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章翰林院侍读学士】

    323章翰林院侍读学士

    龙煜天一瞬间觉得苍老了几分缓缓转身将方玉扶了起来道:“看在你娘亲的份儿上方家的事情就罢了!玉儿,前面的路还很长,如今才走了一小步而已,你要好自为之。”

    “是,父亲!”方玉躬身将龙煜天送了出去,心头才松了口气,谁能想得到刚才只是一瞬间便是方家的生死关头。他知道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人可以将让他那心冷如铁的父亲放下,那就是已经死去多时的娘亲。

    方玉送走了父亲后得空儿便去了东苑,嫣红和姹紫还有林子妍派人将东苑守得水泄不通,如临大敌,看到方玉后顿时松了口气。

    “少夫人怎样?”方玉之前已经派人将顾啸云和叶南带到了方家,但还是不放心得很。

    “叶姑娘已经看过了,说是无碍只是身子虚了些,休息两天便缓过来了!”林子妍倒是沉稳忙迎了过来回禀道。

    方玉点了点头推开了暖阁的门,嫣红和姹紫此时在屏风里面陪着叶南给凌霜配药,顾啸云坐在外间的椅子上看到方玉走了进来后忙站了起来。

    “少主!”

    “我先去里面看看,”方玉大步绕过屏风,只见叶南正将几种配好的药放在了一个特定的小香炉中燃了起来,一股子清冽的香味袭来。

    “叶姑娘,霜儿怎么样?”方玉走向了榻边看着已然昏迷不醒的凌霜,只不过气色比之前好多了,脸上带了几分红晕,倒也睡得香甜。

    叶南冲他摆了摆手不理会他而是将写好的方子交到了嫣红的手上:“按照这个去京城最大的药铺买了来,雪莲必须要纯正的不能是那种次品。”

    “是!叶姑娘!”嫣红扫了一眼方玉,这个叶姑娘倒也不对姑爷客气些,不过她们也都习惯了叶南的脾气。

    “姹紫,你将我这些药材每隔两柱香的时间放进香炉中燃着,两天后你家小姐就能醒过来了!”

    姹紫得令忙走了出去收拾那些叶南带过来的银质小香炉,叶南办完这一切伸了个懒腰,很不客气的拍了拍方玉的肩头笑道:“小哥放心吧,你家娘子福大命大造化大,多不过是一个降头师下的药重了一点儿,对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两天后保准醒过来又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凌将军!”

    方玉此时真庆幸凌霜有这么一个神医朋友,这一次倒是不计较叶南的大大咧咧反而感激万分道:“有劳叶姑娘了!”

    “酬金!”叶南摊开了手。

    方玉一愣忙要命人取来却不想叶南抬手一挡笑道:“别的我不要,只是问一下少主大人,何时能让顾啸云那厮得空儿和我成个亲先?每天派给他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烦不烦啊?耽搁我两亲事事小,若是连累顾啸云无后……”

    “少说两句,”顾啸云一听不对劲儿忙冲了进来将越说越离谱的叶南拖了出去。

    方玉搓了搓脸,总算从叶南的凌乱中回过神来缓缓坐在了榻边,抬手轻抚着凌霜的脸颊,眼底的宠溺却是更浓了几分。

    “傻丫头,你是不是每一次都要吓死我才甘心?真想找根链子将你拴起来这样你才能消停点儿是不是?怎么又上了宇文胤的当?那厮对你不安好心,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绕进去了,知道了吗?”

    方玉喃喃自语,温柔的像是梦语,好久才觉得这一夜的忙乱着实困了。他和衣躺在了凌霜的身边,倒是沉沉睡了过去。

    接连的两天方玉着实忙乱不堪,方家虽然势力大不如从前但是盘根错节的亲戚故交却是多如牛毛。承平帝到底因为陈家和方家交恶不能大张旗鼓亲自吊唁,可是他晓得自己能登上今天的位置方修文是出了大力气的。

    虽然承平帝没有亲自来但是一样样的祭品,还有文昌公的追号却也一点儿也不少,并且敕封方玉为从四品翰林院侍读学士,品级仅次于文毓的翰林院编修,这对于一个刚刚中了进士科的人实在是起点高了不少。要知道文毓做到翰林院编修用了六年的时间,而方玉仅次于他的地位仅仅是几个月的时间。

    陈国公虽然不满但是毕竟自己的女儿陈瑶也做下了没脸的事情,只得忍气吞声将女儿的尸身接回到陈家悄悄安葬在了一处僻静坡地。到如今根本不可能再指望女儿能进方家的祖坟,只是看着眼前枯瘦如柴,神情呆滞的方恒更是多了几分感叹和愤怒。

    方恒如今在陈家也是个没脸的,将自己关在了陈国公给他安置的偏院中,至于方修文的丧事他是断然不能参加的。

    从之前名动京城受人尊敬的方家长公子到如今猪狗不如的私生子,他觉得自己还不如死了干净。

    “表少爷,外面有人求见,”服侍方恒的丫鬟小心翼翼道,最近方恒情绪不稳动不动拿下人撒气,她们倒也是怕了的。

    方恒刚吸食了五石散,正自心烦气躁的散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没空儿见什么人,让他滚!”

    “是……是外院的关三爷求见!”那丫鬟得了关三爷的好处自然是是不肯舍弃那些雄厚的好处银子。

    方恒一听关三爷倒是来了几分精神,关三爷是陈家外院的一个管事,这几日倒是与他混熟了。不为别的只因为陈国公将他关在后院强逼着戒药,他已经上了瘾难受的要命,正好这个关三爷能给他弄来五石散。

    “叫他进来!”方恒不耐烦道。

    关三爷穿着一件寻常袍子躬身走了进来先恭恭敬敬给方恒请了个安随即笑道:“表少爷安好!”

    “带了药吗?明儿的那顿不够了的!”方恒形容枯槁,眼底带着十分的憔悴不堪。

    关三爷忙笑着从怀中摸出一只布包来,方恒眼底的死寂终于一扫而光带着几分贪婪将布包一把抢了过来。

    “表少爷,”关三爷看着时机差不多了,缓缓凑到了方恒的跟前儿道:“皇上今天颁了圣旨,方玉那厮竟然做了翰林院侍读学士,谁都知这差事平日里最是能得宫里头主子们的赏识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