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章 画像惹的祸】

    299章画像惹的祸

    只是太子府里谁不知道太子妃长了一张清秀可人的脸,行事却是极其毒辣的。加上素来飞扬跋扈惯了,哪里受得了掌掴这样的委屈?

    “嫣儿,不要再说了,太子爷身份不同,你以后也收收你的大小姐脾性,还当是在自己家里吗?”李夫人倒是看的通透一些忙劝慰道。

    李嫣杏眼中却是迸出一抹恨意来,从一边的紫檀木盒子里抽出一副画像送到了李夫人面前道:“母亲,不是嫣儿不能容忍,而是太子爷太过分了,你看看这上面是什么?”

    李夫人惊疑不定的接过了画卷登时呆住了。

    “这……这……不是那个惯会惹是生非的凌霜吗?”

    李嫣眼底的恨意越发浓烈了一些,却是哽住了说不出话来,抬手便要将那凌霜的画撕碎了去。

    李夫人心思一转忙抬手挡住缓缓道:“你这是做什么?画像是从哪里来的?”

    果然李嫣眼角抽了抽道:“我在太子殿下身边留了自己的人,将这画像偷了来的。”

    李夫人心头一紧,这孩子也实在是不懂事了些,既然太子爷将凌霜的画像藏了起来定然不想让别的人知道。自己的女儿不单单派人偷了画像,还要撕毁了去。这若是被太子殿下晓得了,岂不是被打了脸?

    “嫣儿,”李夫人忙将画像从李嫣的手中拽了出来道,“嫣儿,听为娘几句劝告可好?”

    李嫣忍着满眼的泪僵直着身子默不作声。

    李夫人忙劝慰道:“嫣儿,这一次是你做错了的。”

    “他藏着一个有夫之妇的画像难不成还是我的错吗?”李嫣性子执拗至极。

    李夫人忙扶着自己女儿的手缓缓道:“你这孩子,且听我慢慢道来。你与太子爷成婚已经两年多的光景,却没有生个一男半女出来。”

    李嫣脸色一红,紧紧搅着手中的帕子,眼底却是一片凄怆。

    李夫人继续道:“太子爷是何等人物,虽然你仗着李家的根基和门第可以组织太子爷抬其他的侧妃进门,也可以在这太子府里不许其他的女子近太子的身子,可是你越是这样在乎太子爷,男人嘛一个个哪个不偷腥的,越是厌烦了你,岂不是得不偿失?夫君你要好好哄着才对!”

    “我哪里不哄着他来?可是母亲……”李嫣顿了顿,眼里的泪终究是落了下来道,“初始我做了这太子妃,他还到我房里来,只是后来他离了太子府去了民间历练。后来去年春季的时候认识了凌霜那个贱人后,就再也没有进过我的屋子,我到哪里给他生那一男半女去?”

    李夫人一听女儿如此一说不禁大吃一惊,若是太子龙辰逸对凌霜也就是存着几分兴趣,只要自己的女儿手腕够硬,替太子爷找几个美貌的侍妾将他留在自己的房里倒也不是不可能的。只要自家女儿一旦生下了太子爷的儿子,还愁对付不了一个凌霜吗?

    只是目前来看,这太子怕是对凌霜用了几分真心,加上凌霜是天降凰女的传言。

    嘶!李夫人狠狠吸了一口冷气,天降凰女的身份实在是太令人心动了。难不成宫里头的主子们也对这件事默认了去?

    她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李嫣倒是给自己的母亲吓住了。能做太子妃的人自然也不笨,她猛地也想到凌霜的独特的身份,恨得几乎咬破了唇。

    “这个贱人!已然出嫁了的,还要勾引别的男子,当真是不要脸至极!”

    “嫣儿!过几天的百花节是不是太子府执掌主持?”李夫人突然抬眸看向了自己的女儿。

    李嫣一怔忙道:“母亲,你的意思是……”

    李夫人缓缓道:“太子爷未来是要继承大统的人,这个女人天降凰女的身份不能不令人忌惮,所以嫣儿,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李嫣柳眉一挑:“母亲的意思是要……杀了她?”

    李夫人眼角一跳,脸上却是露出一抹风轻云淡的神色缓缓道:“我记得咱们李家以前曾经收留过一个江湖人士,李家庄子上的那些机关暗道都是此人参与修建的。因着你父亲与他有恩,这一次请他出来帮忙,想必不是什么难事。”

    李夫人叹了口气道:“你马上去向太子爷赔个不是,虽然太子爷架空了咱们李家,但是决不能让太子爷和李家生出什么嫌隙来!凌霜的画像也放回去,就当没发生过这件事情。”

    “母亲,我不甘心!”李嫣咬着唇一字一顿道。

    “不甘心也得受着,凌霜这件事情为娘替你办妥当了!你不要插手,若是被太子爷晓得了,可是一桩大麻烦!知道了吗?”

    方府东苑,凌霜刚刚握着笔在素笺上画下了那些专门给豫州亲卫军用的特殊装备图,不想狠狠打了个喷嚏。

    “大小姐,莫不是着了凉?”姹紫忙将披风取了过来,将窗户关上来。

    “无妨,我一会儿去一趟茂祥当铺,你和嫣红跟着,其他人留在东苑等我!”凌霜揉了揉鼻子,豫州的那批人训练的程度倒是比她想象的还要顺利一些。毕竟让古代的人接受现代化的那一套特种兵的训练强度也实在是强人所难,但是她等不及了要拥有一支自己真正的私人武装。

    豫州的亲卫军每一个阶段的训练都是她亲手制定计划,如今已经到了第二阶段,后面的训练计划要制定好才是。

    她收起素笺交到了姹紫手中道:“交给顾啸云的风雨楼去将这些东西尽快做出来,银子事情他不用考虑,该给他的一分也不少。不过那个抠门的家伙,好得这么熟悉了也不打个折!”

    姹紫抿唇一笑,忙替凌霜整理好了衣襟笑道:“大小姐到时候去叶姑娘那里旁敲侧击的说说去!”

    凌霜笑道:“跟着我时间久了,连你这样老实人也奸猾起来,我还真有这个意思去南儿那里告一状的!”:

    她说罢出了暖阁刚走到东苑的垂花门却不想迎面撞上一个满身酒气的锦衣男子,若不是凌霜动作快避开了一些,指不定就撞上去了。

    “凌霜?”那人披散着头发,头上的玉冠也歪了去,脸色蜡黄一看便是酒色过度后的消极之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