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章 陈年毒事】

    309章陈年毒事

    三叔公脸色缓和了几分咳嗽了一声道:“你倒是还晓的事理。”

    方玉接话道:“既然如此,侄孙想请三叔公看一样东西,看了这样东西后,三叔公就会明白什么叫真正的奸夫淫妇!”

    他说罢却是从怀中拿出了那只毒死自己娘亲的红玉镯子,方夫人一见脸色瞬间惨白。

    方修文猛地咳嗽了起来,陡然看到旧物怎能不睹物思人?三叔公等人却不知道方玉拿着一只女人戴的陈旧的红玉镯子所为哪般,具是有些诧异。

    方玉本来想要找个机会将方夫人那些年做下的恶毒事情一桩桩一件件说出来,没想到自己还没说什么,她倒是给自己找了这样一个机会实在是难得的很。

    “方玉,你这是在做什么?”三叔公到底觉得还是小孩子胡闹一些,这样大的家族聚会,他平白无故拿出一只镯子算怎么回事儿?

    “方玉,你宠妻无度才惹下凌霜这般有辱方家门面的事情,你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来人,还不快将二少爷和二少奶奶弄下去!免得丢人现眼!”方夫人看着方玉拿出了镯子倒是慌了几分。

    方玉冷冷一笑,拉住了要上前理论的凌霜缓缓道:“陈瑶你也有怕的时候吗?”

    方夫人登时狠狠吃了一惊,即便是方修文也是脸上挂不住了,不禁动怒道:“混帐东西!还不跪下!哪有你这样直呼母亲名号的不孝子?!”

    “父亲,”方玉脸上却是越发的淡然了几分,抬手点着方夫人已经面无人色的脸冷冷笑道:“这个女人根本不配做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只有一个那便是十五年前被这个毒妇活活害死的梅娘!”

    方修文顿时眼前一黑,忙将心头涌上来的血咽了回去,颤颤巍巍站了起来点着方玉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方玉看着方修文眼底的绝望,心头除了万般痛楚便只有对娘亲的不值。娘亲直到死的时候还紧握着他瘦弱的小手一遍遍苦苦再求要他长大后对自己父亲方修文好一点儿!呵呵呵!到头来她死了之后,这个自称是他父亲的男人却将他当做一块儿抹布随意丢弃,任由陈瑶那个贱人残害他!任由方恒这个杂种欺凌他!但是方玉心头即便是一千遍一万遍的恨,可是娘亲的话却是不能违背半分的。

    “老爷!老爷!”方夫人彻底慌了,忙站起来扶着方修文冲三叔公道,“三叔公,今儿老爷不舒服,不如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

    三叔公不禁有些恼了,方夫人素来执掌方家内宅事务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今儿将他们这些人叫过来的是她,将这事儿挑大了的也是她,如今半途而废不了了之的还是她。

    “这……”

    “三叔公,侄孙有要紧事情今天不能不讲清楚,还请三叔公再忍耐些,事后侄孙定当亲自上门赔罪!”

    方玉说罢随即掀起袍角便冲方修文跪了下来道:“孩儿不孝,今天虽然父亲身体抱恙,但是事情紧急,不得不请父亲坐下来听听!”

    他说罢重重磕了一个头,方夫人心头越发的惶急不禁怒斥道:“方玉你难不成真要做一个逼死你父亲的不孝子吗?你看不到你父亲如今的身子骨经不起折腾,你这是何故?方家的家业你已经谋划到手还要怎样?”

    凌霜不禁心头冷笑,贱人居然反咬一口,随即向四周看去果然看到本家宗族的人对方玉这般咄咄逼人的做法露出一丝丝不满之意。

    但是如今这是方家摊牌的时候,她一个凌家人倒是不好说什么了。只是今儿这事情的走向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得很,怎么从她的身上说到了方玉娘亲的身上。

    凌霜又小心翼翼看向了方玉,只见他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唇角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显然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倒是放下心来。方玉这一次定是有备而来的!

    “你……你说!你娘亲是这么回事?”方修文一把推开了方夫人,踉跄着重新坐回到了椅子里。

    今儿方玉提起了那个他心中从来不敢碰触的女子,即便是方夫人阻拦他也要听听的。

    方夫人不情愿的坐了下来,眼底的怨毒却是越发分明了。梅清,又是梅清!那个女人才是方修文此生放不下的人,她不禁唇角微冷,自己为了方家辛苦了这么多年,只要遇到关于梅清的事情。几十年的辛苦也抵不过一个死去多时的游魂野鬼!

    她冲身边的赵妈妈使了一个眼色,赵妈妈缓缓退到了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闪身离开了。今儿的事情看着二少爷是要闹大了,怎么得也要请陈国公府那边想个办法了!

    方玉冷冷看着那个形容枯槁高高在上的父亲,缓缓道:“父亲,这只红玉镯子是父亲赠送给娘亲的,娘亲感念着父亲的好自然是随身带着,谁知道这镯子被陈瑶做了手脚!”

    “方玉,你不要血口喷人!”方夫人听到方玉一次次直呼自己的名字,不禁怒斥道。

    “你闭嘴!”方修文吼了方夫人一声,一口气提不上来又咳嗽了起来,忙用帕子捂着唇。一边站在方修文身后的杜姨娘眼尖看到那方帕子上面的斑斑血迹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来人!端一盏清水来!”方玉不理会方夫人的怒骂,方夫人这样插话无非就是要拖延时间搬救兵,可是今天天王老子也救不了她。

    林子妍早用一只漆木盘子端着一只水晶盏走了过来,方玉心头倒是满意这丫头的机灵。水晶盏透明,若是有什么猫腻定然看得清楚。念着这份眼色行事,之前这丫头算计陷害自己的事儿也作罢了。

    他将手中的红玉镯子扔进了水晶盏中,不一会儿居然有丝丝缕缕暗红色的东西渗了出来。

    “抱一只叭儿狗来!”方玉一声令下,下面的仆从倒是也听话,居然将之前凌婉养的那只狗抱了过来。那只狗至从凌婉死了以后,倒是养在西苑下人们的住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