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章 探魂】

    316章探魂

    “何事?”方玉捏了捏眉心,今儿却是有些疲惫了。

    “老爷请少爷进去说话!”

    方玉一愣,随即看到方修文身边伺候的人都被撵了出来,知道定是方修文有话要单独对自己说。

    他顿了顿脚步还是走了进去,爱也好,恨也罢,走到如今这一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方修文这个父亲了。

    方玉缓缓走进了暖阁,绕过了紫檀木屏风,迎面的药味更是重了几分带着几分令人不舒服的颓废死亡的气息。

    “父亲,”方玉在方修文的榻边站定了脚步,看向了那个曾经在大燕朝叱咤风云如今却是风烛残年的老人。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方修文似乎一夜之间老了许多,连一贯精明的眼神也带着几分浑浊了。

    方修文抬起了枯木般的手臂指着榻边的一方锦凳喘了口气道:“老夫……实在是愧疚至极,劳驾殿下喊了老夫二十一年的父亲,咳咳咳……”

    方玉心神狠狠吓了一跳,忙转身看了身后的死死关紧的门,这才定了定神,掀起了袍角坐在了锦凳上盯视着方修文,果然厉害居然将他真实身份查的清清楚楚。不过他如今能将他的身份说出来,倒也不怕方修文会怎么样,因为他在这个叫父亲的人眼中看到了比死亡还要令人悲哀的绝望。

    方修文一阵咳嗽终于缓了过来,眼神却透过方玉的脸不知道飘向了何处,他唇角微微露出了一抹惨淡的笑容。

    “那些年月真的过得很快,转眼间……便都老了,”方修文唇角的笑容越发浓了几分,却是看得人毛骨悚然。

    “那个时候我正是鲜衣怒马的少年,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愁滋味?我与你的两个舅父很早便认识了,尤其是你的二舅父宇文浩正。宇文家从来都是重武的人家,偏生出了你二舅父那样的一个喜好吟诗作对的年轻人。”

    方玉微微垂首听着,那段关于娘亲的过去旧日时光,他也是陌生的,倒是想听听,因为娘亲从来没有对他提及过。

    方修文缓缓道:“又一次他带我去了宇文家的后院的梅园,那个时候宇文家的实力远远没有今天大,还是京城中不入流的人家。那个时候论武头一数得上的人家是如今已经衰落的凌家!”

    方玉心神一动,刚要问出口的话还是咽了回去。

    方修文依然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突然脸上绽放出了前所未有的如何光芒道:“你二舅父将我带到梅园后正好有事暂且离开一会儿,我一个人在梅园里闲逛,不曾想遇到了你娘亲。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美丽纯洁的女孩子,那天她梳着一个螺髻,调皮的半歪着头,亮晶晶的眼眸笑看着我。让我从心底生出莫大的怜惜之情,我觉得遇了这样一个女子即便是失去了性命也要护着她才好。”

    方玉握紧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强忍着心底的阵阵酸楚。他的记忆中,娘亲绝对是一个善良让人心疼的美人。

    方修文有咳嗽了起来,好不容易才平息了,脸色却是带着几分回光返照的诡异红晕。

    “我不得不承认我喜欢上了她,她就那样歪着头闲适的靠在一株白梅边问我,你是谁?我诚惶诚恐回道我是方家的方修文。她脸颊的酒窝晕染了出来,说她叫宇文梅清。那年我十六岁,她十三岁还没有及笄。”

    方玉狠狠吸了口气,将眼底的泪意压了下去。

    方修文弄了弄身子,眉宇间已经带着几分阴霾之色继续道:“宇文家从来都是惯于生养男孩子,也是奇怪得很。宇文家的女孩子要么生不出来,要么生出来也养不活。阖家上下自然是将唯一的女孩子梅清当宝贝一样。我晓得你两个舅父还有你的外公外婆对你娘亲看得严,所以变着法子送东西,与你二舅父带她出去玩儿,讨她的欢心。直到有一个梅花盛开的时候……”

    方修文似乎想到最令他痛苦不堪的事情,连身子都带着几分颤抖。

    “我没曾想……没曾想我护在手心小心呵护,我藏在心头爱的那般卑微的女孩子会遇到当朝的太子。梅清她根本不适合在后宫中生活的,那个傻姑娘……她根本不明白自己惹上了什么人?那个时候我们在毓秀河上的船中小酌,不小心被太子的大船擦了一下,男扮女装的梅清……那个……那个傻丫头非要让太子赔罪道歉……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惹上了一个天底下最混账的东西!”

    方玉不禁苦笑,方修文一句句辱骂自己的父亲,他倒是看淡了些。那些过去的是是非非,岂能是他评判得了的?

    方修文身子抖得像是风中的落叶随即归于了平淡,陷入了最深沉的绝望中。

    “那个傻姑娘还真的让太子爷亲自赔罪道了歉,但是她也不顾一切的喜欢上了那个人!”

    方修文的声音低沉到了压抑:“我一心守护马上要开花结果的姑娘爱上了别的男人,我心头的怨气如何说得出去?那个时候七皇子最有野心,拉拢了陈家准备夺嫡。宇文家的力量根本不被人们看好,但是因为梅清便得了太子爷的赏识。我也因着这一点儿被太子爷扶植成了太子党。”

    方修文此时唇角突然露出一抹怨毒道:“他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背叛,我早已经投靠了七皇子,初春过年的时候七皇子在我的计策下成功夺嫡,我命人将太子府烧成了火海,太子府的大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全府几百口人没有一个……活口……呵呵呵哈哈哈哈……都死光了……你说是不是报应不爽?”

    方修文笑得宛若夜色中的秃鹫,方玉眉头狠狠蹙了起来,眼底的厌恶却是再也遮不住了去。

    方玉冷冷咬着牙道:“我替我父亲谢谢你的那把火,让我父亲忍受剥皮削肉脱胎换骨之痛!”

    “呵呵呵……你的那个大舅父宇文擎宇为了保全宇文家,居然也投靠了承平帝,还亲自下令追杀你的娘亲!我只是没想到做哥哥的居然可以狠心到此种地步!”

    方修文眼底的冷意丝丝缕缕渗透了出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