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章 决斗】

    319章决斗

    不多时那蛊虫便像是着了火般变得通红异常,随即蠕动的躯体渐渐僵硬不动。

    “这个是什么?”宇文胤冷冷问道。

    降头师忙道:“回禀长公子,将这蛊虫磨碎了给这位姑娘服下去,她会忘记之前所有的前尘旧事,只记得的长公子一个人。”

    宇文胤狭长的眸子微微闭了起来,总觉得这样似乎有些不妥,可是却不甘心凌霜眼底只有那个方玉,一时间竟然踌躇着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此时藏书阁顶楼的窗户突然被人一脚踹开,宇文胤还没有从纠结的思绪中反应过来,却看到身着纯白锦袍的方玉陡然从窗户中跃了进来。随之藏书阁楼下已经一片喊杀声,凌霜的人居然这么快突破了宇文家暗影和南疆幻术的围困,与藏书阁外面宇文家的人斗到了一处。

    方玉一眼看到了榻上脸色惨白昏迷不醒的凌霜,淬利的桃花眸中俨然是惊天的怒意,抬手将她额头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统统抹了下去。随即反身一掌击碎了降头师的天灵盖,那降头师也算是南疆有些道行的人,没想到遇到了方玉这样动作快如魅影的人,几乎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便已经一命呜呼了。

    方玉弯腰一把将凌霜打横抱了起来,仔细查看了一番倒也没有发现凌霜伤到了哪里,心头稍稍放下了几分。、

    此时月珑和嫣红也攀附到了窗户边,他顺手将凌霜交到了二人的手中。

    “带着你们大小姐先离开此地!我有笔账要好好同宇文长公子算上一算!”

    嫣红此番已经急红了眼,看到凌霜这副样子更是眼底的泪瞬间落了下来,忙让月珑将凌霜负在他的背上飞身而下。

    “大小姐!”姹紫冲了过来,手臂显得不太灵便,刚才本来想要一招击杀宇文御那厮的,结果还是被那厮逃了过去。

    此番看到月珑背着凌霜下了藏书阁忙带着人赶过来将凌霜紧紧护在了身边,之前多亏了姑爷才破了南疆的幻术,杀进了安国侯府。

    一路上那些暗影几乎被姑爷扫了一个干净,此时凌霜身边的人带着凌霜忙冲出了安国侯府,也不敢回凌家主宅生怕惊动了凌老夫人再闹出什么乱子来。一行人匆匆忙忙沿着朱雀大街,回到了方府,如今方家可是方玉一个人说了算,倒也行事方便些。

    藏书阁的内堂窗户已经被方玉踹了一个稀碎,阵阵冷风迎面扑了近来,将宇文胤和方玉的袍角股荡了起来,带着几分萧杀之色。

    段佑天早已经听闻了这边的变故,宇文家的几个兄弟除了被姹紫刺了一剑不能动弹的宇文御之外,其余的人具是赶到了藏书楼。

    方玉的武功宇文家的几个兄弟都是见识过的,大哥今夜若是硬拼必定会吃亏。尽管他们对大哥不顾一切招惹凌霜的行为深不以为然,可是若真的开打不可,几个兄弟一忽儿上绝对不能让大哥吃亏了去。

    段佑天也缓缓摇着折扇走了过来,紫眸越发的流光溢彩,扫了一眼被方玉击碎了天灵盖的降头师不禁暗自叹了口气。可惜了自己培养起来的这个降头师,不过一个奴才罢了。

    “方公子久仰!”段佑天刚要说几句场面话,不想方玉此时正在暴怒的边缘,冷冷回了他一个滚字。

    段佑天脸色沉了沉,宇文胤缓缓冲他点了点头道:“段兄,今夜的事情给段兄添了麻烦,兄弟想自己解决!二弟,三弟你们请段大哥花厅吃茶。”

    段佑天明白这两个人为了一个女人今天定是有一个了结,不过自己也不好从中说什么随即点了点头笑着离开了。

    宇文川和宇文效却是不敢走开,虽然大哥近来武功精进突飞猛进但是对面的那个方玉实在是个变态,不能不小心应对。

    宇文胤看到自家兄弟的踌躇心头倒是泛起一阵火,自己难不成真的比不过眼前这个混蛋吗?

    “大哥!”

    “滚!”宇文胤动了怒。

    宇文川忙拉着三弟离开了藏书阁,只留下了冷冷瞪视着对方的方玉和宇文胤。

    宇文胤看着方玉冷冷笑道:“今儿既然闹到了这种程度,我不妨实话实说。对于凌霜,我绝不会轻易放手。”

    方玉将腰间的那柄几乎透明的怪异宝剑拔了出来瞬间指向了宇文胤的咽喉微微冷笑道:“看来我对自己的情敌实在是太仁慈了些,不过我素来眼里揉不得沙子,既然你这么想死,我成全你!”

    “呵!狂妄至极!”宇文胤的话音刚落,手中的赤练剑已经划出一道惊鸿将方玉的剑格挡开来,率先发起了进攻。

    宇文胤虽然高傲但不自大,他明白方玉的实力若是自己不能占一个先机少不得要被方玉真的给杀了。

    瞬间整个藏书阁内几乎被无处不在的剑气搅碎了去,下面那些宇文家的家丁暗影一个个抬起头看着一团白影与一团黑影纠缠在一起。招招见血,处处要命,绝对是精彩至极的高手巅峰对决,一时间竟然看呆了去。

    负手立在一边的段佑天越看越是心惊,宇文胤的实力他是了然的,只是大燕朝什么时候出了方玉这号精彩的人物?一招一式,几乎带着几分大家的风范,甚至身上隐隐存着一股子龙隐之气,这一点即便是宇文胤也是比不过的。

    藏书阁终于撑不住两个人的比试,阁楼上四角的紫檀木柱子已经轰然坍塌,方玉和宇文胤双双跃了出来落在了一边的房檐上堪堪站住了。

    宇文胤心头气血上涌,还是压不住那股子痛楚一口血喷了出来,幸亏穿着黑色锦袍倒也不显得触目惊心。

    “宇文长公子!吐血的感觉怎样?”方玉漫不经心的冷笑,心头却是纳罕此人不愧是练武的奇才,短短时间内提升的居然这样快。

    宇文胤冷峻的眉眼带着几分嘲讽看向了方玉左臂被划开的伤痕,血迹顺着纯白色锦衫渗了出来。

    “方公子,还能拿的起剑吗?”

    方玉唇角微冷:“宇文长公子不妨试一试,在下不光拿得起剑还能……要你的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