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章 受委屈】

    293章受委屈

    顾啸云将凌霜送进了尊主的院子后,到底还是心头惶急很忙派人给少主送信。这一次少主为了凌家几乎将整个血影门的人全部发动了起来,这样的声势浩大早已经引起了朝廷的关注。

    尊主知道方玉的胡闹后,已然是气极了的,凌霜又是个天下第一惹祸精。尊主和凌霜若是一个不登对便是闹得天翻地覆,到时候方玉该如何是好。

    果然不到两柱香的时间,方玉骑着马上了山来到了山沽斋外一把拽住了顾啸云的手臂,显然是慌了神。

    “霜儿呢?”

    “在尊主的房间里!”

    方玉二话不说掉头便冲进了山沽斋,顾啸云心头一惊,此番少主已经失了理智也不知道要闹出什么来。

    “少主,稍安勿躁,进去好话好说……”顾啸云忙追了过去,暗自悔恨自己真是多嘴多舌。他该是想到的,不管方玉再怎么沉稳一遇到凌霜的事情一定会疯了!

    砰地一声!方玉一脚踹开了山沽斋正厅的门,顿时呆在了那里。急心火燎跟过来的顾啸云站在方玉的身边向里面看去,登时也吓傻了去。

    “你这丫头着实奸猾!为何每一次都是你先走第一步?”方玉恩公气的半边脸通红,他素来是个高傲的人,不管做什么都是做最好的,没曾想在自己最痴迷的棋道上居然连着输给这丫头,几乎没有一盘能赢的。

    凌霜凤眸微挑,撸起了衣袖笑道:“前辈,这个晚辈已经交代过了,黑先,懂不懂?来来石头剪刀布,这一次可别输了哈!”

    方玉恩公忍了忍,恨不得一刀剁了凌霜,可是又有倚老卖老的嫌疑,这个面子他是拉不下来的。

    他刚要与凌霜再来一次石头剪刀布,没想到前厅的门被自己的儿子一脚踹开了去,登时心头火发作了出来。

    “滚!”一粒棋子瞬间冲着方玉的面门飞了过去。

    “方玉,小心!”凌霜大吃一惊,忙起身跃了过去,却看到方玉微微侧头避过了那枚迎面而来的棋子。棋子穿透了门框射出一个小窟窿,一丝阳光渗透了进来。

    凌霜暗自吁了口气道:“前辈!下棋最忌讳心浮气躁,晚辈觉得今儿还是算了吧,等得空儿,晚辈再来陪前辈下一局可好?”

    顾啸云震惊的无话可说,整个圣凌宗内就没有人敢这样对尊主说话,凌霜绝对是第一个,而是第一个能将尊主气到这种程度还活的好好的人。

    方玉看着自己的老爹面相不善一把将凌霜拉到了身后,躬身冲父亲赔罪道:“孩儿唐突了,还请父亲责罚!”

    “呵!唐突?你是怕我杀了这丫头吧?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踹你老爹的房门!”方玉恩公缓缓站了起来,身上的威压逼迫了过来。

    “孩儿不敢,孩儿知罪!”方玉身子更是弓了下去,几乎触地。

    凌霜不禁心头诧异这老家伙翻脸像是翻书似得,不就是输了棋了吗?刚要说什么,却被方玉紧紧抓住,凌霜心头一惊,方玉的掌心竟然全是汗。

    那人定定看着自己的儿子,不禁叹了口气,果然是个痴情种子。这一点儿倒是与他的娘亲一样,想到那个宛若雪梅般清丽的女子,他的眼眸缓缓闭了上来。

    “去吧!我想清静一下!”

    “孩儿告退!”方玉忙抓着凌霜的手出了山沽斋,带着她一直走到山脚的桃花林中才站定了,一把将凌霜抓着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

    “没事儿,别太紧张了,你义父挺有意思的一个人……”

    “霜儿,”方玉将她狠狠箍进怀中,凌霜嘴巴里的话因为被箍得太紧了狠狠憋了回去,只余下方玉急促的心跳声,一下下敲击着她的灵魂。

    “方玉……”凌霜心头不禁颇感诧异,方玉好似对他的义父很是忌惮,可是她觉得也没有什么啊!也不知道他怕什么!

    “方玉,你义父我觉得挺好的一个人,你不必这么担心的,”凌霜抬起手缓缓拍了拍他微颤的背。

    方玉不禁暗自苦笑,好人?这丫头虽然有时候精明可是到底还是将人看得太好了些,这丫头知不知道,今天若是自己的父亲一念之间便能将她杀了去。好人?这丫头知不知道,只消那个可怕的人动一动手指头,整个天下都要变了颜色的。

    “霜儿,以后我义父再要是单独叫你去,你一定想法子拖延等我回来一起去!知不知道?”

    凌霜一愣,茫然的点了点头,怎么感觉怪怪的?但是看着方玉发白的脸,还是将嘴边的问话咽了回去。

    她凝视着方玉布满血丝的桃花眸,突然一阵心痛,倒底他还有些什么不能告人的秘密非要自己一个人扛得这般辛苦?也许方玉的义父说的对,自己到底还是连累他太多了些。

    “方玉,瑞王殿下那边的事情到此为止,好吗?”

    “我义父与你说了什么?”方玉眉头蹙了起来。

    “没说什么,我觉得咱们现在的力量还不足与瑞王相抗衡,凡事谋定而后动不也是你常说的吗?”

    方玉倒是已经准备好彻底整垮瑞王,但是那样的话却是打乱了原来的计划,不过既然父亲已经亲自出面警告,他不能不退后一步了。可到底对凌霜存着几分歉疚,终究让她受了那么多委屈。

    “只是……委屈了你!”方玉轻轻抚上了凌霜的脸,眸底的疼惜终究是压不住的。

    “不委屈!你娘子我自然是能屈能伸的主儿,”凌霜笑着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藏在心里,从今往后她再也不会轻易连累他,喜欢他,就不能自私得光为自己考虑,凌家的事情,她会自己慢慢解决。

    方玉带着凌霜回到凌府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官家的马车将凌冰送到了凌府门口,虽然凌冰身上没有受什么伤,可是以往黑漆漆的头发却已经是触目惊心的斑白。

    “二哥!”凌霜嗓子一紧,跃下马疾步走了过去。

    “霜儿,”一路上凌冰已经听陪同他回来的文毓将事情的经过说一个大概,凌冰知道这一次又连累了自己的妹妹,只是这京城中的权贵一个个太过阴险毒辣了些,令人防不胜防。】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