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章 异世而来】

    318章异世而来

    西山安国侯府后院的藏书阁内,至从上一次凌霜在这里与宇文胤大战一场之后,宇文胤倒是将这里当成了他经常歇息的地方。

    每一次在竹林中练武之后,都要来这里小坐一会儿,看着那张铺着素锦的软榻,宇文胤唇角总是会不自禁挤出一丝笑意来。

    上一次那丫头在这里栽了跟头,连肚兜都被他剥了下来,想到此处宇文胤唇角的笑容越发深邃了几分。却又与这深邃中带了几分苦涩,很长时间凌霜没有来捣乱倒是让他不适应得很。

    此时的藏书阁中早已经挂满了奇形怪状的符咒,随着窗户传进来的风散发阴戾刺耳的声音。

    段佑天带着一个蒙的黑布根本看不清楚脸的低矮男人随着宇文胤走进了藏书阁,宇文胤将怀中已经晕厥的凌霜轻轻放在了榻上。看着她瞬间失去血色的脸,宇文胤猛地转身盯视着刚才做法的降头师。

    “她若是出了什么茬子,我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知道吗?”

    降头师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恢复了镇定躬下身子,声音沙哑道:“长公子放心,只是探魂而已,休息几日便恢复了!”

    一边的段佑天不禁暗自好笑,刚才若不是自己带来的降头师出手,凌霜此时早已经带着宇文御离开了他们设下的陷阱了。

    如今凌霜带来的那些人群龙无首,虽然武功一个个倒也不弱可是宇文家的暗影还有自己从南疆带来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一时半会儿那些讨厌的家伙倒也不能冲进来救他们的主子。

    “长公子,凌霜的那些人一个个不是善茬儿,还是尽快开始吧!”段佑天缓缓笑道。

    宇文胤脸上还是掠过一抹担忧看向了凌霜顿了顿道:“段兄,这件事情我想一个人面对!”

    段佑天知道这是人家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自己倒是也不好意思参合随即笑道:“我去看看你四弟,这小子倒是被凌霜身边那个看起来很沉稳的婢女伤的不轻。”

    宇文胤点了点头,段佑天抱拳退出了藏书阁。

    降头师在凌霜头顶处点了三盏罕见的蛟油灯,随即抬手将一个特制的金环扣在了凌霜的额头上。又拿出一只蛊碗,用银针将凌霜额头刺破,一股血瞬间渗了出来。

    “你做什么?!”宇文胤心头一跳刚要冲过去,却不得不顿住了脚步,自己这是怎么了?刚才降头师已经将这些步骤一样样都告诉他了,可自己还是担心的要命。

    他随即冲停住动作的降头师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可是自己却是整个人都显得坐卧不安,不停的在藏书阁顶楼的暖阁中烦躁的走来走去。

    一阵低沉的吟唱缓缓升腾而起,带着几分舒缓随即这声音变得越来越高亢,榻上的凌霜眉头狠狠蹙了起来,虽然闭着凤眸可是却显得焦躁不安。

    宇文胤倒是吓住了忙顿住了脚步,疾步抢到了软榻边将凌霜因为痛苦而紧紧攥着的拳头握住,心头不知为何说不出来的难受。

    “是生魂……”降头师沙哑的声音袭来,让宇文胤狠狠打了个哆嗦。

    “你说什么?”宇文胤看着凌霜额头间居然渐渐聚拢起了的一抹青气,忙问道。

    “长公子,这是借尸还魂,魂魄不是原主人的。”

    “是真的吗?”宇文胤又惊又喜,惊的是世界上真的有这种离奇的事情,喜的是凌霜根本就不是那个凌霜,如此一来什么家族仇恨是不是有开解的机会?

    降头师突然抬手将蛊碗中凌霜流出来的血猛地点燃了,燃烧起一簇诡异的蓝色火苗。

    他的声音越发的低沉就像梦中人的呓语缓缓问道:“你是谁?”

    凌霜的身子抖得越发的厉害,似乎和什么搏斗着,挣扎着,想要摆脱降头师对她的控制。

    降头师将蛊碗中的血烧的更旺了些,继续沉着声音问道:“你是谁?”

    凌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宇文胤清晰的感受到了握在他掌中的那只手已经渐渐冰凉,他自己的额头因为紧张竟然也渗出汗珠来。

    一时间藏书阁中除了越烧越旺的蓝色火苗之外,一切都像是静止了一般。

    “你是谁?”

    “啊!”凌霜嘶喊了出来,宇文胤心头一跳刚要命降头师停止这折磨人心的法术,不想下一刻凌霜带着呓语般的声音从薄唇中缓缓吐了出来。

    “我是林霜,编号3728。”

    宇文胤眉头猛地拧了起来,什么意思?

    降头师也是微微一怔缓缓问道:“你从哪里来?”

    “中……中国……”

    宇文胤彻底懵了去,为何这丫头说的话他一句也听不懂?

    降头师似乎也遇到从未见过的情况,难不成这魂魄还另有蹊跷?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寻找……饮血玉……”

    宇文胤狭长的眸子狠狠眯了起来,这个他倒是猜到了的,刚要探手去抓凌霜脖颈上戴着的那块儿饮血玉。却不想凌霜突然喊了出来,拳头挣脱了宇文胤的束缚不停地挥舞着,嘴巴里却是念叨着他从来没有听过的莫名其妙的话。

    “混蛋!快开枪!开枪啊!”凌霜的手臂狠狠一挥差点儿将宇文胤的脸颊扫到。

    “快!快!地宫要塌了!你们先出去!我掩护!”

    “队长!小心!队长!不要死,不要死……”凌霜眼角的泪瞬间渗了出来,情绪却是越来越低落。

    “方玉!方玉!我不想离开!方玉!”凌霜突然一把紧紧抓住宇文胤的手臂,一遍遍哀求,“我不想离开这里,方玉,我不想离开这里,方玉,方玉……”

    宇文胤呆呆看着凌霜渐渐惨白的脸颊,耳边却是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哀求,只是喊的却是别人的名字,与自己无关。

    “我要将方玉这个名字从她的记忆中永远抹掉,”宇文胤一字一顿几乎是咬了出来。

    “是,长公子,”降头师缓缓将手中的蛊碗举了起来,里面的血渐渐烧成了黑色粉末,他将黑色粉末刮了下来。却是从一边的陶瓶中倒出一只通体晶莹雪白的蛊虫来,那蛊虫将蛊碗中的粉末吞咽了个干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