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章 南疆王】

    297章南疆王

    画像中的年轻男子一袭绣着金色木槿花纹的华贵紫衣,迎风而立。腰间的玉佩是一块儿罕见的骷髅形状的紫玉,顺直如墨的长发用一条紫色缎带绑在脑后。长了一张几乎能倾尽天下芳华的脸,细长的眼眸微微上扬,眼角上挑,却似一柄闪着寒光的薄刃,锋利却诱人。薄薄的唇角微翘,透着一股难以抑制的兴奋,像是野狼见了血一样,那份残忍邪肆宛若能穿透纸背直逼人的心底,令人丝丝发寒。

    但是最令人惊诧的是,画师用简单线条勾勒出来的这个诡异华丽的男子,却在他细长的眸子里点了两点深紫色的颜料,瞬间整个人都像是溢出来的流晨星光,华丽的令人睁不开眼睛。

    “这……这只是……个什么妖怪?”凌霜不禁眉头蹙了起来。

    嫣红和姹紫也是茫然得很,一边的林子妍探着身子扫了一眼道:“回大小姐,此人就是在民间被秘密流传的南疆王段佑天!”

    林子妍索性将话说分明了,微微笑道:“大小姐有所不知,此人祖上是南疆的段家,后来先帝平叛了南疆之地,便将段家的人迁移到了京城居住。段家被赐封了一个闲散王爷,后来段家坐吃山空逐渐衰落了去,只是谁也没想到这个段佑天倒也是个人物。短短时间就重振门庭,经营各种买卖商铺,背后的神秘势力也很多,如今倒也在南疆站稳了脚跟。”

    凌霜同姹紫和嫣红在乌桓边地征战了十年之久,哪里清楚京城中新进崛起的这样华丽丽的人物,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的。

    林子妍既然知道的这么详细,想必朝廷也对这个南疆王生出几分警惕心思来。要知道如今这样纷繁复杂的形势,任何一股势力的壮大都能领承平帝夜不能寐。

    凌霜拿着画册的手紧紧一攥吐出口气道:“此人不好惹!”

    她心头却是有些隐隐担忧,胡离此番已经去了南疆那么久,除了之前传回来的捷报,此时再无声息,这不正常啊!该死的古代,通讯交通都不方便,也不知道胡离在南疆那边怎么样了?

    “姹紫,查查这个南疆王在南疆那边的到底是什么来头,兴许对南疆的战事有帮助!”

    姹紫瞬间收起了脸上的笑意,领命出去了。一边的嫣红暗道大小姐果然不同常人,看个美男图还能看出危机感来?不过也不敢造次,乖乖的立在一边等候差遣。

    凌霜将画像放在了桌子上,心头的那抹不安却是越来越强烈了些。

    安国侯府,宇文胤刚刚下朝便回到了书房里,他的书房设在后面园子里的竹林中,分外的清净。最近凌霜忙着组建自己的凤御军,倒是不来青龙军捣乱了,隐隐之中宇文胤居然有点儿不适应。

    他下意识摸了摸下巴,细长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方玉如今在京城中风头正劲,实在是令他不爽得很。怎么也没想到方家人会真的将方玉接回去,方修文那个蠢货,明明知道方玉不是……

    “大哥!”宇文御疾步走进了书房,打断了宇文胤的思绪。

    “怎么了?”

    “段大哥来了!”宇文御笑道,似乎对那个段佑天很是喜欢。宇文御在南疆的时间比较长,这期间自然是与段佑天来往比较密切,故而比一般人要熟悉一些。

    宇文胤一听倒也不敢怠慢,一想起那双华彩夺目的眼睛,他就觉得那就是一只狼。

    “走,看看去!命人在花厅中设宴,将窖子里最好的陈酿拿出来!”

    “是,大哥!”宇文御好久没有看到大哥这么开心了,那个段佑天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将一贯骄傲的大哥也折服了去。说出来没人信,这个南疆王可是大哥私下里交往甚是密切的好兄弟。

    宇文胤刚赶到了花厅处,一身紫衣的段佑天正立在廊下远远看着他,紫光流转的眸子里带着几分令人琢磨不透的淡然微笑。

    “长公子,近来可好?”段佑天冲宇文胤拱手笑道。

    宇文胤轻轻在段佑天肩头砸了他一拳道:“不在南疆好好待着,来京城做什么?”

    段佑天的紫眸微微一闪,笑得像狐缓缓道:“这不是从南疆来给你报喜了吗?”

    宇文胤心头苦笑最近他被凌霜折磨到快要疯了去,还真不知道自己何喜之有?

    段佑天人精一样的人物,扫了一眼宇文胤眸底一瞬而过的灰败,却是忽略而过拉着宇文胤自来熟般的坐在了玉石桌子边笑道:“赤州已经被攻下来了!”

    宇文胤猛地抬眸看向了段佑天,段佑天扫了一眼左右道:“你这里说话还安全吧?”

    宇文胤眼底现出一抹残肆道:“你放心,我的秘密还没有人能活着说出去,死了也不会露出半分。”

    段佑天拍了拍宇文胤的肩膀道:“果然是长公子手段厉害,这事儿朝廷的加急战报还没有送到京城,赤州被攻陷的消息等到了京城也在一个月之后了。”

    “那个胡离死了没有?”宇文胤不知道为何自己会突然问起这个来,胡离跟随了凌霜十年之久,若是死了,还不知道凌霜那个女人要发什么疯呢?

    段佑天少有的露出一抹敬佩之色来,压低声音道:“那个胡离倒是个硬汉,赤州被攻陷后,转而在赤州旁边的玉木镇那处要塞坚守,与他一同守在那里的还有文渊。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文家的那个玉面书生还有这份魄力和勇气!不过等到一个月后,赤州的消息传到京城后,怕是南疆的那些头领们已经完全占领了南疆,与江南富庶之地也是一步之遥了。”

    段佑天紫眸流露出了说不尽的野心勃勃,南疆终有一天还是他们段家的,任何人都夺不走。

    服侍的丫鬟们将酒菜一样样摆在了花厅中,宇文胤命人在花厅外面守着,替段佑天满了一杯道:“既如此,你如今敏感的身份倒是不能在京城中露面的。”

    “这不找上了长公子你,你放心,南疆这一次若是完全打赢了,我再送你两座银矿,四座铜矿,到那个时候,宇文家自立为王也不成问题。何苦处处受人摆布?”】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