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章 孽缘】

    317章孽缘

    方玉不禁打了个哆嗦,这件事情自己当时还小,娘亲从来没有提起过。方修文唇角冷冷笑道:“太子府出了事儿,你娘亲虽然与太子将亲事定了下来,可是还没有进门。但是她却已经怀了三个月的身孕。这件事情被承平帝设在太子爷身边的内奸获悉。承平帝知道什么叫斩草除根的道理,只是没想到你大舅父自告奋勇做了斩草除根的那把刀。”

    方玉心头不禁暗恨,可是宇文擎宇毕竟是自己娘亲曾经尊敬仰仗的大哥,他不能对他动手。当时那样的危急形势下,宇文擎宇牺牲一个妹妹保全整个宇文家族的做法倒也无可厚非。

    方修文叹了口气道:“太子爷身边虽然有内奸但是也有死士拼了性命护着你这点子太子府的骨血逃出了京城。只是没曾想,你大舅父是真的下了狠心要除掉你娘亲表忠心。呵呵呵……那个时候你二舅父急疯了去,找到我跪在了我的面前,求我看在曾经那么喜欢你娘亲的份儿上救你们母子一命!”

    方玉眼底掠过一抹复杂之色,这个人是杀了他父族数百口人的刽子手却又是救了自己娘亲的救命恩人,一时间看着方修文倒显得五味杂陈。

    方修文压住了喉咙间的血腥缓缓道:“其实根本不用你二舅父来求我,我怎么能忍心看着梅清死在乱刀之下?所幸我还到的及时,将她救了下来。你二舅父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个孕妇的尸身毁掉了容貌在承平帝那里应付了过去。”

    他咳嗽了一声继续道:“我将你娘亲偷偷藏了起来,她生你的时候难产,我一个人守了她三天三夜。你生下来后,眉眼间俨然有几分那个人的模样,我那个时候真想一把掐死了你!可是我做不到……因为如果你死了,梅清断然不会活下去的。我将你认做了自己的孩子,带着梅清回到了方家,改名换姓做了我的淳姨娘!只可惜被陈瑶那个贱人……”

    方修文缓缓闭上眸子,眼角落下泪来声音嘶哑道:“我爱她至深,她却始终心头只有你父亲一个。你知不知道我此生有多爱她便有多恨她!我想尽法子折磨她,我只想在她心目中留个影子,但是她吝啬到连恨都不愿意给我半分。她死了以后,我整个人都空了。我看着你的模样,越发憎恶,才将你送到了云州,眼不见心不烦。但是我不能杀你,我明明知道你同你那个混账父亲一样绝对不是个好对付的人,但是在你羽翼没有丰满的时候我下不去手杀你!我怕有一天我到了地下,无法面对梅清。”

    “多谢你的不杀之恩!”方玉只觉得眼底**辣的疼,想要哭出来却没有丝毫的眼泪能流出来,自从娘亲死了以后,他被那样非人的折磨过后,再也哭不出来了。

    方修文缓缓从怀中掏出一方玉印交到了方玉的手中道:“若是没有二十多年前那场血腥的朱雀门之变,你如今怕是已经做了储君,也用不着颠沛流离尝尽人间疾苦。我别无所求,只求你能看在方家收留你二十年的份儿上,看在你娘亲当年嘱托你的份儿上,饶过方家的族人吧!当年都是我一个人造下的孽,如今我已经遭了报应。”

    方玉看着手中象征方家最高权力的家主玉印,只觉得心头一阵苦涩。方家该死的人都死光了,他再杀下去倒也没有意思了。

    方修文看到方玉眸子里缓缓沉静下来的杀意,心头松了口气道:“殿下,方家虽然不如从前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若是有了方家的人脉和助力,加上宇文家的武力,加上前朝太子隐藏下来的那些实力,殿下助你父亲夺回皇位便有……七分数了!”

    “呵!”方玉唇角微翘冷冷笑道,“你倒是替我父亲考虑的周详。”

    “不,”方修文撑着最后的几分力气道,“不是为了你父亲,而是梅清的儿子必然是真龙天子,你是她的骄傲!我做完这件事情,就可以面对她了!”

    方玉心头一阵气恼,也说不出缘由只觉得气闷得慌,俯身一把揪住了方修文的领子:“喜欢我娘亲为什么不对她好一些?到如今说这些假惺惺的有什么用?方修文,我告诉你,人死后很快便是要投胎的,你与我娘亲一朝错过,便是生生世世的错过,你根本见不着她!”

    方修文发出一阵凄惨的笑声突然神情坚毅道:“我愿做一只孤魂野鬼等着她每一世的轮回……”

    他说罢脖颈一歪,整个人已经咽了气,唇角却是挂着笑容,更是令人觉得触目惊心。

    方玉的手缓缓松开了方修文的衣襟,突然发作了起来,一脚将内堂的紫檀木屏风踹了个稀巴烂,他心头堵得慌只想将一切都砸烂了去。

    “疯子!都是些疯子!都他娘是些疯子!”方玉一掌击碎了方修文平生喜欢的青玉笔山,楠木橱柜被他凿开了窟窿。

    “少爷!少爷!快来人啊!”方修文身边的心腹小厮涌了进来将疯了般的方玉扶住,另一些人一看榻上已经咽了气的方修文更是大惊失色,忙跑出去奔丧。

    “老爷故去了!老爷故去了!”声音回荡在偌大又空旷的方府久久不能散去。

    方玉终于砸累了,骂累了,只觉得人生实在是了无趣味,突然想起了凌霜那双调皮的凤眸,那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他跌跌撞撞走出了内堂将一应需要交代的事情交代了下去,方修文死了,自己是方家的新任家主自然要将方修文的丧事处理好。

    他将一切忙完后走回到了东苑,只看到了外院守门的小丫鬟,姹紫和嫣红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少夫人呢?”

    “少爷,”守门的丫鬟踯躅道,“奴婢之前看到少夫人带着姹紫姐姐她们出去了。”

    方玉狠狠吃了一惊,一股子不详的预感瞬间袭来:“出去了?走了多长时间?”

    “回禀少爷,走了大约两柱香的时间了!”

    “小混蛋!又闯祸去了吗?”方玉猛地转身冲进了夜色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