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章放手】

    322章放手

    方玉暗自好笑又好气,真正儿的亲戚混到了这种田地,娘亲在世的时候一定会伤心的,不过谁稀罕这帮自以为是的表兄弟!

    他又想起了宇文胤对凌霜的所作所为嗤的一笑道:“大表哥的年龄最大,要不表弟给大表哥说一门亲事可好?威北侯的嫡长女安轩郡主,人美才高倒是很配大表哥。”

    宇文胤藏在袖间的拳头狠狠攥了起来,冷冷道:“表弟果然风流人物,居然将别家闺阁女儿的事情打听的这么详细?”

    方玉哪里听不出讥讽来忙笑道:“也比不上大表哥风流啊!时时刻刻惦记着别人家的老婆!大表哥,你是不是有什么隐疾?怎的这么大岁数了也不成亲?若是如此,霜儿身边的那个神医叶南倒是可以请到府上给大表哥瞧瞧!”

    宇文胤咬肌绷得紧紧的一字一顿道:“不必了!留着给表弟瞧瞧吧!表弟想必还没有将我们之间的关系告知凌姑娘吧?到时候被打残了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方玉脸色果然垮了垮,随即淡然一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霜儿才不是那种没见识的女人!只可惜凌国公当年在回风谷被大舅父生生害死了,否则再生一个嫡女,大表哥也不用惦记着人家凌家的大小姐了。”

    宇文胤眼前一黑,忙站住了脚步,回风谷是他与凌霜之间永远不能解开的心结。不过这个纨绔子弟也许不知道,虽然这一次他没有用降头师抹去了凌霜的记忆,但是最起码他晓得了凌霜一个惊人的秘密。

    不过他不会将这个秘密告诉方玉的,他要慢慢运筹帷幄。

    方玉刚要再刺他几句不想自己的父亲缓缓走了过来道:“玉儿,为父随你去一趟方家!”

    龙煜天的话刚一出口,方玉登时心头一顿,父亲要去方家做什么?难不成……他心头泛起一股子难过的意味来。虽然方修文屠戮了前朝太子府满门,可是自己确实从小生养在方家,虽然方恒和方夫人折磨他但是也有家丁仆从从旁周济帮扶他。这感情自然是有些的,若是一概而论全部杀掉的话倒是太过残忍了些。

    “为何不走?”龙煜天扫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方玉忙垂首跟了上去,宇文家的几个兄弟也不得不随着父亲二叔躬身相送直到那父子两消失在门庭处。

    “大哥!”宇文御等到父亲和二叔回了偏厅后终于缓了口气,刚才实在是压抑得很,他转身看着自家有些灰败的大哥不知道这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宇文胤叹了口气道:“以后见了方玉绕道走吧!他那个父亲绝对不是我们能开罪得起的!”

    宇文家的几个兄弟唇角动了动,却是惊诧的说不出话来,这还是那个高傲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哥吗?

    只有宇文御从自己大哥的眼中看到了一抹久久没有熄灭的怒火,渐渐在墨眸的深处小心翼翼燃烧着,他不禁苦笑。大哥与方玉的争斗大概才刚刚开始吧?

    方玉提前命人将方府上下的一应事务打点妥帖,此时前厅的灵堂也已经设立了起来,一早便准备好的楠木棺椁也停在大厅的正中。方家老少具是换上了孝衣,一眼望过去悲凉到了极处。

    李管家看到自家少主终于回来了不禁心头悬着的石头落了下来,这一晚上少主出去了这么长时间,家里面的迎来送往都是自己勉力支撑着。而且之前少夫人也被人送回到了东苑看起来好似昏迷着情形不容乐观,这会子少主一回来,倒是给他吃了一粒定心丸。

    “少主!”李管家刚迎了出来便看到了少主身边站着一个戴着面具的怪人,不禁狠狠吓了一跳。

    方玉淡淡问道:“李管家,三叔公还有本家那边的亲戚报丧了没有?”

    李管家忙躬身道:“三叔公已经得了信儿,今晚太晚了明早过来同少爷商量,其他的本家也都一一告知了,京城外面的本家子弟们依着少爷的吩咐已经派人快马加鞭的去了。少则三天多则四五日定会有消息回来!”

    “嗯!下去吧!”方玉点了点头,李管家又暗自扫了一眼龙煜天暗道莫非是少主的朋友来给老爷烧香的?主子们的事情他也不敢多问什么,忙退了下去。

    方玉带着自己的父亲径直走到了灵堂,将里面身着孝衣的下人们遣了出去,整个灵堂到处是碗口粗细的白烛将灵堂映照的如同白昼可是却更加添了几分阴森之气。

    龙煜天看着正中停放的那口棺木,另半边还有知觉的脸抽了抽,唇角晕染出一抹似是而非的笑容。

    他缓缓在装着方修文尸身的棺椁前站定了,冷冷笑道:“方修文,斗了半辈子,你到头来还不是我的对手!呵呵呵……”

    方玉立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的候着,心头却是泛起了几分心思。

    “方修文,当年灭门之仇我龙某绝不能忘,”他突然抬手便要冲着棺椁拍下去,这要毁尸灭迹的做法却被方玉轻轻挡住了去。

    “父亲!”方玉突然掀起袍角跪了下来,双手捧上了方家的玉印道:“父亲,看在方家养育孩儿多年的份儿上,看在方修文冒死将娘亲救回来的份儿上,最最重要的是娘亲死的时候紧紧抓着孩儿的手要孩儿以后千万不能为难方家,看在娘亲的份儿上,孩儿求父亲放过方家吧!”

    龙煜天不禁一愣,死死盯着方玉手中的玉印,整整半柱香时间的静默,他突然仰头笑了出来。

    “方修文竟然将整个方家交给了你?!果真……果真奸猾至极!他晓得今天我会回来灭他的满门,他什么都晓得,用这个想要救下他的族人?呵呵呵……果真奸猾……”

    龙煜天声音带着几分沙哑还有深深的痛楚,抬起的手臂却是缓缓放了下去,捡起了一边的香烛点燃了敬献在棺椁前的香炉中。

    他微微闭了闭眸子道:“罢了,死者为大,我还计较个什么?当年走的太匆忙,没有来得及带上你娘亲,让你们受了这么多的苦,玉儿,不要恨你爹好不好?”

    方玉眼底的泪水顿时涌了出来强忍了下去,重重磕了一个头道:“多谢父亲能放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