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章别样的认亲】

    320章别样的认亲

    他瞬间手中的剑气凝了起来,整个几乎透明的剑身居然散出一阵蓝光,带着几分寒冰霜色,猛的刺向了宇文胤。

    宇文胤手中的赤练剑也是炙热到了像是着了火一样,挥向了方玉。下面看着的人齐齐发出一声惊呼,不敢看下去。两人这一剑刺下去,非死即伤!

    “住手!”一阵嘶哑阴暗的声音沉沉压了下来,方玉和宇文胤同时被一鼓大力分开向后踉跄着退了几步差点儿落下屋顶去。

    宇文胤大惊失色,自己与方玉已然都是高手级别的剑客了,居然还有人能同时将他和方玉两个人的力量卸了去?而且让他们退的如此狼狈?!

    他抬眸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身着灰色绣梅纹锦袍的中年男子矗立在他与方玉的中间,脸上戴着半张诡异的描绘着梅花的面具,整个人站在月色中令人似乎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即便是身经百战,在死人堆里打滚的宇文胤也是心头狠狠惊了一惊,看着那人缓缓转过身盯视着方玉好半天才道:“刚刚做了家主的人,便为了一个女人什么都不顾了吗?”

    方玉身子一颤,忙躬身不语。

    “胤儿,还不滚下来!”宇文擎宇也得了消息后快马加鞭从大将军府赶了过来,身后跟着的正是宇文浩正。

    宇文川一看父亲和二叔也赶了过来,知道今天这事儿闹大了,加上那个人居然也来了,不能不令人生出几分惧意来。

    他心思一转这是宇文家的秘密决不能被外人知晓了去,今儿那个人出现的实在是太意外了,以至于很多人还处在震惊之中回不过神来。

    他忙冲满脸诧异的段佑天微微躬身道:“家中出了这档子事儿让段大哥见笑了,小弟作陪今儿在花厅喝一盅如何?”

    段佑天心思灵动的一个人哪里不晓得宇文家的人不想让外人参合,随即笑道:“走!倒是要尝尝你大哥藏的梨花春。”

    “请!”宇文川冲三弟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前面看着点儿,父亲今天显然动了怒少不得将大哥一通责罚。

    宇文浩正也命人将院子里的闲杂人等清除了一个干净,随即走到已经带着方玉从房顶上下来的玄天宗尊主面前。

    “尊主!院子里说话不大方便还请后花园的偏厅一坐!”

    “嗯!”玄天宗的尊主点了点头随即随同宇文浩正走到了后院僻静又装饰华丽的偏厅,他缓缓走进偏厅后独自在正位上坐了下来。

    宇文浩正微微侧身请自家大哥陪坐在了前太子的身侧,宇文擎宇在前太子面前倒是有些罕见的拘束忙躬身先行了一礼道:“王爷……”

    前太子缓缓道:“前尘旧事何必再提,子恒这几年还过得好吧?”

    宇文擎宇额头瞬间渗出了冷汗,一边的宇文浩正忙替兄长解释道:“尊主,当年小妹的事情大哥也不得不做个样子出来,其实后来找一个孕妇的尸身替换了小妹也是大哥的主意,整个过程也都是大哥运筹帷幄。怪只怪方修文内宅不稳才害的……”

    “梅清的事情不要再说了!”前太子半边面具下已经带着几分浓烈的疲惫和悲伤,转眸看向了方玉道,“方修文死了,你即便是做样子也要做下去的,却是来你表哥家胡闹,实在是混账的很!”

    宇文胤脸色掠过一抹不自然,他父亲心头的石头倒是轻轻落了下来。方修文一死,方玉势必要上位,而且前太子重新回到了京城,明摆着是要算总账来了。当年自己确实要杀掉自己的亲妹妹保全家族,但后来二弟与方修文插手相救,他也懒得管睁一只眼闭一眼在承平帝面前硬是混了过去。

    但是自己追杀小妹的事情毕竟是前太子心头的一根刺,他好不容易才让宇文家壮大到如今的程度,若是得罪了前太子这个冷血之人,宇文家怕是要遭难了。

    不过前太子重新争夺那个位置倒也需要宇文家的帮助,而且刚才他称呼自己的长子胤儿为方玉的表哥,显然是看在了小妹的份儿上,不追究了。

    幸亏有小妹,不管宇文家当年做了什么,小妹一直都是前太子心头永远放不下的痛,当然还是宇文家能够在前太子手下生存下来的最后一块儿砝码。

    他忙借着这个机会下台,毕竟今天自己的儿子冲撞了方玉在先。

    “胤儿!还不快向你姑父,表弟道歉!”宇文擎宇将这尴尬的见面一句话变成了久违的亲戚相聚,姑父,表弟的喊着,倒是带着几分浓浓的亲情在里头了。

    宇文胤心头却是烦乱至极,始终没有从凌霜那一声声方玉的呼喊声中缓过劲儿来,脸色自然是不好看。

    “父亲,孩儿没有错!是方玉他闯进了孩儿的家,打伤了孩儿的家丁,还将孩儿……”

    “啪!”宇文擎宇不禁大怒疾步走到了宇文胤面前狠狠给了他一记耳光,宇文胤瞬间懵了。从小到大倒是没少挨打,可是如今自己已经成年,也是堂堂的护国大将军,当着方玉的面儿挨了这么一下,心头的委屈顿时化作了无边的怒火和恨意,抿了抿薄凉的唇攥紧了拳头只是不说话。

    宇文擎宇不禁哀叹,自己儿子最近做的荒唐事,他哪一样不知道?儿子也长大了而且还是护国大将军,他若是过多干涉倒显得宇文胤没有能力了。只是他引以为豪的长子一旦遇到了凌家的那个妖女,自己这个精明强干的儿子便像是傻了一般,说傻话,办傻事,实在是端不上台面。

    前太子如今的武功和实力,莫说是自家一个小小的犬子,即便是合起来宇文家所有的父兄子弟的力量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好不容易前太子放了话认了他这门亲,这臭小子还甩脸子?

    “跪下!”宇文擎宇真是气得要吐血,不禁抓起一边墙上挂着的青铜长剑,也不拔出来,连着剑鞘举着便要抡下去。

    宇文家是武将家族,家里面处处摆着刀枪剑戟当装饰品,这武器倒也拿的顺手,可是若真的这么抡下去宇文胤哪里还有命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