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章 宅斗重新启动】

    295章宅斗重新启动

    正位上的凌老夫人倒是脸上过不去了,当初方家将方玉和霜儿赶出去的这笔账一定要好好算算才是。

    “方相,”凌老夫人的视线缓缓掠过了方夫人,就当她不存在一样,声音威严带着几分凛然道:“当初方家将我家霜儿赶出来的时候,借口是她生辰不祥得很。今儿方相是来接我家孙女儿还是您儿子回去呢?”

    方玉之前还撑得挺稳一听凌老夫人的话,不禁猛然间抬眸看去,祖母怎么这样说莫不是不愿意霜儿随自己回去?

    凌霜也是吓了一跳,之前还一直辗转反侧想要找个合适的机会同祖母全都交代了,自己同方玉的夫妻是假扮的,是演戏来着做不得真。

    后来方玉请求自己再随着他回一趟方家,将之前没了结的事情了结了,今儿祖母的问话倒是将她狠狠吓了一跳。

    方修文一顿,知道当初将凌霜赶出家门是自己做错了的。可是谁能想到,方玉这个一向不成器的东西居然在京城搞出这么多事情来,而且还高中了头名状元,甚至得了南山老人的赏识。

    方家素来注重清流名声,最是百年书香门第之家。只是大儿子方恒实在是太不争气了,族里的老人们最近几乎吵翻了天。他知道方玉这小子其实是在逼自己表态,若是他这一次不能放低身价将他迎回家去,自己这方家长房的位置很明显保不住了。

    不光如此即便是方家的百年家世也会如过眼烟云般消散,如今京城中宇文家是头一份儿的,李家出了那么多皇后贵妃也是无人能撼动的。陈家那是皇亲国戚自然也厉害些,可是最近凌家新进崛起的速度太快了,京城中传言自己的儿子方玉倒是起了绝大多数的作用。

    如今的方家已经不是之前的方家,在京城中的大家族若是没有优秀子弟撑着,未来的情景实在是令人堪忧的很。

    尽管他心头对方玉已然存着几分不舒服,依然有着几分无法对外人说明的戒备之心,可是却架不住三叔公那些人逼迫。当务之还是先将方玉弄回家族里救救急也是好的,否则长房的权柄很快会落在了其他人的手中。

    到那个时候自己这个宰相也实在做的窝囊死了,连家族都保不住,还做什么宰相?

    他听得出来凌老夫人言语之间的苛责,忍下了心头的不快缓缓道:“我一直将霜儿视同己出,之前全都是听了邪道的蛊惑才会让霜儿受委屈。这一次霜儿回去可以暂且从旁帮着她母亲掌家。总之我们年岁都大了些,这些家族中的事务到底还是需要年轻人来执掌的。”

    方夫人藏在袖间的手紧紧一攥,来之前方相便已经将凌霜可能管家的事情同她提前敲打了出来,只是临到头还是不甘心的很。

    凌霜暗道这么大气必有古怪,不禁看向了祖母。

    凌老夫人也是微微一怔,这都将掌家的大权给了自己的孙女儿,也算是让出了一大步。这样的话这一次回到方府按理说应该不会再受气了吧?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只是方修文已经让步到了这种程度,凌家的人倒是真不好再阻拦什么?总不能逼着自己孙女儿和方玉和离了吧?

    凌老夫人不禁暗自苦笑,方玉和霜儿那孩子感情一看便好的如胶似漆,硬生生分开实在是残忍的很。自己一把老骨头了,何故要做这样被人戳脊梁骨的毁人姻缘的事情?

    她看向了方玉叹了口气道:“玉儿,这事儿你自己看着办,给你父亲个交代吧?”

    方玉心头顿时松了口气,凌老夫人这兜兜转转的吓死个人了。听着老夫人的意思,不管自己怎么做,凌家和霜儿倒是愿意支持他的。

    他顿了顿扫了一眼端坐着的方夫人,将眼底藤蔓纠缠的杀意一点点藏了起来,几步走到了方相面前却是掀起了袍角规规矩矩跪了下来。

    方修文心头一缓,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这孩子毕竟在方家养了那么多年,方玉的跪礼是他方修文该受着的。

    “父亲,孩儿如今只求父亲一件事,”方玉抬眸看着方修文,眼底的恳切晕染了出来。

    方修文一顿,暗道这小子素来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不知道他又会出什么难题刁难自己。

    “说罢!”

    “父亲,孩儿恳求父亲抬孩儿生母淳姨娘为方家平妻,享宗祠香火供奉!孩儿如今高中状元,不耻认为也算光宗耀祖,只求父亲能开恩让孩儿的生母也能沾些荣光!”方玉匍匐在地拜了下去。

    “不可!那贱……那淳姨娘已经死去多时,抬不抬平妻又有什么意义?”方夫人猛地站了起来声音尖锐至极,连带着脸上都有些扭曲。

    “方夫人!”凌霜终于忍不住了,向前迈出一步,“这话儿可不能像方夫人这么说吧?”

    “凌霜,我好得是你母亲,有你这么同长辈说话的吗?”

    凌霜冷冷嗤笑道:“母亲?”她掏了掏耳朵道,“我怎么不记得我家相公还有这么恶毒的母亲?况且当初方家将我们赶出来后,便已经是恩断义绝了,母亲是个什么玩意儿?”

    “凌老夫人!这便是你们凌家的家风吗?”方夫人被凌霜气的脸色发白,若不是这个混账女人从中作梗,自己早就将方玉收拾了。如今方玉竟然要将那个贱婢提出来还要替她谋求与自己一样的地位,她决不能忍!一想那个贱婢的那张狐媚子脸,想起过往的那些是是非非,她就恨极了的。

    凌冰没想到方夫人到了这般田地还敢在凌家耀武扬威,刚要站起来说什么,却被凌老夫人示意又坐了下来。

    凌老夫人斜倚着锦缎垫着的椅子凤眸微微眯了起来,唇角绽放出一抹冷笑道:“方夫人对不住了,我凌家是武将出身,素来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最是公正嫉恶如仇的很,这门风还真改不了的。”

    “你!”方夫人硬生生被凌老夫人噎了回去。

    凌霜暗自在心里给凌老夫人点了个赞,她就是要将方家和凌家的关系弄僵了去,这样就不用回方家去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