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章滴血认亲】

    311章滴血认亲

    方夫人再也没有了以往的镇定从容,突然跪在了方修文的面前苦求道:“老爷,给孩子几分面子吧!不要将事情做绝了!老爷,是妾身杀了梅清,老爷要恨就恨妾身不要害恒儿啊!老爷自小疼着他宠着他,他是老爷的儿子!老爷这样滴血认亲,让恒儿以后如何立足见人啊?”

    “滚!”方修文一脚将方夫人踢开,这个女人杀了梅清,便已经在他的心目中是必死无疑的了。

    “老爷!”方夫人突然冷了脸色道,“你不看在我的面子上,难不成连我父亲的面子你也不放在眼里吗?我长姐如今是宫里头的皇后娘娘,你真的要将事情做绝吗?”

    方修文不禁冷笑道:“陈瑶,事到如今你还用陈家压我?呵呵呵……陈家……皇后娘娘……咳咳咳……”

    他一口气差点儿没有喘上来忙抚平了自己的心绪,接过了一边仆从递过来的银质匕首割破了手指滴进了水晶盏里。

    四周无数双眼眸紧紧盯视着水晶盏的变化,三叔公的手也不禁微微抖了起来,两颗血珠子似乎嬉戏了一番,却是分的清清楚楚。

    “不!父亲!这不是真的!方玉要害我!父亲!父亲!”方恒惊恐万状,却被方家的仆从死死按在了地上。

    方夫人微闭了眼眸,如今她只想保下自己的孩子,也不知道长姐那边为何还不来人?

    “陈瑶!”方修文缓缓蹲在了方夫人的身边,声音嘶哑,“陈瑶,你用陈家压了我二十多年,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母亲!不!”方恒瞬间挣脱了压着他的人,四周的人也都吓呆了去才不小心给他跑了。

    方恒连滚带爬奔到了方夫人身边,却已经是迟了的。方修文亲手将匕首刺进了方夫人的心脏眼见着不能活了。

    “母亲!母亲!”方恒抱着渐渐冰冷的方夫人痛哭流涕。

    方夫人想要抬手将儿子脸上的泪擦了一下却是没有丝毫的力气惨笑道:“恒儿,一定记得去你外公家……记得……记得去你外公家,活下去……活下去……”

    方玉此时眼底晕满了泪,十五年了,娘亲!你在天之灵看到了吗?十五年了!孩儿终于给你报了仇!

    一双娇嫩的手此时紧紧握着方玉微颤的拳头,他转过身撞上了凌霜关切的凤眸微微一笑,眼泪却是瞬间滑落了下来。

    凌霜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方玉,她知道他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多难,只觉得心疼的厉害,越发紧握着他的手不松开。

    方修文看着嚎啕大哭的方恒,眼底的厌恶和恨意跃然而出冷冷下令道:“来人,将这个小畜生给我杖毙了去!”

    一瞬间连三叔公也有些不忍,虽然不是方修文亲生的,但是好得在方家长大。但是看着方修文的癫狂,所有的人都不敢忤逆了家主的意思。

    几个家丁刚要将方恒从方夫人的尸身上拖起来却不想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太子殿下驾到!太子殿下驾到!”

    凌霜心头一顿猛地想起来定是陈国公那边派来的救兵,只是碍着太子与自己的交情,她倒是架在方家和陈家之间不太好做人。

    如今方修文一刀斩了陈国公的爱女,方家与陈国公家的梁子算是结下了。方修文此举显然是动了怒,只要彻底与陈家决裂的。

    不过陈家在陈瑶这事儿上确实做的不地道,自家的女儿自己清楚,明明与兄长陈安发生不了不伦之恋,还结了珠胎。依着陈国公当年力挺承平帝,并能做到国公爷的位置上,自然是个聪明人。这样的丑事怕是他早有耳闻了。

    可是为了陈府的面子还将女儿送到了方家,这不是活活坑死人吗?若是陈瑶能有容人之量没有害死方玉的娘亲,想来这件事情一定会被各路当事人带进棺材里去。

    只是可惜了的,陈瑶在自己娘家里做大小姐做惯了,到了方家依然飞扬跋扈,活该这样的下场。

    凌霜小心翼翼躲在了方玉的身后,方家和陈家的事情乱成了一锅粥,如今加上了太子搅合,实在是没有自己说话的份儿了。

    即便是凌霜躲在了方玉的身后,太子龙辰逸已然淡淡将视线扫了过来,在凌霜身上凝了凝,随即看向了方修文。

    方修文眼底的冷默岂是龙辰逸看不懂的,心头到底不痛快,自己又少了方家这样一条助他登基的臂膀。之前来的路上,已经断断续续听到了密报。

    方夫人虽然是自己的姨母可实在是荒唐的很,而且几次对凌霜下手,若不是外公来宫里头恳求,加上母后念着方夫人的这档子姐妹之情,他才不愿意救方恒这个窝囊废!

    “臣等拜见太子殿下!”方修文虽然心头对陈家一万个不满意,可是如今储君亲自出面,君臣之道还是要守着些。而且自己还顶着一个太子少师的名号,不能不拜。

    方玉冷着唇角带着凌霜随同满院子的方家人给龙辰逸跪了下来,凌霜唇角抽了抽,这只骚包赶得真是时候。

    “方大人免礼!都起来吧!”龙辰逸将绣着金纹的袍角一掀堪堪坐在了正位上,扫了一眼方夫人已经凉透了的尸身,眉头微微一蹙道:“方大人这是为何?”

    方修文强压住了涌上喉头的腥甜,他的身子骨本来就不行了,此番得知了自己心爱的人原来是被毒死的,更是觉得天都塌了下来。不得不强打起精神与龙辰逸周旋道:“家门不幸出了此等恶妇,如此还能留个全尸实在是她的造化了!”

    龙辰逸沉吟不语,今儿这事儿若是再追究方修文杀妻一事实在是自讨没趣,而且会给母后一家更是涂抹个不成样子。当务之急还是先将方恒弄回去交了差为好!

    “方大人,本宫有些话要同方大人讲,还请方大人将这里的场子清一清人多眼杂,实在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方修文唇角微冷,陈家的意思他焉能不懂,不就是还要顾及面子吗?如今他对陈家已经是恨之入骨了,非要扯破脸来将陈家当年做的龌龊事儿说道说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