰败颓丧但是还没有变笨,瞬间明白了关三爷原来是太子爷的人,唇角微冷道:“好奴才!果然是有备而来!”

    “表少爷,奴才说句公道话,如今表少爷能仰仗的还真的只有太子爷了,且不说您和太子爷那可是亲亲儿的两姨兄弟,即便是您能回到陈家也是太子爷多方运筹才得以成行。太子爷是谁?那是国之储君未来的皇帝啊!您要是能帮着太子爷将方玉这块儿绊脚石除掉,以后论起功劳您可是头一份儿的!如今方家显然和太子爷闹翻了,太子爷丢了面子少不得要收拾方家的,你何不凑凑这份热闹!”

    方恒倒是心思一动,他如今知道自己已经毁了半条命,他不谋求别的只求能将方玉那厮杀了才好。

    “可是我这样一无是处的人,哪儿还有太子爷能看得上的资本和方玉斗?”

    关三爷忙恭敬道:“就凭着您的这个身份啊!您可是方家的长子,如今您回到方家谁敢说半个不字?况且……”他俯身凑到了方恒的耳边道,“那方玉的身份也不见得多光彩,他娘亲淳姨娘听闻居然是宇文家出来的女孩子呢!”

    方恒猛地站了起来:“你说什么?”

    关三爷忙压低了声音道:“我的主子哟!您想想凌将军对宇文家那可是恨之入骨,若是晓得方玉的娘亲是宇文家的人,那方玉岂不也是宇文家的人?这要是被凌将军知道了,方玉还能有好?”

    方恒一把抓住了关三爷的胳膊道:“你不是诓骗我?你怎么知道这些?”

    “奴才哪有这个胆子,这可是太子爷的信儿,今儿方家头三开鼓,吊唁的人多如牛毛,太子爷吩咐了人候着,若是您要去方家将这事儿搅合了,太子爷那边自然是给您提供方便的。”

    方恒因为吸食了五石散浑身一个劲儿的打摆子,此番更是坐不住了不停地在青石地面上兜圈子,突然一击掌道:“方玉,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他浑浊的眼眸瞬间晕染出一抹怨毒,转身看着关三爷道:“我要拜见太子殿下!”

    “您想通了就好,奴才这就带您去!”关三爷忙侧身请方恒走在前面,方恒只顾着报仇根本没有注意到关三爷眼底一晃而过的嘲讽和杀意。

    凌霜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根本没注意到如今的方家已经变了天,她缓缓起身揉着隐隐有些疼痛的额角,宛若做了一场噩梦。

    噩梦中凌霜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那场惊心动魄的地宫枪战,他们一个小队的人被那个臭名昭著的国际盗墓集团堵在地宫中一个个宰杀。这样血腥的噩梦是她终生不愿意再回想起的东西,却很奇怪的又从头脑中迸发出来。

    “大小姐,”嫣红看到凌霜醒来后忙走过来将她扶着仰靠在迎枕上,“大小姐终于醒了?”

    凌霜敲了敲脑袋突然想起什么来:“宇文御那小子关起来了吗?别跑了,不然胡离的事儿就麻烦了!”

    嫣红不禁苦笑,姹紫忙端着莲花茶接话道:“大小姐,宇文御又被抢了去,大小姐还被宇文胤那厮抓进了藏书阁若不是姑爷来救指不定要出什么事儿呢!”

    凌霜想起了自己失去意识之前耳边传来怪异的咒语凤眸中掠过恨意道:“宇文胤那厮果然阴毒,我怎么觉得那是南疆的幻术?”

    “大小姐,何止是幻术,大小姐差点儿被降头师抹去了记忆,”嫣红当初可是跟着方玉闯进了藏书阁的,此番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得很。

    “降头师?”凌霜眉头蹙了起来,“南疆这么多搞怪玩意儿不能不防,嫣红,姹紫从今天开始你们两个将南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收集起来,我们不妨也参详一下!”

    姹紫忙应了下来,行军作战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至从文家五爷的那块儿带血玉佩的出现,她就晓得凌家军定是在南疆陷入了大麻烦。此番大小姐让她们早做准备倒也是英明之举。

    “咦?你们怎么都穿得这么怪异?”凌霜此时才发现嫣红,姹紫身上都穿着素白衣衫不禁颇感诧异。

    嫣红脸色顿了顿道:“大小姐,方相已经过世了,今儿是头三开鼓的日子,阖府上下都带了重孝。”

    凌霜整个人被吓傻了去,自己睡了一觉醒来后,方玉的爹没了?

    “快!快!帮我换掉身上这些艳丽衣裳,”凌霜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离谱,公爹去世她这个长房媳妇居然在榻上躺了这么久。

    “大小姐别急,奴婢已经给大小姐准备好了,”姹紫做事一向沉稳周到,早已经按照大小姐的身材做好了一身孝衣给她换上。

    凌霜忙走了出去却又停在了门边将头发上的南珠簪子等一应头饰全部取了下来扔到一边,随即便转过了花厅到了前院的正厅。

    她匆匆忙忙的步子停在了灵堂门口,方玉此时正跪在灵堂门庭处陪着前来吊唁的人烧纸,脸色因为疲惫而显得憔悴不堪。

    凌霜不禁心疼了几分,忙走了过去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缓缓跪在了方玉的身边。

    方玉知道她今天会醒过来只是没想到这丫头一醒来便赶过来与他并肩跪着,眼底掠过一抹暖意,嘴上却是有些生气:“身子弱,就多躺躺,还不快回去!”

    “都躺出毛了!”凌霜刚要顽皮的笑笑猛地将笑容僵在脸上,这场合实在不适合脸上有任何笑意,忙换上了一脸的悲苦冲方修文的棺椁重重磕了一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