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章 罪证】

    310章罪证

    方玉命人将水晶盏中的水强行给那叭儿狗灌了下去,不出半柱香的时间那狗居然僵死了去,只是没有寻常中毒了的那种口吐白沫的症状,宛若安然睡着了似的。

    方修文脸色巨变,整个人向后倒了下去,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微颤念念叨叨的只是一句话。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老爷!二少爷这是陷害妾身啊!”方夫人一看方修文神情不对,忙捂着唇期期艾艾的哭了出来。

    “陷害?”方玉冷冷一笑冲方修文道,“父亲当年买下这红玉镯子可是从柔然一个叫依氏的部族那里买的?这红玉也不是寻常红玉而是只有这个部族出产的罕见的红玉。若是正常这种宝玉戴在身上却是对人的身子有好处,可是父亲买下来的这只红玉镯子却是被人掉了包的。”

    “谁?是谁?!”方修文低吼了出来,眼睛充血,整个身子抖得不成样子。

    他心中的那个女子从来没有喜欢过他,他宠她,爱她,甚至折磨她,只盼着那个女人能看他一眼,哪怕是恨也是可以的。可是他再恨也不会想到要杀了那个叫梅清的女子。

    若是要杀她,他当初何苦冒着被承平帝猜忌送命的风险在杀机四伏的山谷救下她?若是要是想杀她!他何苦在她生方玉难产的时候,亲自在她身边守护了三天三夜,将她从鬼门关上拉回来!她是他喜欢到骨子里的人,他恨她,恨她不给自己任何的机会,但是恨之入骨却也没有杀她的心思。

    直到梅清死了以后,他彻底绝望了,看着方玉这个孩子便想到了自己这一场凄惨孤独的单恋。他只想将这个长得有些像梅清的孩子赶得远远地,只是如今这个孩子已经强大到他也无法忽视的地步。

    方玉看着方修文几乎扭曲的脸却没有报复的快感,心头倒是泛起一阵酸楚来,但是娘亲不能死的这么不明不白。

    他看着方修文一字一顿道:“那个人就是陈国公的庶长子陈安,陈瑶的大哥,不对……”

    方玉看向了脸色巨变的方夫人嗤的一笑道:“应该是母亲您心心念念的旧情人才对,是也不是?”

    “你满口胡言!”方夫人眼底的赤红已经化作了锋利的剑,恨不得将方玉刺死了去,但是身子却是抖得不成样子。

    方玉冷冷笑道:“我满口胡言?来人!”

    不多时方玉的心腹将一个人带进了明堂,留着胡子正是当年卖红玉镯子给方修文的胡商。

    方夫人身子颤了颤,十五年了,方玉居然还能将这个人找到。

    只见那个胡人微微抬起了脸,居然用烧红的铁豌豆将自己的脸毁了容,看起来狰狞可怖。三叔公见多识广也是吓得不轻,宛若见了鬼。

    他刚一开口,声音带着几分断断续续的喑哑看着方夫人嘶嘶笑道:“方夫人,你还认得我吗?当年你让陈安给我灌下哑药,不晓得我还能被方公子救下来吧!”

    “不!不!我不认识你!”方夫人这一次是真的怕了,眼前的人明明被陈安杀人灭口了的,怎么又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只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凉,想要逃走却被方修文命人死死按在了椅子上。

    “方修文你什么意思?”方夫人终于恼羞成怒。

    方修文咳嗽了一会儿,冷冷笑道:“听完以后再逃也不迟!”

    方玉心头松快了几分,缓缓道:“陈安用有毒的镯子同此人做了交易,随即杀人灭口可惜灭口这事儿做得不彻底。”

    方修文的手掌紧紧扣着椅子的边沿,当年他扶植承平帝逼宫夺位也算一代枭雄,没想到被一个内宅妇人算计到了此种地步。

    方玉缓缓笑道:“父亲不想听听母亲与陈安的风流韵事吗?陈安根本就不是陈国公的亲生儿子!当年陈安的父亲在战场上救了陈国公一命,陈国公不得不按照兄弟留下来的托付将陈安的母亲抬了姨娘,陈安是遗腹子。我们的母亲陈瑶自然对她的大哥芳心暗许得很,嫁入方家便已经是珠胎暗结了,只是这女人刁钻得很新婚夜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瞒过了父亲?”

    方修文登时脸色白了白,依稀记得当年自己因为梅清跟了那个人而黯然伤神,自己所娶的不是自己喜欢的人。那夜他确实是喝多了,但是早上却是醒在了喜床上,其余的都不记得了。此番想起来越发的疑窦丛生!

    “方玉,放你娘的狗屁!我杀了你!”方恒越听越不是味儿,猛地拖着病体冲了过来。

    他吸食五石散早已经掏空了身子,方玉轻轻一掌便将他像是扫落叶一样推到了地上。

    “恒儿!”方夫人心头一紧。

    方玉一脚踏在了方恒的身上,冷冷道:“带当年替方夫人接生的稳婆来!大少爷方恒当年可不是足月出生的是也不是?还有当年给陈安传信的事儿是不是杜姨娘也有份儿?”

    杜姨娘此时已经吓得面目人色,她知道今儿事情兜不住了,忙跪行到了方修文身边道:“老爷,不干妾身的事情,妾身之前在陈家的时候就伺候过夫人,妾身不敢得罪夫人啊!”

    凌霜此时不禁唏嘘不已,一时间有些同情方修文来,自己居然替情敌养大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还差点儿娶了凌家的嫡长女,也就是自己,只觉得一阵阵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他娘都是些什么龌龊事情啊!脏死了的!

    方修文猛地咳嗽了出来,一口黑血顿时喷了出来。

    “来人!滴血认亲!”方修文的声音都变了调子。

    林子妍又端了一只水晶盏捧了过去,三叔公亲自将装着清水的碗端了过来,方家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他本来守旧顽固,方家的血脉可不能乱了套,否则对不起方家的祖宗!

    “不,我不……父亲!我是你的儿子啊!你不能这样!”方恒拼命向后退,却被方玉提了起来,一刀划破了他的手指。

    三叔公沉着脸将水晶盏递了过去,方夫人疯了般试图冲过来却被下人们紧紧抓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