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章 人质】

    315章人质

    凌霜凤眸微微眯了起来,突然调转马头转身便要走。

    “凌将军就这点儿胆量吗?”宇文胤缓缓从宇文御身后走了出来嗤的一笑,旁边却是站着一位身着紫衣的贵公子,正是凌霜在画册上看到过的那个南疆王段佑天。

    凌霜扫了一眼段佑天那双夜色中已然波光流转的紫眸不禁微微一愣,南疆王?看起来和宇文胤很有些交情的样子,心头却是更加着急了几分。

    眼前诡异的一幕在凌霜的心头微微转圜了一圈猛地将她吓了一跳,为什么之前承平帝准备对宇文家动手的时候,偏偏南疆发生了叛乱?如今五弟文渊随身携带着的玉佩却是沾满了血迹?胡离除了最一开始传来了捷报之外,如今音信全无,这一系列的前因后果稍稍串起来便是令人心惊胆战的真相。

    那就是宇文胤一手操纵了南疆战事,这个混蛋的手伸得实在是太长了些。

    凌霜身体僵了僵随即冷冷笑道:“宇文长公子说对了,我还真胆子不怎么大!”

    宇文胤没想到这一次凌霜谨慎到了此种地步,正自犹豫之间要不要继续将这事儿进行下去,突然看到本来调转马头已经走出一箭地的凌霜陡然凌空施展了巧妙地朝之剑法,将自己的四弟宇文御不费吹灰之力刺落在了马下。

    这一边突起,即便是宇文胤也没有想到故作胆小的凌霜会将自己四弟这么轻松的抓到了手中,朝之宝剑顿时架在了宇文御的脖颈上。

    这女人好俊的功夫!段佑天也没有防备住林霜会来这一手,本来陷入了自己和宇文胤布置的包围圈中却还能借此机会反败为胜实在是难得。

    他将手中华贵的玉骨扇子刷的一下收了起来,脸上早已经没有了之前坐等好戏的闲适。宇文家与凌家那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如今宇文家的四爷在凌霜手中可谓是危在旦夕,这一出不知道宇文胤怎么收场。

    他侧脸看了过去果然发现宇文胤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今儿这出局本来是要将凌霜困住一探分明,只是没想到这个丫头这么狡诈奸猾?

    姹紫等人也意识到西山半山腰上宇文胤布置下来的重重包围,不想自己大小姐居然三招之内便将宇文御擒在手中,时局顿时扭转了过来。

    她看了一眼宇文家的四爷,想起上一次在宇文家的地牢中那些不堪回首的折磨不禁心头升腾起一抹畅快来。

    嫣红更是将这情绪表露了出来,唇角不禁挂了几分冷冷的笑,冲脸色涨红了的宇文御道:“四爷,这一回请四爷也尝尝我们凌家地牢里的招待好不好?月珑你觉得如何?”

    月珑暗自扶额,果然女人记仇一些。虽然自己与宇文御之前打过交道也算是半个熟人了,只是如今宁可得罪熟人也不能得罪爱人啊!

    他缓缓笑道:“嫣红说的对,一会儿我亲自伺候四爷,老虎凳,辣椒水,蘸水的鞭子撒上盐滋味一定不错得很!”

    凌霜唇角含着一抹微笑,手头一用力,宇文御的颈项不浅不深割开一条口子,鲜血瞬间落了下来。

    宇文御倒也硬气只是冷笑,微微闭上了眼睛不理会凌霜的邪肆,他今儿也算是大意了。凌霜被自家大哥整惨了的,以为她还真的怕了大哥,没想到居然将自己给贴进去了。

    不过这个女人的武功最近也提升的太快了吧?同大哥倒是有的一拼!自己在她手下就像被耍了一样,居然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宇文胤!四爷我先请回凌家主宅好好招待,你也不要闲着,好好想想咋么和我解释文渊和胡离的事情,老子等着你!”凌霜凤眸中的冷冽一晃而过,补了一句道,“不过我这人脾性不怎么好,耐性也差劲儿,你最好是快着点儿!”

    凌霜手中有了宇文家四爷做人质,四周埋伏下来的宇文家的暗影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眼巴巴的看着宇文胤。

    宇文胤狭长的眸子闭了闭,这女人不好活捉!他随即抬起了手让身后的人散了去,冷冷道:“凌霜,你最好想清楚怎么招待我的四弟,否则……”

    “罢了!我不和你白费口舌,我在凌家主宅等着你!”凌霜知道什么叫夜长梦多,一边的姹紫哪里不清楚凌霜的意思,她忙用绳子按照凌霜教她之前打水手结的方式上前一步将宇文御捆得一个死紧。

    宇文御憋了一肚子气但是却无计可施,硬生生被凌霜像是甩货物一样拽到了马背上带走。

    凌霜也没想今天的变数居然是这么大,心头掠过一抹窃喜,刚要打马带着凌家的人放开了手脚狂奔下山,突然毫无征兆的头痛欲裂瞬间袭来。

    耳边隐隐约约多了一阵阵奇怪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巫师的吟唱,那声音迅速钻进了她的脑子里,甚至搅动着她的魂魄,感觉像是要将她的魂魄生生撕裂了一般。

    “啊!”凌霜抱着头痛苦的低吼了出来,那种疼痛是她难以忍受的,即便是上一世经历了那么残酷的训练,也无法扛得住一阵紧似一阵的痛楚,那是灵魂被生生撕裂的痛楚。

    “大小姐!大小姐!”周围传来姹紫和嫣红惊慌失措的哭喊声,凌霜想要说些什么眼前却是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方府景苑的内堂里道出了浓烈的药味,方修文今天已经是强弩之末,耗尽了最后的力气。十二扇紫檀木屏风后面进进出出都是从太医院里请来的太医,承平帝亲自命人过来诊治,哪一个敢不尽心?

    方玉守在外堂等消息,不多时徐太医缓缓走了出来。

    “徐太医?我父亲怎样?”方玉虽然恨着里间躺着的那个人,可是毕竟心底还是有几分复杂之色。

    徐太医脸色不太好看小心翼翼道:“方公子,我已经尽力了,能不能熬得过今夜还是个问题。方公子还是尽早准备后事的为好!”

    方玉垂首点了点头道:“有劳徐太医了!来人!送客!”他吩咐李管家赏了银两下去。

    “少爷,”方修文身边的小厮因为今天方恒的身份被揭穿,连着对方玉之前二少爷的称呼也变了几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